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導演王潮歌:創作是不斷地顛覆重建

2017-08-04
■王潮歌與張藝謀、樊躍共同開創了中國實景演出之先河。 主辦方提供■王潮歌與張藝謀、樊躍共同開創了中國實景演出之先河。 主辦方提供

「我是中國的『票房王』,每天早晨一睜眼,就有幾萬人在看我的作品。」擅長實景文化藝術舞台表演的導演王潮歌一口地道的北京腔,講話坦率而直接。從「印象」到「又見」系列,再到籌劃中的「只有」新嘗試,一部部創新作品雅俗共賞卻直擊心靈,談及創作,她總是無比自豪:「別人做過的我不碰,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是完全的顛覆重建。」■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王潮歌,人如其名的「潮」,皮帶扣的獅頭閃閃發亮,訪問間隙不忘展示自己新買的型格短靴。此次受邀於香港書展開講的她未有著作出版,但「印象」和「又見」等「實景演出」系列每日都在中國九大著名景點上演,這些劇作正在為她書寫一本無與倫比的「大書」。她坦言已收到多家出版社的邀請和建議,或以自傳形式書寫自己的人生履歷,或聚焦各個實景演出作品的創作歷程,或將作品內容理論提純,「三個方向都在考慮之中。」

香港對王潮歌來說是熟悉的,只是隨茼~紀的增長,對香港的印象也幾經更迭:從前的香港是販售貨品新奇而充足的「花花世界」,逛街購物總有豐富收穫,現在來港則是因工居多,來去匆匆,住熟悉的酒店,吃熟悉的餐廳,因太過親切而少了些茩奐P。這次來港的講座,是她一直想傾訴的內容,「將它放在香港書展中來討論是恰當的,因為讀書的人不會失去對生活和未來的熱望,看到清晨來書展排隊的讀書人,便會感覺到香港未來的希望,來聽講座的人只要有一個人受啟發而有所頓悟也是值得的。」她說。

36歲經歷人生巨變

「絕大部分人『死』於36歲」,這樣的講座主題足夠吸引,對王潮歌來說,「兩個孩子」的出世使她36歲的人生經歷了巨大轉變,一個是她的女兒東歌自在,另一個是實景演出作品《印象劉三姐》。「從那時起,我的『印象』系列誕生,中國也開始有了自己的文化產業品牌和系列。」其實從字面上也不難理解,36歲既是本命年,也是人到中年的一道「坎」:有人對生活失去好奇和熱望,事業開始走下坡路,再無建樹;也有人因這道分水嶺,翻天覆地再創新生命,「36歲之後的我,更幸福,更坦然,更寬容,也更無畏。」

事業的成功,家庭的和睦,這些順利卻不是她幸福感的終極來源,用她的話說,自己優秀而勤奮,事業和家庭理應如此毫無懸念,「幸福感應來自於內心對生命的感觸,不會有多餘的焦慮和恐慌,不會糾結於過往的失誤,與自己、與生活達成和解,當擁有的目標和志向愈遠大而清晰,邁向目標的動作愈實在,就愈不會囿於眼前的阻礙和過程中的閃失。」她這樣總結道。

中國藝術舞台幸虧有她

提起王潮歌,繞不開的是她創排的《印象劉三姐》、《印象麗江》、《印象大紅袍》、《又見平遙》、《又見五台山》等「印象」和「又見」系列演出,常成為每個景點最吸引遊客的旅遊項目。「如果中國沒有一個叫王潮歌的人,沒有這些系列演出,我們的文化藝術舞台可能已被外國攻陷了。」她回憶道:「當年,做音樂劇是最『高大上』和最有生命力的事,很多藝術家去外國學習,很多院校也成立了相關科系。但我認為,音樂劇的音樂和演出方式都來自外國,而我們有自己的民族音樂、語言和藝術,為什麼不將它表現出來呢?所以在《印象劉三姐》中沒有故事,有的是山水中打魚、唱山歌的鄉民,當然初期聽到了很多反對的聲音,文化人說我們采風不夠,沒有完全展現當地少數民族的豐厚歷史和文化習俗,導遊質疑我們沒有故事,更沒有明星,誰會買票入場?我一概不理。現在,《印象劉三姐》成了桂林旅遊的『臉蛋』,演出至今13年吸引了幾千萬的觀眾。」

「印象」系列的成功在旅遊界掀起熱潮,成為眾人爭相效仿的對象,一時間打荂u印象」旗號的實景演出多達幾十個,她稱自己並不曾因被不斷模仿、抄襲而氣憤,「因為有了我,才有了他們的作品,而因為有了他們,中國才有愈來愈多自己民族的作品。」總結她在實景演出各方面的突破理論太多,她卻稱自己是憑蚚應N家的直感和對未知領域的好奇,自信滿滿一路前行,不曾因困難險阻而改變初衷。

發掘自身無限潛力

王潮歌上世紀60年代生於北京,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導演專業,被稱為中國最具創新精神的導演,當今文化產業領軍人物。她是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核心創作團隊中唯一的女導演、張藝謀「印象」系列實景演出的實際操作和執行者,與張藝謀、樊躍一起被譽為導演界的「鐵三角」 。

她坦言自己不畏懼流言蜚語,卻也不習慣參考吸收他人作品的「好」,她認為自己身上還有無限潛力有待發掘,「別人做過的東西我一定不碰。」當年的 「印象」系列她與張藝謀、樊躍搭檔,到了 「又見」系列從編劇到導演多是她一個人做,從平遙到五台山和敦煌,再到明年將公演的《又見馬六甲》,與「印象」系列完全不同, 「又見」系列突破了原來利用山水實景的佈景,將演出挪到了室內劇場,打破舞台和觀眾席的劃分界限,邀請觀眾在觀劇過程中步行穿過不同形態的主題空間,觀眾有時像看客,有時又像親歷者。她說:「在觀眾行進的過程中,我會清晰而強烈地把這裡的故事講給他們聽。」

在王潮歌的眼中,「印象」和「又見」都已經成為過去式,她現在又將要打造一個新的系列--「只有」。她介紹道:「我希望自己的每一次創作都是優秀的顛覆重建,毫無前作的痕跡,而新的戲劇理念就是要打破限制。『只有』系列將是一個劇場群,觀眾從買票入場的一瞬間開始便已參與其中,一舉一動都是戲劇的一部分。我希望觀眾不是機械式地體驗,而是在每一個劇場都可以獲得自身行為被戲劇化的豐富感受。」

王潮歌透露,策劃中的新系列是將坐落於河南鄭州的《只有河南》,講述中原歷史和河南人的品質,放大人性中閃光的善,另外還有計劃設於河北廊坊的《只有紅樓夢》,「兩個月間我還沒開始進攻劇本,還在思考如何將觀眾的生理行為與戲劇藝術相結合的問題,創造一種『藝術生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