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國安立法如尚方寶劍

2020-05-26

周春玲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香港高升基金董事

中央主動出手制定港區國安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引起了香港以及海外的高度關注。今年「兩會」最大亮點,就是全國人大將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議案,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結合香港特區具體情況,制定相關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區公佈實施,以彌補基本法第23條未能如期立法的漏洞。

一如所料,社會意見兩極分明,以美國為代表的外國政客,更是色厲內荏地反對我國立法,赤裸裸地干預香港事務。這正說明,全國人大通過制定香港特區國安法的決定,對於維護國家安全和核心利益是十分必要的,也是刻不容緩,必須頂茈籉騔ㄓO堅決推進。

暴亂四大關鍵轉捩點不容忽略

凡目睹了去年香港大半年的暴亂造成的動盪場景,不管你持任何立場,無論你是「藍絲」還是「黃絲」,留在每個香港人心裡的印記,都不會輕輕抹去。其震盪不但衝擊了人們的經濟生活,在政治上的衝擊,需要我們重新反思,香港的「高度自治」應如何保證「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

1、不妨先回顧一下香港暴亂的過程,去年其中有幾個比較關鍵的轉捩點不容忽略:

6月9日香港第一次爆發大遊行,口號是「反送中」,這是運動的開始點,雖然人數眾多,但仍以遊行、集會方式表達意見。6月12日在香港立法會大樓外發生一場暴亂,不滿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在港島金鐘周邊區域阻佔道路,聚眾滋事,暴力衝擊警方防線,造成多人受傷。這是運動的第一個轉捩點,出現暴力行為。

7月1日清晨,大批亂港暴徒包圍立法會大樓,並迅速將事態加劇,用鐵支、鐵箱車,破壞立法會大樓的玻璃外牆,用一些帶有毒性的化學粉末、不明液體等攻擊警員並導致多名警員負傷。當天晚上暴徒們強行闖入立法會大樓,損毀區徽,連日本的一家媒體都看不下去,將這些所謂的示威者稱為「暴徒」。領頭的香港大學學生梁繼平在衝入立法會後,宣讀了「香港獨立宣言」,隨即當天飛往台灣,並輾轉到了美國華盛頓大學讀博士,從而逃避法律責任。

這是第二個轉捩點,行動升級以打砸特區建制機構為目標,並首次向社會公開發表「港獨」宣言,這不但是「反修例」轉向推動香港「獨立」的一次分水嶺,也是把半遮半掩的「港獨」面具徹底拋棄。

7月及後一段時期,他們將暴力行動推向了社區,每逢周未就在各大商場、警署所在地、主要商業街道以及地鐵,圍攻警員、「私了」市民。部分示威者聚集在香港國際機場,圍毆內地遊客;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及主要商圈等地,燒砸中資銀行;圍堵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向大樓門口懸掛的國徽投擲黑色油漆彈;將公營機構的國旗降下踐踏,撕裂後丟落大海。

這是第三個轉捩點,他們用暴力「攬炒」香港的政治安全、金融安全和航空安全,公開宣稱與中央和特區政府同歸於盡。

事態發展到11月12日,暴徒搶佔了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把大學當成製彈工廠,刀光火影與警方對峙了三天,最終被制服結束了暴動。

這是第四個轉捩點,它標示茩輕銗X現了帶有恐怖主義特點的暴動。

維護國安防止香港成顛覆基地

2、面對這種步步升級的態勢,中央可以袖手旁觀嗎?

或許很多人忘了,更多人是不知道,1989年當基本法起草工作進入最後階段,有部分香港人借當年的政治風波,發起激烈行動反對中央政府,要求大幅修改基本法「中央與特區關係」條款,增加「兩制」方面內容,以抗衡中央對香港的影響。而中央也敏銳地看到這股思潮,立即警覺要防止香港成為顛覆基地。

由此,在基本法23條定稿前加上「禁止顛覆中央政府」的字眼,預見性地築起一道國家安全屏障。實事求是地講,起草基本法時國家還未制定《國家安全法》,這方面的法律體系尚未健全。還有,當時北京授權香港特區對23條自行立法,一是考慮到香港有部分這類法律可以繼續沿用,二是信任愛國愛港的香港人能承擔起這一憲制責任。

而現實是,過去這20來年,特區有法不用,新法不立,司法避重就輕,加上反對派千方百計阻撓,導致香港在維護國安方面,出現「無掩雞籠」的狀態。早在1984年鄧小平先生曾有預言,有人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國家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這一歷史警言,在今天應驗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