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11月25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采風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同窗情


放大圖片

■學生時代的友誼令人難忘。 新華社

鍾 倩

或許,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經歷:路上偶遇曾經的同窗,先是一愣,遠遠辨認,停頓,轉身,匆匆離開。事後,內心卻久久不能平靜:「這還是他(她)嗎?多少年沒有見了,他(她)還會記得我嗎?」曾經的那些往事,絲絲縷縷,或明或暗,或長或短,一溜煙兒地冒了出來,叫你百感交集。也有些人,走上去猛拍肩膀:「嗨,老同學!」乍然相見,絮絮幾句,很快,會再度分開,恢復生活的平靜。

說起老同學,我喜歡用「同窗」。一個「窗」字,讓人眼前開闊起來,遙想起當年課堂上的場景,嘰嘰喳喳,哄哄鬧鬧,班主任經常在窗外盯梢,而課堂上的我們渾然不知,想起來莞爾一笑。因為生了一場大病,我較早地離開校園,與很多同學失去了聯繫,沒想到的是,互聯網使我們重逢,在微信群裡相聚,不禁喜出望外。一段時間以來,懷舊感爆棚,甚至幾度失眠,曾經的同窗往事,曾經的校園故事,在枕邊滾動,播放,回甘,濕了眼睛。

經常聽身邊人說:世態非昨,人心涼薄,同學會被披上功利的外衣,變身為人際場,分為混得好與混得不好,充斥銅臭味道。同桌紅說:「現在我在一家公司當職員,都是過去學習不好。」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學習好,不一定混得好,就像網上熱議的,學習不好的都成了富翁,當然,這不是絕對的。璐與我是小學同學,也是初中同學,同窗九年。她是個有心人,把畢業照與我們春遊的合影曬出來了,立馬引起大家的共鳴。仔細指認,「這還是我嗎?我那個時候咋這麼萌?」亞楠說:「我再也回不去了,那麼細的腿。」這是生娃之後的真實感受。

璐先後說出一大串同學的名字,瞬間惹起一大堆色彩斑斕的往事,念茖漕レW字,心裡早已波光瀲灩,氤氳出晶瑩的光澤:她就是青春。「後來轉來的女生叫什麼來?還有那個......」一時間,群裡熱火朝天。然而,說起蓉與涵,大家瞬間啞然了。中學沒畢業的時候,涵患上白血病,走了;幾年前,蓉因病,也離開了。她們的事情,我聽說一些,一直不敢確認,多麼希望不是真的。淼帶來消息:「教我們的孫老師、馬老師,也病故了。」光陰荏苒,世事無常,誰能阻擋住病魔的偷襲?生命的脆弱超乎我們的想像,沒能在她們病中去探望,一臉愧疚。

最好的時光,就是與同窗共處的時光。辰與我住得最近,樓上樓下,又是同班,我倆學習成績都很好,不分上下。上學放學,結伴走,放學後,一呼啦去她家寫作業,完成作業,一齊跳皮筋,形影不離,筒子樓裡留下很多難忘記憶。一次,她生病,沒去上學,我主動給她去送作業本,並把課本留給她,告訴她老師劃出的知識點。沒想到的是,拿回課本後,發現書裡塗成了大花臉,是她的惡作劇,我當即氣哭了。為此,好幾天我們都不說話。這件小事,成為時間長河中的一朵小浪花,早已湮沒。

璐是我的好朋友,她愛為我打抱不平,也很會玩兒。在學校,我們打成一片,放學後,也經常在一起。她是穆斯林,但這並不影響我的交往,反而更加親密,去她家吃飯的場景,我經常憶起。有一回,母親中午不在家,放學後我倆買了馬蹄燒餅與搾菜片,回到我家,津津有味吃起來。家裡地方小,寫作業的桌子是個方_上放個木板,一人佔一邊,可我們絲毫不覺得簡陋。她的妹妹銳,梳茼洠勾|,一蹦一跳,很是可愛。她經常搞得髒兮兮的,還欺負她姐姐,我沒少與她鬥嘴。

慢慢回憶,慢慢變老。八十後的我們,迎來而立之年,同窗情誼,卻歷久彌新,使我深深感動。和很多人一樣,我以為昔日的同窗,會在社會大潮的裹挾中蒙上精神的霧霾,照不出花季的絢爛;和很多人相似,我以為昨日的同學,會變得無法辨認,就像我們自己無法辨認兒時的自己。記得詩人王小妮有篇文章叫《同也不同,學也不學》,她說道:「沒有什麼鏈條能把不同的人連接起來,連接人的只有血脈、利害、苦難和思想,無論牧人的柵欄多麼堅固,無論山羊們擠在一起發出多麼近似的叫聲,最終,牠們只可能是歧路上的亡羊。所以,我站在這事情的盡頭說:同也不同,學也不學。」當時讀過,我有些不安,真的是這樣嗎?她所說的,「我從來不感慨歲月,我只感慨思想的變異」,我比較認同,可是,面對同窗,我們該持有怎樣的態度?我是學心理專業的,深諳懷舊是人的本性,現代人懷舊感常常氾濫,這並不能遮蔽人性的問題。我對人性從來不是盲目的樂觀,但是,我相信,同窗情沒有想像的那樣單薄,那樣面目全非,儘管有些時候,我們感受不到,一旦喚起,就會像凝聚的血小板一樣,迅速聚集,溫暖如春,讓你淚流滿面。很多時候,對昔日同窗,我們拒絕相認,顧慮重重,甚至忐忑不安,是因為不敢認識曾經的自己,不敢觸摸真實的自己。

小柏、阿禎、璐,都不約而同地說:「這些年,你一直堅持,我們也不能放棄!」玥說:「讓你受苦了!你的事,我知道得晚了!」他們的話,使我熱淚盈眶。這幾年,我去過很多校園做演講,也辦過簽售,但是,他們都不是我的同窗,呼之欲出的友誼之情無處安放,四處漂泊,我怎能不彷徨?今天,拾起這份友誼,我似乎獲得新生:是精神的撫慰。同窗,究竟是什麼窗?我回答道:「是靈魂之窗,是心靈之窗。」我多麼想,把這句話告訴所有人,從現在起,珍視友情,用心靈去擦拭這扇窗戶,保持清潔與明亮-它是我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綠蕪中,春逝去,花落水流東;從三十年後看三十年前,細數其中的人情心事,滄桑茫漠,回首滿是情深意濃。」愈回憶,愈友情,愈回憶,也愈寬容。我知道,我的同窗情,與齊邦媛女士《巨流河》、與葉嘉瑩女士《紅渠留夢》中的同學情誼,是不同的,沒有經歷過學潮運動,也沒有經歷過戰爭炮火,我們少了些許的患難與共,多了些和平年代的浪漫憧憬。我忘不了小柏上台講課的場景,「京劇是中國的國粹」,第一句話便把大家逗樂;我忘不了運動會上長跑比賽阿禎跑第一的歡呼聲;我忘不了校門口小賣部蛋炒飯的味道;我更忘不了,同學之間的愛情修成正果。璐和他的老公都是我的同窗,他們的愛情,見證茼p花的青春,見證茼P窗的情感。同窗一場,我們沒有相忘。十年後,二十年後,在光陰的岔路口,我們還會相遇嗎?

相關新聞
百家廊:同窗情 (2015-11-25) (圖)
琴台客聚:莫言談城市的靈魂 (2015-11-25)
生活語絲:感人的《鄧稼先》 (2015-11-25)
天言知玄:我們有多脆弱? (2015-11-25)
鵬情萬里:廣州美食私家記憶(一) (2015-11-25)
翠袖乾坤:吳鎮宇心痛兒子功課多 (2015-11-25)
路地觀察:疫苗的科學對照實驗 (2015-11-25)
百家廊:微信養生 (2015-11-24) (圖)
聊易談經:無妄卦 (2015-11-24)
思旋天地:新時代 新常態 (2015-11-24)
發式生活:尷尬後的溫暖 (2015-11-24)
見多識廣:「和平宮」裡的笑聲 (2015-11-24)
翠袖乾坤:血洗巴黎 (2015-11-24)
跳出框框:結婚周年 (2015-11-24)
百家廊:名人偷,不算偷? (2015-11-23)
琴台客聚:課外書加讀報 (2015-11-23)
生活語絲:老伴織毛衣 (2015-11-23)
淑梅足跡:黃耀強陳志文憶李小龍 (2015-11-23) (圖)
七嘴八舌:誰是真心愛護香港 (2015-11-23)
翠袖乾坤:兩歲反叛兒 (2015-11-23)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采風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