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從「播獨」教案曝光十問教協

2020-11-18

黃均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教聯會會長

教協早前開記招,原想惡人先告狀,替被釘牌教師呼冤,順道指控教局無理株連,怎料遇到涉事教案曝光,無從迴避之餘,更抖出了事件充斥的種種謬誤,簡述如下:

第一、教協由始至終口口聲聲說要爭取程序公義,自己卻在隱瞞關鍵資料的情況下進行問卷調查,有如把校長當「豬仔」來賣,這樣對受訪校長公平嗎?難道這種手法又符合程序公義?幸而,在教協發出的千多份問卷中,只有12.5%回覆,其餘87.5%的校長都沒有上當!

第二、教協的調查聲稱逾七成校長認為事件「株連校長同事」不合理。但一般有統計學常識的人都知道,若要從一個較小的取樣推論至整體,其先決條件是必須以隨機抽樣來進行,而是次調查則發全港學校。因此,調查所收到的答覆,只能代表回應者自己的意見,沒有回應的,可推論為不願上當、不想表態,或沒有意見。故此,所謂七成只是120多位回應者的七成,即約80多個校長,不能推論是全港校長的七成。教協這樣歸結,枉稱專業。若非誤導,難道是無知?

第三、教案錯誤引導學生指政府沒有取締三合會,甚至誣衊政府與三合會合作,又「嚇細路」指旅行分組、上體育課分組都有可能觸犯社團條例,分明是煽動學生仇恨政府的情緒,令人嘩然!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任何人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均屬違法;條文第9條則解釋了「煽動意圖」的定義,當中包括「意圖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已屬違法。由此可見,涉事教師有觸犯「煽動意圖罪」之嫌,教育局只將其除牌而非報警求助將之繩之以法,已是網開一面,教協還極力指控程序不公,為教師呼冤,那麼,誰來為無辜被洗腦的小學生呼冤?

第四、承上一點,教協挾百多位校長之回覆,指控教育局「株連」,如證實涉事教師的煽動意圖罪成立,那麼,與之共事的管理層和教師同事,便會成為被告,是共犯,何來「株連」?

第五、教案大力鋪陳已被取締的「民族黨」的政綱和理念,但卻向學生淡化為「只不過在討論一下香港獨立的可能性」,用心昭然若揭。眾所周知,該黨多次公開表明不排除使用武力去爭取「香港獨立」,亦多次舉辦活動宣揚其理念,一直以行動實現其綱領。教協一早知道教案的內容,居然倒過頭來指責教育局誣衊好老師,豈非顛倒黑白、賊喊捉賊?

第六、葉建源在記者會中辯稱,教案只是教案,在實際教學環境中,教師不會完全按照教案施教。這是否等於製毒者辯稱毒品沒有完全分銷出去,又或分銷過程添加或減少了其他雜質,故此不應定罪?難道葉建源當天下人都是小五學生?

第七、教協不斷辯稱涉事教師只是編撰教案,沒有施教,實屬無罪。若依此邏輯推論,那麼,是否製冰毒、種大麻者也應該無罪?

第八、教協多次辯稱教案只是以「民族黨」作為切入點來教言論自由。其實,若以教案論教案,要教言論自由的話,例子多的是,為何偏要選一個非法組織作為例子,還要以單向灌輸的方法作為所謂的「切入」?情況好比告知學生殺人是犯法的,但卻不斷向學生灌輪殺人的不同方法,令人心寒!

如果老師要教言論自由,一個較為完整的教案,會包含更多內容,例如言論自由是否無限制?行使言論自由時,相應的義務或規範有哪些?例如講求誠信、遵守法例、要顧及他人感受等,這樣方較符合小學生年齡階段的發展。

第九、葉建源在記者會上拒絕評論教案,理由是事件已進入上訴階段,資料的演繹會影響社會人士和上訴委員團的觀感,又批評洩露教案者不道德,表示遺憾云云。那麼,教協在上訴期間公布調查結果,何嘗不是也在影響社會觀感,甚至向上訴委員團施壓?莫非教協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第十、教協一直對教案諱莫如深,屢屢迴避教案內容。如今,教案曝光了,內容令人震驚,「播獨」證據確鑿。我想問教協一句:你認同教案的內容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