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曉夢迷蝶:莊生曉夢迷蝴蝶

2016-09-21

上課不專心,老師會罵你「發白日夢」;精神不集中而犯錯,別人會說你「在發夢」。

「發夢」原屬夜間活動,白天做夢,或妨礙學業,或影響生產力,被人掛上「慵懶」標籤自然不足為怪。「理想」、「夢想」兩詞一字之差,前者踏實,後者虛妄,可見一般人對「夢」的鞭撻確不留情面。

精神分析之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卻認為「夢」有助了解人的「潛意識」,諸般理論,煞有介事。古今富想像力、愛思考的人都不曾小看「夢」,甚至愛「夢」。「夢」既象徵逍遙自在、浪漫美麗,也可以是智慧之源。

現實夢境分不清

生於戰國時期的莊子(莊周),便留下「莊周夢蝶」的千古美談。《莊子.齊物論》載,莊子夢見自己化身蝴蝶,逍遙快活於花間,醒來後發現自己還是莊子,於是思索︰「是莊子夢見自己變成蝴蝶,抑或蝴蝶夢見自己變成莊子?」兩千多年前的莊子,便已拋下「現實」與「夢境」難辨的形上學謎題供後人拆解。

17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m Descartes)的「懷疑論」與「莊周夢蝶」異曲同工,笛卡兒所倡固然更有系統且注重邏輯,卻難比「莊周夢蝶」的美麗優雅,惹人聯想翩翩。《變形記》的作者卡夫卡(Franz Kafka)據說也讀過一點《莊子》,故事裡的大甲蟲,說不定就與莊子的蝴蝶有血緣關係。

「莊周夢蝶」的故事,歷來對中國文學、釋道文化影響殊深。李商隱「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之句膾炙人口。蘇軾「人生如夢」的價值觀也可溯源於此。當代台灣詩人周起述,更用「周夢蝶」作筆名,以示對自由浪漫的嚮往。

朋友,別再取笑「發白日夢」的人,他可能是下一個莊子!■羅賓 現職中學教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