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翠袖乾坤】教授形象

2021-04-08
●辜鴻銘的壯年和晚年。 作者供圖●辜鴻銘的壯年和晚年。 作者供圖

連盈慧

整理舊書時,翻出殘破到甩皮甩骨了的《知堂乙酉文編》;隨意看到其中一篇《紅樓內外》,文中辜鴻銘的名字,吸引眼球就看下去:「他的母親本是西洋人吧,所以生得一副深眼睛高鼻子的洋人相,頭上一撮黃頭毛,卻編作一條小辮子......上戴瓜皮小帽......」都說北大蔡元培校長為人開放,海納百川,聘用教授不論立場思想行為,連形象都各自一格,當中除了美國看重西裝筆挺的胡適博士之外,不修邊幅的為數也不少,論才選人,又怎少得了擁有十三個博士學位精通九種語言的辜鴻銘。

據知堂老人所言,蔡校長廣納人才,也不免走漏了眼,教授中也不無良莠不齊的,學問高深口齒不清的固然之有,每逢講課令學生打瞌睡鼓噪者亦有,最奇怪在其他大學兼課教唐詩某教授,知堂問他講哪個詩人,他說教讀「陶淵明」,把晉朝大詩人強扯落唐代,豈非比濫竽充數更笑話?

教學嚴謹的五四時代已如此,可不知今時今日與北大同樣開放的學府,當中有無與北大同樣精彩的教授了。

有年鄰居太太參觀兒子的大學畢業禮後,回來便笑蚢鴾H說:「那些教授呀,真係嚇死你!」明白她話中無貶意,只是電影電視看多了,印象中探長一定頭戴氈帽口咬煙斗類似標誌,教授也必然頭髮整齊西裝筆挺。而她看到的教授,很多只像鄰家伯伯那樣才感到驚奇,沒想到真人不露相,教授不是什麼演藝明星,怎會把研究學問的寶貴時間,白花在頭髮整理到一絲不苟,衣衫光滑到看不到半點摺紋。

如果她看到我們歷史課的教授,更加會嚇了一跳,他每次上課,總是一身不離滿滿三大小袋,不認識他的人,還以為這個披頭散髮的長者,不是搬家就是外出辦貨,誰知他一袋筆記兩袋書,人似龍鍾,講課嗓音清脆,聲如洪鐘,同學聽他的課,無不精神奕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