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終審法院決定黎智英還押有理有據

2021-01-09

龔靜儀 執業大律師

終審法院向律政司批出有關反對黎智英保釋的上訴許可,今年2月1日聆訊,其間黎智英須還押。在終審法院批出有關上訴准許予律政司後,有「黃絲」分子指指點點 ,質疑終審法院是否有權處理保釋上訴及可否批羈押令,有反對陣營媒體更抨擊終審法院的決定,是因為受到「政治施壓」。

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香港法例第484章)第18條,上訴許可的申請由上訴委員會聆訊及裁定,委員會成員由三名法官組成: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和兩名常任法官或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提名的三名常任法官。上訴委員會的決定是最終決定,不得上訴。

解釋國安法42條涉重大利益

黎智英兩宗案件的保釋事宜屬於刑事事項,《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31(b)條規定, 對於任何刑事訴訟案或事項中,由法律程序的任何一方所提出針對以下決定的上訴,即原訟法庭的最終決定(不包括陪審團的裁決或裁定),而就此項決定是不能向上訴法院提出上訴的, 終審法院須酌情決定是否受理。

另一方面,根據上述條例的第32(2)條,如上訴法庭或原訟法庭(視屬何情況而定)證明有關案件的決定是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 或顯示曾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情況,上訴委員會可給予上訴許可。

終審法院批出律政司的上訴許可,完全有理有據、合情合理。如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在2020年12月31日頒布的英文書面決定(以下簡稱「該決定」)所言,對原訟庭法官在批准被告保釋時,是否有錯誤地詮釋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二條的要求,的而且確是存在茼X理爭辯的。對於這個議題的合理爭辯,衍生出一個法律問題: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二(二)條涉及的香港國安法保釋制度,到底如何作出正確解釋(詳見該決定第18段)?

此外,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亦認為,在香港國安法第一、三至五、四十一及四十二等條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香港法例第221章)、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之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收納入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等各方面的背景下,去解釋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二(二)條,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具有可爭議之處(詳見該決定第20段)。

就這方面的爭議, 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認為涉及高院原訟庭法官的一個最終決定,此符合《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31(b)條的要求,在此基礎上獲終審法院受理(詳見該決定第21至22段)。

簡單而言,終審法院將在2021年2月1日的聆訊中,審理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二(二)條的意思及原訟庭法官批出黎智英的擔保時有否出錯(詳見該決定第23段)。

拒黎智英擔保處理最合適

黎智英在等候終審法院聆訊期間,是否需要繼續被羈押的問題,該決定也作出詳細的分析。

首先,《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34條賦予終審法院批准被扣留的人在上訴待決期間保釋的權力。由於上訴准許經已批出,故終審法院順理成章地有權批准或拒絕被告在上訴待決期間的保釋。而該條例第35條,是有關在檢控人提出上訴後將被告人羈留的規定,當中明確規定若檢控人獲批上訴准許,檢控人有權申請在待決期間,將被告還押,這規定便意味蚗丳惜H有權向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申請將黎智英還押。

案件發展至今,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當然最適合考慮是否在待決期間還押黎智英的問題,及上訴委員會因而有權力去就這問題作出決定(詳見該決定第25至29段)。

由於李運騰法官的批出擔保予黎智英之決定,將是終審法院在2月1日聆訊的核心, 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認為其待決期間的擔保問題,最合適的處理方法是還原至李運騰法官批出擔保之前,即繼續執行根據蘇惠德總裁判官拒絕黎智英擔保外出的命令,將黎智英繼續還押。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