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陳偉業大放厥詞恬不知恥

2016-07-06

美 恩

聲言在9月立法會選舉「退居第二」「抬轎」的陳偉業,最近在接受報章訪問時大發「偉論」,指自己「變惡」與議會質素下降亦有關係,又指議會質素下降與擲物兩回事,他原本不喜歡罵人,「鬧完人不舒服」,現在之所以「變惡」,純粹是因為在立法會見到官員「垃圾、無料、亂來」,令他毫無動力。而其他的議員,特別是反對派的,「不看文件,看看報紙、社評寫什麼就拿來用」,對議題「不用心、不熟悉」,質素非常之不濟。他並且提及,「新一代年輕人勇武抗爭沒問題,要暗殺、放火也可以,但要有一套論述,不能『講了當做了』,欺騙群眾」。陳偉業大放厥詞,可謂恬不知恥。

猶記得97回歸之前,當時的立法局議員梁耀忠失驚無神爆出一句「臭罌出臭草」,被時任立法局主席黃宏發界定為不雅用語要求梁耀忠收回相關言論,惟梁耀忠堅拒回收,於是被主席驅逐出議會,梁耀忠「一夜成名」,成為第一位被逐議員。

惟回歸以後由文明選舉所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特別是陳偉業、梁國雄、黃毓民之流的所謂議員,不僅經常故意缺席導致流會,還刻意拉布阻礙議會進程,浪費大量公帑。更甚的是,他們言行粗鄙,動不動擲物,掃^,令出席的官員飽受人身威脅。他們彷彿忘記,議員的職責是議事論事,而不是叫叫幾句空泛的口號被趕離場便收工了事。叫叫幾句空泛的口號,根本毫無建設性,連「不用心、不熟悉」亦談不上,陳偉業才是「垃圾、無料、亂來」的表表者。

立法會議員的形象之所以日漸低落,完全是歸功於陳偉業等「流氓議員」,而某些年輕一代之所以日漸偏向於所謂「勇武抗爭」,亦拜他們所「啟蒙」。依陳偉業的邏輯,只要是有所謂「論述」、「講到做到」,暗殺、放火等那些明顯觸犯法律的「勇武抗爭」亦「沒問題」。如此荒謬的說話,竟然出自一位立法會議員之口,試問立法會議員的形象又怎不會變得低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