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85後」女孩周嘉欣愛上紮獅

2017-05-05
■周嘉欣在紮獅頭,她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學習和傳承紮獅等各種非遺文化。■周嘉欣在紮獅頭,她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學習和傳承紮獅等各種非遺文化。

在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工作室裡,周嘉欣緊握畫筆,時不時蘸一蘸彩墨,一筆一劃勾勒出醒目的黎家獅。她的周圍,是一隻又一隻沉寂無聲的獅頭。外人看來,這種隱匿於都市的「獅意」人生枯燥乏味。但在這位「85後」女孩心間,卻充滿深情和摯愛,她說無論如何,要陪黎家獅走完一輩子。

憂「黎家獅」失傳

出生於1989年的周嘉欣,原本在佛山一所小學教書。她的母親黎婉珍,是黎家獅第五代傳人。黎家自清代道光年間開始紮獅頭,是佛山唯一五代紮獅頭從未間斷的家族。電影《獅王爭霸》中的專用獅頭就出自黎婉珍之手。

佛山是南獅發源地,獅頭是廣東醒獅的重要道具,深受海內外華人喜愛,被公認為東方民間美術的代表作。與其他獅頭相比,黎家獅的特點是以戲曲臉譜為創作原型,包括三國人物劉備、關公、張飛等傳統臉譜。

與眾多傳統手工藝一樣,由於工藝繁瑣、市場需求小等多種原因,黎家獅傳統紮作技藝後繼乏力,面臨荂u失傳」的危險。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南獅的代表,如何讓這門技藝傳承下去,成為令人擔憂的問題。

「在我們黎家,紮獅這門手工活,一般都是男兒身『接棒』。」周嘉欣說:「但紮獅既不賺錢,製作周期又長,是一門需要耐得住寂寞的技術活,沉不住氣就很難堅持下去,所以許多年輕人尤其是男孩都不願意學。」

周嘉欣表示,目前黎家獅第六代傳人中只有她一人在堅持,她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學習和傳承紮獅等各種非遺文化。

積極傳播南獅文化

周嘉欣自小對紮獅不感興趣,後來上大學時,她也只是偶爾在寒暑假期間幫助母親「打下手」。2011年,她進入一所小學任數學老師。在母親的不斷熏陶下,她於2013年毅然辭去穩定的工作,跟母親專職學習紮獅。

「學紮獅,最難在獅頭。要先用竹篾、紗紙為主料紮出獅胚,整個過程1,300多個節點。」周嘉欣說,獅頭的製作分為紮、撲、寫、裝四大工序,光「紮獅」就練習了一年。

由於沒有文字記載,獅頭骨架凹凸外形只能靠經驗和眼力判斷。黎家獅能延續至今,正是因其醒目、傳神、威武的造型,而功夫就體現在「紮」這個關鍵環節。

周嘉欣告訴記者,「紮」完獅頭後,還要用紗紙、紗綢為原料撲獅,裡外蓋三層紗紙,中間夾以紗綢把獅胚糊起來,然後用油彩上色,勾畫花紋。最後才是組裝環節,要用可活動的連接裝置把下巴、睫毛和耳朵裝上,以便這些部位能自由開闔。

「剛學紮獅的時候,要削竹子、捻紙、紮點,整個過程不能戴手套,手指常起泡。」周嘉欣說,每天堅持紮獅七個小時,紮完一隻獅頭需要一個月時間,「如今,我已經離不開它,每次看到獅頭在自己手中成型的時候,成就感便油然而生。」

除了紮獅,周嘉欣還積極推廣這門技藝。在她的工作室,每周組織獅頭DIY等活動,吸引了一批批孩子前來練習;她還定期到佛山一些中小學校開展「寫獅」等業餘教學活動,傳播南獅文化,激起學生們的紮獅興趣。■文、圖:新華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