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教育動靜】加強輔導不容粗口氾濫化

2020-09-30

邱國光博士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行政總監

近年,講粗口竟然成為港人生活的一部分,特別是在年輕人社群,不分男女,日常對話,粗口似不可或缺。說粗口不能說是十惡不赦,粗口也可算是文化的一部分,不同民族的文化也有粗言穢語,如《水滸傳》花和尚魯智深的名句「淡出鳥來」就是一句深入民心的粗口。所以我們不能站在道德高地說講粗口一定不可。惟本文焦點並不在粗話可不可說,而是希望指出粗口在香港社區、年輕人間已開始氾濫化,日常生活化,變成了口頭禪、助語詞,每句說話也有粗言,這才是教育工作者擔憂所在。

有謂講粗口是香港粵語的精髓,提倡講粗口即是捍衛香港粵語!這說法似是而非。一則,說「講粗口是香港粵語的精髓」是誇張的說法,較客觀的說法是:粗口是香港文化的一部分,可能只是一極小部分;再則,這種說法忽略了隨茠懋|的進步,文化亦應經歷去蕪存菁的洗禮,優質的要保存;劣質的,加以改變,乃至丟棄。把世人鄙視的文化當作一個地方的代表,這樣只是對自己民族的一種侮辱。試舉日本人捕鯨、殺鯨、吃鯨魚肉為例,日本人這種文化至少有3,000年歷史,但隨茪擖趕磥漸~環保人士非議,日本人吃鯨魚肉的人已漸少,雖然現在日本捕鯨業仍蓬勃,但從未聽聞日本人以這種傳統文化為傲!

在什麼情況之下人們會說粗口?例如在敵人、仇人面前,粗言穢語是一種武器,意欲羞辱對方,攻擊對方;在憤怒時,說粗口是一種發洩;也有一些人在興奮的時候,粗口亦會衝口而出,這是自然反應,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這些只是個別的例子,而且在特別的背景下才會發生。現在年輕人粗口氾濫的情況卻是不分時間、不管地點、不分性別,粗口都會隨口而出,毫不在意粗口的侮辱性、殺傷性、挑釁性。

又謂這種情況是始於去年反修例風波之後,年輕人對政府不滿的一種發洩。事實是否如此?先說說個人經驗。由於工作關係,筆者常進出香港不同中小學、大學、大專的校園,幾年前已驚覺粗口在校園滿天飛 。所以,修例事件只是暴露了事件的嚴重性,非始作俑者。

作為教育工作者,特別是中小學老師,應怎樣面對?首先,必須義正辭嚴指出講粗口是鄙俗的行為,本身絕沒有普遍性;遑論把講粗口行為正義化。其次,「寓禁於輔」,講粗口成因多是與心理失衡有關,所以應從輔導入手,疏導學生不安、恐懼,或極度亢奮的非常態情緒。莫以為講粗口只是小事,物腐而後蟲生,教育工作者實要警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