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從編劇到導演 陳詠燊:望拍一部不一樣的男人電影

2017-05-26
■陳詠燊的電影或將具有獨特風格。■陳詠燊的電影或將具有獨特風格。

入選第十五屆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HAF)的香港作品《萬水千山縱橫》講述五位中年漢,憑藉龍舟競賽,重新尋覓對生命的勇氣與熱情。編劇出身的陳詠燊初次踏入導演行列,面對諸多機遇與挑戰。日前,陳詠燊接受了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暢談自己對電影創作的理解。■文︰唐娜 攝︰彭子文

談及從編劇踏入導演行列的原因,陳詠燊表示:「其實我覺得每一個做電影創作的人都會想做導演,因為做導演可以最完全發揮自己的想法和創意。我覺得對於我自己而言,是時候來拍電影了。」對於身份的轉換,陳詠燊也有很多要適應的地方,他說:「之前寫劇本,其實有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拍,但是我會想怎樣寫會比較有趣,就怎樣寫。現在要寫一個劇本自己拍的時候,我就會先想怎麼拍,或者我寫這個對白,鏡頭要怎麼處理,考慮掌握整個畫面、情境的能力、成本、資源上辦不辦得到。」

平衡與想法

第一次做導演,陳詠燊在表達自己的想法時,亦會兼顧他人的意見,他表示:「在創作時會平衡自己的想法和身邊人的意見。譬如有HAF幫手,我可以見到不同國家的投資者,他們第一次聽我的故事,會給我一些意見,我會盡量平衡。」有人問陳詠燊現在才做導演會不會遲,陳詠燊對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覺得這是不要太早做的一件事,因為導演要兼顧很多,需要很強的溝通能力,或者到這個年紀,已經見識比較多了,會更容易平衡,知道什麼是製作上的配合,資金上的磨合,又或者是創作上怎麼平衡自己的想法和觀眾的期望,多製作些項目會更好。」

從編劇、作家、教師,到如今做導演,陳詠燊在各個角色裡轉換自如。談及今後是否繼續做導演,他表示:「寫作的人比較特別的地方在於比較鍾意做許多不同的事,其實創作的根源是一樣的,也許我的鏡頭沒有那麼強,但是我的故事、思維可能比較成熟。如果能繼續做導演我當然希望繼續做,其他文字的創作我也一定會繼續下去。我認為我有其他的工作可以令我生活的話,電影是一件我會做得更加自由的事,我可以選擇我喜歡拍的題材去做。」

對於自己第一部導演作品選擇的喜劇題材,陳詠燊描述道:「我覺得不論什麼類型的電影,都有一定的喜劇元素,比如我很喜歡的電影《新不了情》,後半段好感人,但是前半段好好笑,顯得後面更加窩心,因為你已經愛上這些人物了。所以我覺得喜劇是戲劇的根源。」

風格和精神

而這次的故事主角是五位男人,陳詠燊希望拍一部不一樣的男人電影,他表示:「我覺得很多男人做主角的電影裡,男人都有個固定形象,不是英雄就是要做大事的人,反而女人的戲很少但是很生活化,講愛情、講人生。現實生活中不是每個男人都會去做大事的,那這些男人會做什麼呢?我想講的就是現實生活、愛情、人生,從中投射回男人應該怎麼樣做。」

關於故事中出現的婚外戀情節,陳詠燊也有自己的理解:「這個是男人的挑戰,我不想太美化這幫男人。男人在愛情上受到誘惑是一件挺普遍的事,那麼這幫男人會怎麼樣面對呢?我覺得這是他們人生的一部分。同時,我覺得這是很真實的一個戲劇矛盾,譬如我的故事裡用到龍舟這個題材,龍舟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坐上了龍舟之後,你只可以做一件事就是向前衝。於是這幫男人無論面對人生的什麼問題,都會向前衝的。這幫人的事業其實都停滯不前,我心目中香港大約七成普通人到這個年紀可能都反而會把時間放到家庭上,家庭就牽涉到愛情、子女、人生的價值觀。那家庭中出現的危機、挑戰,又牽涉到愛情,可能就會出現比如婚外情的情況,我覺得這些題材講出來就很順理成章。」如果第一部電影成果不錯,陳詠燊想要繼續創作,他說:「我想嘗試不同的類型,或者就算是這個角度的故事應該都不太多,我都可以嘗試繼續拍,但是無論是什麼類型,根源都是一樣的。我很欣賞的陳可辛導演就是可以試不同的題材,但是他的價值觀或者味道都一直在,保持自己的風格和精神。」

對於香港電影目前的情況,陳詠燊也有自己的認識,他認為:「製作數量或者資金上的確比以前少了,但我不會講這個叫做好大的低潮,反而我覺得有多的機會給不同電影人去嘗試,譬如近幾年出現的新導演好多,有趣的地方是他們都可以在低成本之下、沒有太高票房的情況下嘗試以前電影人不會去嘗試的東西。

這幾年出現的新導演風格是非常強烈和明顯的,比如《一念無名》的黃進導演、《樹大招風》的許學文導演等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我覺得反而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的百花齊放。」而陳詠燊的風格,和其他導演可能又會有所不同,他談道:「我比較鍾意睇九十年代中期的日本勵志片,可能我估計我的風格應該會比較接近這個方向,這個類型是香港比較少的。」

開放及開明

第一部作品能順利創作,陳詠燊表示HAF也給他提供了重要的幫助,他形容道:「HAF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給我們去認識很多電影人,無論是投資者、發行商或者幕後工作者,上年我也有參加過,今年有部分人見到我就說:「我認得你,上年見過的。」譬如和很多融資平台在後續的交流裡,認識了不同類型的人,打開了一些關係。有很多投資者在和我談的時候其實都很開放、開明,譬如有些內地的投資者聽完這個故事會說:「你不用改劇本了,不用做合拍片,你這個故事應該專心講香港本地題材,不如我用其他方式和你合作?」又或者某些公司會說:「你這個項目不是很適合我們,但是你有沒有其他項目適合?」之後我寫出新的故事都可以和他們再溝通。本來有的資源需要搭很多人脈去認識,但是HAF提供了這樣的機會讓大家可以坐下來一起聊,這次未必合作但下次都可以合作,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