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以小見大 微中見藝 潘啟慧:毫厘間盡展傳統文化精粹

2020-10-23
■潘啟慧與微刻作品「萬世師表」。■潘啟慧與微刻作品「萬世師表」。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遠,能以徑寸之木為宮室、器皿、人物,以至鳥獸、木石,罔不因勢象形,各具情態。」在古文《核舟記》中,記載了一位明朝匠人,可以在極微極小的東西上雕刻。在重慶西郊璧山城內,有一名現代版「奇巧人」,他在金絲上,刻下630字白居易的《琵琶行》;在5.29厘米長、0.24厘米寬的象牙上繪刻完整的《清明上河圖》。他是微刻藝術的傳承人潘啟慧,年至七旬,仍舊「刀」耕不輟,他對自己的要求是:每一件作品,毫厘之間,都要求最大程度地展現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精粹。■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孟冰

璧山微刻藝術,以詩詞文章、花鳥繪畫以及地方特色文化為主要內容,選材講究莊重、典雅、名貴,主要材料有金、銀、玉石、陶瓷、牙骨等。產品製作難度高,具有很高的藝術欣賞價值。

追溯歷史,微刻源於清代璧山來鳳驛人氏翰林王倬。王倬生於1807年,清道光八年中舉人,十二年中進士,入翰林院為庶吉士。1835年,王倬任湖北漢川知縣,1862年,回璧山執掌重璧書院。史料記載,王倬工書法,擅治印,其印精湛,書法端莊,精微刻工奇絕。

古技藝精巧,流傳有序。王倬收徒陳定波,陳定波再傳弟子王繼坊。上世紀四十年代,王繼坊被聘為當地來鳳天福碗廠首席畫師,以花鳥畫聞名。由於王繼坊無子,訪得當地喜愛書畫的一名體育教師,與其登門結交,並傳授書法、雕刻、治印等技藝與他--這位體育老師便是潘啟慧。

1973年,潘啟慧在恩師的提點下,逐漸掌握了微刻技巧,以後的幾十年堙A他不負師命,刻苦練習,每天保持茼P樣的創作熱情。經20年探索,其作品不斷獲得業內好評,並成為國家級微刻大師。2005年,潘啟慧師從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常世琪,技藝得以昇華。

被問及數十載共有多少作品問世時,潘啟慧答:「數據說不清,因為沒有一件件的去統計,我估計大大小小的應該上千件。比如別人買了我的東西,我就配一個放大鏡,我買的放大鏡都至少有兩千個。真正的精品可以流傳的可能只有不到20件,其他很多都是應付市場的東西,但是都還是精雕細作的。」

為微刻藝術戒多年酒癮

「璧山微刻是集書法、繪畫、雕刻於一體的高難度綜合藝術,它的精髓是『小中見大,微中見精』。」潘啟慧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中國微刻歷史源遠流長,在3,000多年前的商朝,就有人能在甲骨上刻下了微小文字,這些文字需要用五倍放大鏡才能識別。「髮刻」為目前所見到的最微者,其載體為毛髮,雕刻者用精細的刀在一根髮絲上刻下詩詞文字、人物肖像或簡單的花鳥蟲禽等。

在潘啟慧的書架上,放荌禤a人事部的一張通告,上面清晰地標茈堳e潘的指導「身價」:微刻書法每平方厘米800元;微刻中國畫每平方厘米7,000元。從最先每平方厘米只能刻100個字,到1987年,潘已能刻200個字,而如今,每平方厘米,潘啟慧已經能夠刻2萬個字。

「即使是一根5厘米長的頭髮絲,我也能刻100個字。」潘啟慧稱,為了微刻,他已經20多年不做重家務活。練微刻後他發現,幹了重活後,手會失去原來的分寸感,就連脈搏的細微跳動,也會影響雕刻的效果。好在他的妻子是個賢內助,主動攬下了所有家務。

練微刻前,潘啟慧的酒量不錯,但他發現在飲酒後練習微刻,手會不聽使喚,抖得厲害,就把酒也戒了。「這和醫生上手術前不能喝酒是一個道理,」潘啟慧說,這是一種職業素養。而微刻這份職業,將陪伴潘啟慧終老。

自創微刻刀筆 創作憑手感

為了讓微刻書法能體現出其本來的筆鋒,潘啟慧的雕刻工具都是自製的。在他的工作台上,記者看到一個長方形的盒子,盒蓋上以毛筆分別寫荂G刻玉刀、髮刻刀、刻牙刀和刻石刀,盒子堿蛫奰釭滌炾檛堙A有四五把大小、長短不一、刀口粗細有別的刻刀,四周則散放茪M頭、刀片等。

潘啟慧說,為了讓作品凸顯剛柔並濟之美,除手上功力,刻刀尤其重要。比如,圓錐形的刻刀雖能刻線,但無法體現筆鋒。「我就琢磨自製了四菱形刻刀。」潘啟慧稱,這種4面有刀口的刻刀,對各種雕刻材料都很適用,只需根據不同材質調整刀口粗細即可。

當記者欲拍照時,潘啟慧擋住了記者的鏡頭,「刀是保密的,不能看。這是秘密武器。其實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內行看了就知道了,包括我為什麼一般不表演,外行可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內行一看就知道這些手法。」

看起來似乎完全靜止,實則早已寫出詩情、描出畫意,這就是潘啟慧的創作過程。在記者的注視下,潘啟慧拿起刻刀在他收集的白髮上開始刻字,當刀尖逼近白髮時,潘啟慧整個身體幾乎靜止,時間好像在頃刻間凝固。而此時,潘啟慧的刀尖正在肉眼無法察覺的白髮上龍飛鳳舞,不一會兒,他將刻刀迅速從白髮上提開,「刻好了!」

潘啟慧說,創作微刻時必須要讓自己保持「靜止」,就連不穩定的脈搏跳動都會導致失敗。「內心浮躁是微刻的『致命傷』,要學微刻,自己就必須變成一個平靜的人。外行以為我們靠高倍放大鏡,其實我們更靠手感和刀法。」潘啟慧表示,他從學習微刻開始就將這一狀態融入自己的生活。

《清明上河圖》縮至萬分之一

潘啟慧創作有兩件象牙微刻《清明上河圖》,一件放於家中,另一件則在2009年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採訪時,潘啟慧拿出這件得意之作讓記者大飽了眼福。

接過潘啟慧遞來的放大鏡後,起初看似普通的象牙雕刻品立刻顯出乾坤,大至房屋、河流、樹木、小橋,小至船隻、馬匹、轎輦、小孩,所有細節都活靈活現。「小中見大,微中見藝,這就是微刻作品的欣賞價值了。」潘啟慧說,該作品的刻畫面積為5.29厘米×0.24厘米,為原作面積的萬分之一。

「微刻是小中見大,微中觀細,走微刻這條路要耐得住寂寞,做到精益求精。」潘啟慧每次微刻前都要靜坐30分鐘,然後才到比較封閉安靜的創作室媔i行工作,他說,一花一世界,一雕一輩子。他將在微刻這條藝術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並希望更多的人能傳承這種工匠精神,創作出更多藝術精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