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以美食作橋樑 以公益為己任 跨界盧覓雪愛挑戰

2017-04-14

盧覓雪(Michelle)愛美食眾所周知,飲食節目主持得多了也想有點新搞作,將歷史文化融入美食一併介紹給觀眾。而稱「為食而生存」的她,竟也暫時放下好食好住,與一班熱心志願者參與「苗圃行路上廣州2017」慈善步行活動,稱此為「新一年給自己的新挑戰」。Michelle橫跨記者、編輯、演員、評論員、作家,電台、電視節目主持等多個界別,無論是工作和生活,還是美食和慈善,都想給自己找些新嘗試和新挑戰。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攝:莫雪芝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銅鑼灣elBorn

盧覓雪的專訪由她選在西班牙餐廳elBorn進行,下午茶時間食客不多,室外座位涼爽舒適,她衣茈蘤ⅧH性,再點一杯Sangria,呈現完全的放鬆狀態。但原來那時Michelle正忙於拍攝新飲食文化節目《尋覓原味》,化身「盧覓食」行走於香港、澳門、馬來西亞與台灣這4個曾經的殖民城市,品味美食之餘更順勢介紹當地歷史和文化。她稱自己不喜歡拍千篇一律的飲食節目,「今次希望通過飲食節目讓觀眾了解更多當地飲食文化的發展和演變,殖民使這些地方的飲食文化吸收不同養分,也發生了巨大轉變。以『飲食之都』香港為例,一般人都知道英國統治香港150年也對香港飲食帶來了影響,而這種影響具體體現在哪裡?這樣的題材對我來說非常有趣,以飲食節目的輕鬆手法包裝,使歷史文化不會太沉悶。」

飲食節目看易行難

Michelle稱新節目對自己有很大挑戰,但自己也是喜歡挑戰的人,「的確,拍攝前要做很多準備工作,我要把所有歷史資料看完後消化,再輕鬆地講給觀眾聽。但其實除了飲食之外,我也很鍾意歷史文化和建築物,本身又在殖民城市長大,所以挑戰多在於選擇節目的表達方式,和監製、導演開了很多會議討論拍攝的細節以達到共識。」她稱自己從沒想過有朝一日可以從事幕前工作,只是隨遇而安享受美食,願意付出時間和金錢去嘗試人們推介的美食,品嚐之後給出自己的意見,「這個過程也是我慢慢學習和積累的過程,遍尋美食的時候我也不會想到30年後會有人邀請我去主持飲食節目。當你因想拍飲食節目而從現在開始食,就已經遲了。從第一套電視飲食節目《覓食天下》開始,我向來都要求自選餐廳、自己度稿,自己掌握其中的某些部分會讓我更安心,當然我也會主動開口希望他們在某些方面協助,或許請蜑家人煮餐飯給我食,或許同某些餐廳老闆聊天,聽他們講故事。」

飲食節目觀眾看起來享受,有時也羨慕主持人工作中可以遊走各地歎美食,Michelle笑說身邊常有朋友提出要做自己的拍攝助理一起歎美食,但節目拍攝常要早晨9點半開拍早餐,再到夜晚11點繼續消夜時段,「難處在於拍攝時並不是在『歎』,有時一日要拍5、6間,還要遷就餐廳的空閒時間,無法在正常時間食飯,飽也要照食。」

為食喜 為食鬧

Michelle常愛覓食試新菜,喜愛的食肆也會不停幫襯,與老闆逐漸熟稔成為朋友,九記牛腩便是其中一例。她也有在facebook上發相記錄飲食的習慣,上周她在馬來西亞拍節目期間食齊當地最喜愛四大粉麵--吉隆坡鯧魚米粉、豬肉丸老鼠粉、怡保沙河粉和檳城咖喱麵,更稱「為食,冇話嫌遠!」細觀她的facebook食評內容,總體讚多過彈,特例是中環豪華中菜廳「中華匯館」事件,她撰文稱:「叫乜冇乜,服務態度惡劣。價錢貴,水準低,分量之細絕對係前所未見。」如此尖銳評價以及「耿耿於懷成個禮拜」的嚴重後果,讓人不由感受到她對食物質素和餐廳服務的追求,但細問之下卻聽到一番頗有見地的「雙重標準」:

「若我去九記食碗牛腩粉,我預了會坐圓凳,無服務,食完即走;而當我去半島吉地士,他的服務怠慢少少我也無法接受。再譬如若是三個初畢業年輕人合夥開的咖啡店,我去試過覺得差也不會發脾氣或寫出來,認為他們還會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幾年後再去試也說不定。而這家投資至少上千萬在中環開的餐廳卻菜式和服務有失水準,具備條件卻做得不好當然讓人氣憤,覺得它在浪費資源,即使有消息說它有所改善,我也絕不會再試。」她說。

曾恐懼 卻純粹

Michelle1月以大使身份出席「苗圃行路上廣州2017」慈善步行活動,首次參加6日毅行隊的她說:「之前百萬行最多行幾個鐘,今次要行90公里,每日行6個鐘幾萬步,大家都知我平時沒可能連續做運動6個鐘,每日最多行千幾步。但去年已經應承的事一定要完成,所以之前已經開始訓練自己的耐力,整件事對我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原來令她感到緊張的不止是因為對自己毫無自信,還有沿途酒店和公廁的衛生問題,承認自己在香港嬌生慣養的她出發前憂心忡忡,「老實說,我擔心的情況全部都有出現,但現實卻一點都不難面對和適應。」

「當你見到所有的團友都能做到某件事時,你會問自己怎麼會做不到?有位腦癱患者行路艱難,甚至有時要坐輪椅,他都可以在別人的協助下去蹲廁也從未抱怨過一句,我有什麼資格說自己不行?我們在安全區呆的太久,總對區外的世界充滿恐懼。而在6日過程中我們變得很純粹,為慈善而共同步行,有食物飽腹、有地方沖涼睡覺已經很滿足。」而在早兩個禮拜的慶功宴上,當時總籌款額欠5,000多才到200萬,為此她即場再籌萬多,自己再捐幾千,令活動的總籌款額達到$2,008,888。

洞察力決定紙媒未來

「隨茯鴔猼熊o展,紙媒必然走下坡路,必然需要轉型。」曾任紙媒記者的Michelle如是說。她認為大眾永遠需要資訊和娛樂,曾經的電台和電視台消息傳播迅速而簡短,但人們仍習慣等待報紙的詳盡報道。而當現時的網絡即時新聞大行其道時,沒有時效性優勢的報紙又靠什麼來賣紙?

同時,免費報紙也蠶食茼炮O報紙的市場,除非收費報紙做得特別好,否則公眾憑什麼要付錢?當然可能老人家喜歡報紙的質感和油墨的香氣,但當年輕一代變老了呢?「在我眼中,有deadline的紙媒消息都會被淘汰,但紙媒卻不是死路一條,紙媒要賣的是insight,而不是news和information,優秀的專欄內容便是insight的體現之一。」

籲傳媒新人勿計得失

談起對傳媒新人的建議,Michelle分享自己初入行做娛記的經歷:「當年我做記者時都叫做『順風順水』,離開時的職位是做到負責娛樂和名人版的副老總,有人好奇我為何年紀輕輕就能做到主管位置,我說自己沒有特別叻,只是世界好多偶然。當大家一班後生女一起做娛樂記者,上世紀80年代香港娛樂業繁盛,幾乎每日都有各類活動。本來大家是輪荌筒]班,同事又常以拍拖為由請我幫手頂替,我抱荂y反正我也沒拖拍,下次我有事時再請她幫我頂返』的心態次次都應承。當時作為一個新記者的我,對身邊任何事都充滿好奇,也樂意去影視歌各範疇採訪。只是因為我不介意蝕底,累積的人脈、交情和關係也都比同期的記者好,早點升職都是正常的吧。」在Michelle眼中,是人生中的好多偶然成就了自己,無論是因享受美食而成為飲食節目主持人,還是幫同事替工累積經驗而升職,「每個人都有一個奮鬥目標,但如何行才能達到這個目標卻沒有人教,現時的得失對未來的影響誰也無法預知,偶然做的每一項小工作都可能使你更加純熟。人生路無法預先鋪排,但卻可以堅持向茪@個堅定的方向不斷累積而前行,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