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影畫館】追逐果陀--《流亡詩人聶魯達》

2017-05-26
■《流亡詩人聶魯達》劇照。■《流亡詩人聶魯達》劇照。

要有受害者,必先要有施害者。

《流亡詩人聶魯達》剛剛上映,雖然聶魯達這個名字很陌生,但故事背景並不複雜。聶魯達是智利著名詩人,亦是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故事講述聶魯達因政治壓迫逃亡,自此與警官開展一場貓捉老鼠式的追捕。

電影開首部分較多描述智利的政局和社會,同時交代聶魯達所受的壓迫。直至政府命令警官追捕聶魯達,這場追逐正式開始。不過這並非一場緊張刺激的攻防戰,相反聶魯達從容不迫,還帶點傲慢,悠然自得穿梭於大街小巷。更離奇的是,警官在追捕過程中永遠只能撲空。要不是聶魯達搶先一步逃離現場,就是在有點戲謔的情況下成功隱藏。

電影慢慢解開不斷撲空之謎,同時揭開最有趣之處。其實只要細心留意,不論是內心獨白、警官的背景還是角色相遇的空間,都不難發現電影留下的一些線索。到底警官是否真實存在?留給觀眾自行判斷。不過聶魯達明顯明白要成為流亡詩人,必先要有追捕者。如果沒有,至少也想像一個出來。

五十年代荒誕劇《等待果陀》是另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貝克特的代表作,講述一種無止境的等待。如今上映的《流亡詩人聶魯達》可謂和《等待果陀》相映成趣,一套講追逐,一套講等待,但兩者同樣注定徒勞無功。

在此介紹另一套文學電影,就是去年上映,改編自西藏作家扎西達娃的小說的《皮繩上的魂》。這套電影同樣講述作家與角色之間的追追逐逐,不過與《流亡詩人聶魯達》又有些不同。《皮繩上的魂》描寫作家一直追尋的人物,原來正是自己筆下的角色。相反聶魯達則倒過來,刻畫作家如何安排一個角色不斷追尋自己。

世上很多身份都是相互定義的,有角色必先要有作者,有受害者必先要有施害者。同樣道理,要流亡必先要有人追捕。有趣的是,果陀注定等不到,聶魯達同樣注定追不到。或許這正是要告訴我們,對某些事情而言,沒有意義就是它的意義。■文︰鄺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