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琴台客聚】邂逅妄人未吃虧

2020-06-29

潘國森

先講兩個小故事。

第一個與中國象棋有關。話說某棋王級的國手一日遇到一個高談闊論棋藝的陌生人,這人口氣可真不小,侃侃而談,倒好像從來不知道有此國手的存在。然後便要來一局,棋王讓來人執紅子先行,那人也不客氣,第一手是「相三上五」,傳統象棋紅子的「相」與黑子的「象」作用相同,這叫「飛相局」或「飛象局」。國手順手回了「卒三上一」,來人不假思索就來個「相五上七」!這可奇怪了!從來沒有人連走兩步都是飛相。國手大吃一驚,不知對方有何妙荂A於是推說有急事要辦,暫且封棋,此局翌日再下。國手百思不得其解,愈想愈驚,苦無對策。翌日只好硬蚗Y皮去應戰,棋局重開,國手回了一記閒棋,對方還是走相,來個「相七上五」,過河打中卒!真相大白!原來這傢伙壓根兒不會下象棋,竟然走出「傳說中」的「飛象(相)過河」!這個故事可能出於虛構,但是倒也有趣。

第二個笑話出自李汝珍《鏡花緣》第二十二回「遇白民儒士聽奇文」,主角唐敖一行人等來到「白民國」,遇上此間一位教書先生,讓唐敖啼笑皆非!書中說:

多九公道:「他們讀的『切吾切,以反人之切』,卻是何書?」唐敖道:「小弟才去偷看,誰知他把『幼』字『及』字讀錯,是《孟子》『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道奇也不奇?」

近日潘某人在互聯網上邂逅了一位妄人,還幸既沒有如唐敖那樣「今日這個虧吃得不小!」也沒有如那國手一般地給嚇了一驚。

事緣潘某人多年來用過點功推廣《千字文》,著書譯註,還錄了粵讀音頻,放在互聯網上以廣流傳。

有一位先生留言說我「自稱學者」、「不懂華夏文化」、「誤人子弟」、「不會分上平韻、下平韻」、「不會分陰陽」、「不會漢語語節的讀法」......總之就是罪名一大串。

潘某人近年真算倒霉,已經不是第一次給不認識的人罵「自稱學者」,這奇怪了!潘某人自小就算是記性特別好的「孩子」,現時開始「昏庸老朽」,但是還未至於失憶呀!天地良心,潘老頭從來沒有「自稱學者」,說到底,哪能這麼笨?從來都只是一個「傳統中國讀書人」,「讀書人」這三字很平實,就是讀過點書,沒有炫誇學歷或學識。

與這位先生留言對話了幾個「回合」,潘老頭活了一把年紀,還算有點「江湖」閱歷,立馬就「嗅」到此君是沒有讀懂「平水韻」入面「上平」和「下平」兩部分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還有這個「語節」更是聞所未聞。於是想到「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來個「不恥下問」,請對方指點這個「語節」是哪位「大賢」最先提出的?然後對方還扭扭捏捏地不肯「指教」,結果潘某人再加三分誠懇,終於打動了他。吩咐我去看一本《漢語節律學》。

於是真相大白,那是「切唔切以反人之切」加「飛象過河」!

這書顯然是「漢語-節律-學」,不是他老太爺理解的「漢-語節-律學」。

曾有另一位網友留言,勸我不必太過介意別人的批評。我回應說,我在網上發布這類材料,是自己開發有教育功能的園地,有人來胡說八道而我如不澄清,怕會影響其他受眾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