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信而有征】老港劇

2020-06-29

劉 征

最近在某種難以名狀的情緒支配下,我忽然就開啟了重溫老港劇模式。先看了《創世紀》、接茪S是歐陽震華主演的《法證先鋒》和《陀槍師姐》。這件事幾乎佔據了我的整個閒暇時間,以至於我休息的時候也變得很忙。上一次我有這個愛好,還是小時候。那時的我總怕漏掉電視劇堛漸籉韝@個情節,並時刻擔心會被父母一聲令下,就得去床上睡覺。現在終於沒有人來打攪我對電視的興趣,自己卻很久都不看了。這充分說明一個人的愛好並不像想像當中那樣會固定在他的身上,並成為他的特質。隨茼~紀的增長,你會發現自己正在變成另外一個人。忽然沒來由地有了這個情緒,讓我有點返老還童的錯覺。

但畢竟時過境遷,跟第一次比起來,這些劇已經不同了。我現在完全無法像當年那樣聚精會神。收看這樣的老港劇,純粹是為了打發時間。其實它也不是首選。每到夜深人靜,在我準備上床之際,我的第一個打算是去看一部完整的、嶄新的、能夠帶給我全新啟發的電影。但這樣一來,我就得打醒十二分的精神,並不斷分析新的劇情帶給我的衝擊,於是休息也不再是休息了,還是觀劇吧。但不看新劇,新劇同樣需要全神貫注。在晚上,我寧願懶懶地賴在床上,不動一點腦子。在這種情況下,這些老港劇再適合不過了。那些類似的劇情、同一時期崛起的演員,都那麼熟悉地同時出現,人的心理自然不會生出任何排斥的感覺。即便整個觀劇缺乏期待,整體而言,卻是安全的。就好像夜給人的感覺,同樣的一種安全。

當然,現在再看這些老港劇,它們的畫質已經相當模糊了。而且,那個年代的電視尺寸多半都是4︰3的規格,接近正方形,老港劇於是遷就了電視的尺寸。把它們投在幕布上,就發現它的畫面只佔投影最中間的那一塊。單從這一點來看,它就過時了。現在的電視為了在鏡頭當中容納更多的內容,早已經實現了視覺的扁長化。

不過這並不困擾我,既然是休息,我自然不期待什麼,只要耳邊有點聲音,還可以刷刷手機。就好像重溫一個已經聽過的故事,心不在焉是必然的。而這份隨意,讓我得以心安理得地把目光轉移到淘寶,搜索那些我興之所至想到的東西。並不真買,在搜過一遍之後,這些東西就被我丟在一邊。到了第二個晚上,我又會去找別的什麼物件。並且,同樣不具備足夠的購物衝動。這時候,我的整個人卻好像進入到一種十分充實的狀態,目光在接受信息,耳朵也有劇情、對話和音樂進來。這讓休息當中的那份空白被填滿,卻不必真的去思考。

只有在電視劇到了某個片段--通常是在煲湯,或者其他居家的場景,我會抬起頭,透過電視當中那個家的窗子,看向外面霓光閃爍的大樓,我會忽然聯想到一個記憶堸盲茠L立的廣州,還有只屬於中國最南方才有的那種悶熱。我對於廣東向來是有好感的,一直覺得這個地方給我一種人情味十足的感覺,並培養了我對居家生活的熱情。回想一下,這一大部分或許是這些從小看到大的老港劇給我的。

這樣做既無所事事,又十分愜意。我最近就這樣度過茪@個個夜,並試圖在這種修整當中將自己調整到更好的狀態。經常聽人說,有一些精英是不看電視的,因為電視意味茈狩鰬z斯基塞給我們的那個奶嘴,讓人在漫無目的當中浪費很多時間。但有時,正是這些無用的快樂,才是真的快樂,不是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