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香港的司法管轄權並非沒有限制

2020-11-17

陳曉鋒 就是敢言執行主席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法學博士

全國人大常委會近日就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作出決定,特區政府隨即依法宣布,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既是一種國家行為,也是一種法律性問題的決定,具有法律效力。對此,香港有些法律組織和人士竟公然質疑「決定」繞過了香港法院,違反基本法,其行為顯得非常無知。

基本法規定,香港法院具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這是特別行政區制度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重要內容和特點。但是,我們也要知道,在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法院的司法管轄權都不是完全沒有限制的。

基本法第十九條第三款就規定,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由此看出,國家行為對香港法院司法權是有限制的,這應該回應了某些法律組織和人士的質疑,某些法律組織和人士也應該以此認真學習和貫徹好憲法和基本法,以便更好地理解特別行政區制度。

國家行為包括國防、外交等,而「等」字說明還有其他的國家行為,比如包括有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解釋,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有關政制發展的決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宣布香港原有法律同基本法相抵觸,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和政府主要官員,以及決定將有關國際條約適用於香港等。對於這些國家行為,香港法院既無權管轄,又無權質疑其法律效力,更不能拒絕執行。

特別行政區制度是需要不斷完善和健全的,如同香港的普通法制度也需要不斷改良,以適應新時代變化一樣。香港法院有必要參考其他普通法使用地區的司法判例,例如參考英國的「國家行為不可訴」、美國的「政治問題不審查原則」等,建立其國家行為和政治問題迴避審查的憲制慣例,確保法院在香港政治體制中的運作更加順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