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初戀日記:賤男蜜擾》導演葉曦:堅持香港本土故事

2017-03-31
■90後新晉導演葉曦對電影業充滿希望。■90後新晉導演葉曦對電影業充滿希望。

「每個人都有自己特有的初戀回憶,而學生時代的戀愛經歷則又青澀又美好,也許你也曾和喜歡的人立下過幼稚的賭約......」香港新晉90後導演葉曦首部長片作品《初戀日記:賤男蜜擾》,就是講及與香港本土青春相關的愛情電影,讓觀眾期待在影院看到自己回憶裡特別的「港式青春」。 ■文︰Nana

其實,每個人都有過幼稚的賭約,可能你(他)也曾穿荇晡A在教室外面的樓道上嬉戲打鬧,躺在床上偷偷傳簡訊打電話時禁不住會露出甜蜜的笑容,在畢業舞會上牽起那個人的手笨拙地跳舞,起哄的同學、嚴厲的老師,當這些場景再現在眼前的時候,相信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會產生情感共鳴。獨特的香港元素,難忘的懷舊氣息,其電影中新生代演員的精湛演繹,以及一班經典老戲骨的傾情加盟,共同造就了這樣一部充斥荋銌ㄚC春戀愛味道的電影。

「老頑童」覺得很好玩

今次同導演葉曦做訪問時,揭秘這位90後香港新浪潮導演的拍片心得。談到對於處男作電影主題的選擇,葉曦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出來的時候,我在想為什麼台灣能拍出這麼好的青春愛情片,我們香港現在卻沒有呢?難道香港就沒有這種題材了嗎?像以前星爺(周星馳)的《逃學威龍》就是這種題材的經典之作。我就在想如果以前那個經常被人欺負的黃一山現在變成訓導主任,再加上以前丹姐(苑瓊丹)等老戲骨整個配搭一起出來應該挺有意思,我們香港一樣具有香港特色的青春愛情片嘛。那時候就埋下了一顆種子,我想如果我是一個新人導演的話,我會想拍一個香港人的青春愛情電影。」

有了這個想法,葉曦在創作劇本時,幾位老前輩已經是劇本人物的原形了,邀請老戲骨演員加入的時候,更是得到了他們的大力支持,葉曦形容當時的情況道:「當我把想法和角色告訴他們的時候,馬上就觸動他們了,因為這些『老頑童』也覺得很好玩。尤其當聽到我們整個團隊都是85到90後的一些年輕人,他們更加有興趣,都不會計較片酬之類的。他們就是真的很想幫助我們這幫香港年輕人,所以和他們馬上一拍即合。」

對於新生代演員的選用,葉曦也有自己的想法:「心目中有幾個年輕一代的演員是我很早就想合作的。因為我自己是90後嘛,對這一代的新演員了解比較多,用人會比較大膽,比方說杜小喬是我幾年前拍短片認識的朋友。很多電影前輩對網路紅人進軍大熒幕會持觀望態度,作為新一代導演我想我要踏出這一步。至於王敏奕,她是我很早就留意的女演員。其實她和我同齡,但她是我覺得現在同齡女演員中戲路比較好的,而且我留意到她之前拍的電影或短片都有一種很獨特的氣質,並且經驗豐富,可以處理好戲中兩個不同年齡的跨度,所以很早就想到她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接觸好多新東西

作為一位新導演,葉曦在電影的製作過程中都遇到了不少的困難,也成長了很多,他說:「作為一個新人,最重要的是第一次要接觸很多新的東西。比方說以前在學校或者社會上接拍一些短片,人家會告訴你他要什麼樣的效果,但是現在沒有人會告訴你要怎樣做,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細節都要問回你自己:『你想要怎樣,你希望這部電影出來是怎樣的效果,你選的這些演員會要有怎樣的影響力等等方面。』突然間整個信息量多了十倍以上,而且環環相扣。原來一部電影的製作不只是很用心地想一個劇本和去拍攝就可以的,做一個導演不只是要去執行自己的想法,還要達到一個最好的平衡點才能夠讓你這部戲往很好的方向走。」

除了對遇到的問題進行了反思,對於第一部長片作品的成果,葉曦也誠懇地給出了自己的評價:「說實話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電影整個製作上面還有很多缺陷,而且我們整個班底也很年輕,其實像一些鏡頭的運用或者電影感的東西,和行業最頂峰的水平相距還很遠,所以如果從專業的角度,我可能只會打五六分。但是站在香港近來的青春片或香港新浪潮的角度上,我們這部電影的誠意還是有七八分的。」

從來不會封鎖自己

這位年輕香港導演不僅只是將目光放在自己的作品上,他對香港目前的電影行業現狀也有自己的認識和擔憂:「其實我很心急,因為坦白講現在香港所有電影人都知道電影業進入一個低潮。從實際的數字上來看,很不理想。單單講屏幕數字,香港可能現在不夠200塊屏幕,但內地單單深圳就有1,000塊屏幕,其實根本沒得比較。在這麼嚴酷的環境下,我們的港產片無論是從票房上,還是從院線排片機會上都好差。可能是因為票價。

另外始終荷里活電影的水準是高過我們的,這個我不可以否認。我都明白院商有院商的考慮,因為其實現在租金各方面都好貴,好多戲院都好難維持。所以我不會怪罪院商,但是這個是我們好無奈要接受的現實。但是與此同時,我也不會覺得絕望,原因是因為現在同輩的導演其實愈來愈多,可能我是最後生的一個,他們現在還不像很多大導演那麼犀利,但我有感覺,有這些年輕導演,我們的港產片會引領一個新的浪潮,會更加豐富、更加多元。」

在這樣嚴峻的形勢下,有很多導演轉而選擇做電視電影或網劇,但葉曦也有自己的堅持:「其實我自己不太會跟風潮去拍其他的,因為我自己好難得走到這一步,我就想堅持做電影,希望有這個機會。我會抓住自己的兩個主題:一個是年輕人,尤其是90後這一代人的故事;另一個就是堅持做香港相關的元素。」

除了有自己的堅持以外,葉曦也保持了一種開放的態度:「其實我個人不抗拒現在所謂的合拍片,我覺得電影是不應該有地域限制的。我們香港電影業以前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我們的多元和合作,所以如果一旦我們封鎖了自己,就看不到新的希望,所以我從來都不會封鎖自己,我覺得無論從各方面,我都不會抗拒內地或者世界各地不同的元素。但是我想保留和堅持的是,我拍的故事一定要與香港有關。因為我自己經常去內地交流,內地其實很喜歡香港人的東西,喜歡香港的故事。如果你去模仿他們,反而拍不出他們比如《驢得水》、《夏洛特煩惱》等作品,因為你不是在那裡生活長大的,你模仿他們是沒有意思的。所以我覺得我要拍和香港有關的作品,才能讓他們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但我的態度是開放的,我覺得香港電影應該是多元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