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外力干涉的仲裁帶不來南海和平

2016-07-27

張敬偉

南海仲裁案,縱然在南海和全球掀起滔天巨浪,但南海島嶼爭端解決之道還是要靠當事者來協商解決。域外力量干涉或借力外部勢力施壓干預,是無法實現南海和平的。後仲裁時代正是爭議各方以理性和智慧坐到談判桌上的良好契機。

事實上也是如此。儘管有人將仲裁結果視為至寶,並對中國展開口誅筆伐,但是中國的島礁建設並未停止,也不可能停止,中國還在南沙的島礁新機場進行了客機試飛。中國空軍戰機巡視也出現在黃岩島上空。

靠一紙裁決結果約束中國維護海疆主權的決心,看起來意義不大。其實,無論是提起仲裁的菲律賓還是背後導演的美國,抑或跟茯國和菲律賓背後幫腔的日本等「朋友圈」,都明白最簡單的事實--南海主權爭議離開歷史事實而空談所謂的國際法正義,不過是制衡中國的地緣政治手段。既然如此,本區域的地緣政治博弈,就是美國主導的、區域國家配合的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這一戰略的實質,是以實力為支撐的指向性明確的大國遊戲--說白了,就是美國主動將中國視為對手、遏制中國的遊戲。

美國以實力出招,中國以實力見招拆招,這就是仲裁背後的邏輯。中國不讓步,美國繼續出招,但就當前的博弈態勢看,後仲裁時代的南海格局和仲裁前在本質上並無多少區別。

當菲越和區域內其他國家和美國、日本形成龐大的同盟,似乎讓中國成為區域內被孤立的國家。但是涇渭分明的陣營對搏,使區域安全形勢面臨虓奶j風險。而且,無論區域博弈戰的中美兩大要角是「冷戰」還是「熱戰」,利益受損嚴重的都是追隨者。在亞太區域內,無論美國的核心同盟國日澳還是次核心同盟韓國和新加坡,抑或深度介入南海主權爭議的當事國菲越,在中美兩強間選邊站都存在嚴重風險。東盟對待仲裁結果的分裂,因為薩德系統而陷入兩難的韓國,凸顯亞太各國在中美之間兩難抉擇的困境。

借力美國保持平衡是天方夜譚

因而,後仲裁時代的南海和平,靠外力介入,或者說借力美國來保持,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美國的介入,只會加劇中美兩國在亞太的對決,使得區域各方不得不有所選擇,並介入其中,從而讓南海局勢變得失控難解。

要實現後仲裁時代的南海和平,首先要解決域外勢力的干擾。確切講,美國要成為冷靜的旁觀者,或者說負責任的建議者,而不是干涉者和裁決者,才是南海地區由亂到治的關鍵。雖然言辭另類的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令人生厭,但是當他被共和黨全國大會推舉為提名人之後,倒也說了中肯之言,美國面臨亂局沒權對他國說教。

此外,就是拋卻仲裁結果,讓南海爭議回到仲裁前,然後當事國坐到談判桌上解決爭議。否則,南海爭議就會變成難解的死結,影響區域和平穩定。菲律賓杜特爾特政府,更應走出前任阿基諾三世下的仲裁之套,使中菲關係重回理智、務實和自主解決的正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