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路地觀察:伊d的敘事遊戲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3-03-27]     我要評論

湯禎兆

 最近全城鬧哄哄在討論《雲圖》的複雜結構,時空跳接再加上人物的交叉出入,自然製造了一定的解讀困難給觀眾及讀者。但其實只要把時空的理解,與佛家的輪迴觀念結合,再加上群像劇式的複線敘事方法角度,大抵整體脈絡便會清晰浮現。而《雲圖》的討論正好教我想起伊d幸太郎的《Lush Life》(繁體保留原書名,簡體譯作《華麗人生》),如果要了解及認識敘事方法的詭異奧妙,那才是不得不拿來一看的典型文本遊戲範本。

 《Lush Life》表面是正常的殺人事件推理小說格局,而且分別透過五組人物的發展互動,然後以0至8分成不同章節,從而去重構故事的前因後果,最後當然出現各組人物不同的交匯融合。驟眼看來,似乎和一般的群像劇式小說沒有多大差異,總之就是以若有若無的牽連,把讀者的情緒牽引入局,最後帶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恍然大悟式終結安排。

 然而一旦再仔細察看,就可明白《Lush Life》的敘事詭計遠超乎以上的程度。或許還是先簡介一下那五線的構成,A是畫商戶田與女畫家志奈子,他們由新幹線上開始故事;B是小偷黑澤的線索,他是一直遇上最多怪事發生的一人;C是新興宗教的幹部成員塚本及青年河原崎的線段,前者游說後者協助把教主殺害,以證明他不過為凡人,於是開始引出命案的氛圍;D是心理醫生京子及足球選手青山,兩人有婚外情,開始時正盤算如何清除對方的伴侶,從而可以雙宿雙棲。E為被裁員出來的失業中年豐田,他意外地得到一把手槍,令故事的發展增加了不少變數。

 好了,正如市川真人在〈The Lost of Pictures—伊d幸太郎的世界圖〉所云,《Lush Life》的敘事程序並非單純以群像劇的結構而成,而是按A至E的區別,與0至8的章節作緊密的有機結合。在0至8的章節中,表面上每一章均出現不同線段的情節發展(只有A僅在0、3及8章節中出現為例外),但實際上各線在不同章節的敘述內容,其實與命案發生的時空有貫徹的連繫。C是命案發生後第一天的事,B是第二天,D是第三天,而A及E是第四天,這樣的結構於0至7的章節中均予以保留。

相關新聞
他們眼中的「貧」香港 (圖)
上海國際藝術節「扶青計劃」 全球招募人才 (圖)
復活節推多項法貝熱展覽配套活動 (圖)
讀城記:水客與政治
歷史與空間:漢籍的東傳與文明的交融 (圖)
來鴻:草之青韻 (圖)
文藝天地•生活點滴:粉 餃 (圖)
文藝天地•詩意偶拾:燕
文藝天地•手寫板:離奇古怪的民間蛇俗 (圖)
百家廊:披露與控訴 (圖)
琴台客聚:百毒不侵
翠袖乾坤:范冰冰為壓軸發脾氣?
天言知玄:前因
杜亦有道:不要復出
隨想國:臭 草
路地觀察:伊d的敘事遊戲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