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名師應試錦囊】生死順其自然 何必長生不老

2017-05-17
■隨蚑d文回歸中文科考試,莊子的《逍遙遊》再度成為考生的考試範圍。 資料圖片■隨蚑d文回歸中文科考試,莊子的《逍遙遊》再度成為考生的考試範圍。 資料圖片

《逍遙遊》是《莊子》一書的第一篇,對莊子的學說起提綱挈領之效。陳鼓應指此篇的「主旨是說一個人當透破功、名、利、祿、權、勢、尊、位的束縛,而使精神活動臻於優游自在,無掛無礙的境地。」本文是舊課程預科中國文學的文選之一。隨虓s學制、新課程的實施,此文本不再為中學生所接觸。現在中文科重定12篇範文,本文又再回歸。但是此次重定範文,《逍遙遊》只作節錄選讀,而不是全文。

莊子談「無用之用」

範文節錄的是文章最後的兩節:一是惠施提出大瓠大而無用的問題;另一是惠施提出樗樹大而無用的問題。對於這兩個問題,莊子皆予駁斥,並提出小用不及大用,以至無用之用的觀點。

對於大瓠無用的觀點,莊子說了一個故事。宋人有發明「不龜手之藥」的,因而世代用於從事「洴澼絖」(漂洗絲絮)的工作。有人以百金買了藥的配方,並幫助吳國打敗越國,列土而封。同一藥,有的只用於漂洗絲絮,有的卻能用於得地封賞,這便是小用不及大用的道理。

另一是樗樹大而無用的問題。莊子指出狸狌動作靈巧,卻容易踏中機關,死於網羅之中。斄牛身體龐大,不能捉老鼠,功能卻很大。樗樹正是「擁腫而不中繩墨」,「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木匠對它起不了興趣,它正能不受斧頭砍伐,沒有東西來侵害它。因它「無用」反而能享盡天年,這便是「無用之用」。

文章要旨不在用

以上是範文節錄兩段的大概主旨,即小用不及大用和無用之用的觀點。但是,如果以這「用」字來理解莊子思想,又是否能把握要旨呢?當然不能。無論「小用」、「大用」乃至「無用之用」皆為「用」。「用」即是工具。莊子思想豈是強調工具主義?

《人間世》有類似的說法,且以「無用」的櫟社樹讀白:「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乃今得之,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這與樗樹的情況一樣,正因「無用」而能得天年。這正是否定了工具的作用,只有不作任何的工具,不為任何之所用才能存生。

生死安時而處順

在此,又要追問一個問題。莊子否定工具主義的目的,又是否在於追求保存生命?即如後世道教追求長生不老?《養生主》記秦失弔老聃一段:「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即是說死與生皆有時,因此,視生死應是「安時而處順」。如果這樣說,則生死順其自然,無需強求。那麼又何必要求長生不老呢?所以「無用之用」所得的「生」,並非保存性命、求長生不老之「生」。

其實,求長生不老和保存性命之「生」乃是形骸、軀體之「生」,這是自然之物件,有生必有死,這是道之規律,所謂「安時而處順」便是。莊子之妻死,而莊子擊盆而歌,便可見其不蚨簼顜恲艉坏穻滿C所以在解「無用之用」時,強調保存性命便是不當了。

精神層面非形軀

依勞思光的說法,莊子的思想在於強調一種本體的自我,這既非軀體的「我」,也非認知的「我」,更不是德性的「我」。而是一種觀賞之「我」,即為「情意我」。所以一切生死、知識、道德皆為其否定,只保存其觀賞萬物之主體。而「無用之用」所保存的「生」,即是這觀賞主體的生命,或說是精神層面的,而非形軀之生命,這是值得留意的。■陳仁啟

作者介紹﹕任教中學中文科超過17年。香港大學教育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

逢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