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9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琴台客聚:「髮結」裡的鏡與夢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10-23]     我要評論

葉 輝

 親愛的○,明天就要到遠方去了,有點忙亂,有點茫然,想起一個人,讀了一點他的詩,朦朦朧朧,感到若即若離的暖意,好像懂得話語的意思,比如說,應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Herta Muller)年輕時也寫詩,據說曾出版詩集《活在髮結裡的女子》(A Lady Lives in the Hair Knot),或者可以想像,這樣的「髮結」就是永遠的糾纏了。許是夜涼如水,室內燈影彷彿滲透窗外暗黑的寒涼,冷冷暖暖,這裡和那裡纏結如鏡中夢魘,愛與恨都不大容易說得明白了。

 其實也沒讀過多少赫塔米勒,只是覺得,匆匆浮生有如「髮結」,真是有點「理還亂」。已經沒法回到二十年前的歲月遺址了,親愛的○,只是想說,冷眼旁觀別人的脆弱和虛妄,或是不大自覺地因無知而強加了誤讀的體諒與同情,或是責難失了分寸……親愛的○,只是想說,那該如何理解自己?如何體諒別人?責難別人的時候,心緒凌亂如這樣或那樣的「髮結」,該如何整之理之,才免於冷冷暖暖的糾纏?

 難了。那就讀一點詩吧,親愛的○,詩說:「我不知道,我在望蚚銴l裡的臉時,/回望荍琲漪O什麼臉:我不知道,是什麼衰老的臉,/在沉默和已經疲勞的怨恨中尋找自己的形象。/我在兩眼漆黑裡慢慢悠悠地/用手摸索荍琲漪搕ㄗㄙ熔疙鞢K…」

 難了。親愛的○,這是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的〈一個盲人〉,他再看不見自己的臉,詩中卻常常出現自己的鏡像和夢魘,比如《我的書》:「我的書(它們並不知道我存在)/幾乎就是我的一部分,就像這張臉,/鬢角灰白,眼睛灰白:/我徒然地在鏡子裡尋找,/用手掌把它摸索……」很冷,像燃燒盡了的火燄。

 親愛的○,你大概會喜歡這首〈鏡子〉吧:「我是一個對鏡子感到害怕的人:/不僅面對茧L透視的玻璃,/裡面一個不存在的無法居住的空間/反影荂A結束了又開始;」鏡子窺伺茪H世的離亂,「黎明時,反影默默地演出的一台戲」,這反影始終都是早已失明的自己呢。

 有一次葉珊拂曉乘車經過鹽湖城,彷彿舟在湖中,疑是海洋或沙漠,便想起弦對他說︰「遙遠,什麼叫遙遠?到了河南以後,平原無際,你才知道什麼叫遙遠。」親愛的○,遙遠原來不盡是空間的感覺,裡面還包含了所謂人生的歷練。年輕的葉珊以為懂了,後來中年楊牧匆匆忙忙的走了一遍大江南北,在〈南方〉和〈北方〉兩篇別有懷抱的文章裡,交纏茼n一些不見得在乎什麼的假定,裡面沒有「遙遠」,有的大概只是刻意的疏離。

 這樣的詩句也許不可能回復初始創的所指了:「雖然已經過了很多年/但我至今還能看見/你現在逢人便用傷口說話」;詩題是〈寫給一片廢墟〉,很多年後糾纏如「髮結」,也許不再涉及同一的互文關係了。親愛的○,「逢人便用傷口說話」不免有怨,事後或者鬆鬆肩搖搖頭了事,旁人如何能明白?

 忽爾有悟:自己不過是個鏡中反影,因此那才免於惶然。親愛的○,上一回在旅途上,口袋放了一本詩集,一路上翻翻揭揭,愈來愈喜歡這樣的句子:「在哪一個昨天,在哪一個迦太基的庭園,/也下過這樣的雨?」雨是一種感覺,看不見,但可以感覺。親愛的○,保重,在糾纏的「髮結」裡,心靜下來,鏡和夢彷彿便明淨了,可以出發到遠方去了。

相關新聞
議員天生風流 (圖)
克拉克 女人湯圓 (圖)
日知錄:Google開發電子書庫 法蘭克福書展掀風波 (圖)
手寫板:四叔的琴聲 (圖)
浮城誌:我懂得以顏色來分辨…… (圖)
詩意偶拾:一棵樹要多少時間 才可以長成比巴士高
文化搞作:變•態 (圖)
試筆:家常底片 (圖)
稿例
百家廊•「洋垃圾」:罪惡的罌粟花 (圖)
翠袖乾坤:老友打招呼
一網打盡:失了聯絡
琴台客聚:「髮結」裡的鏡與夢
生活語絲:大劇院觀劇
扶林晚風:小夥計
寫我遊情:破鏡重組成碎壁畫
16歲澳洲少女 揚帆環遊世界 (圖)
避孕藥改女性品味 (圖)
尼斯湖水怪重現? (圖)
女性一生 1年時間揀衫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