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陳美齡 進入人生新階段 更關注教育 反對香港中學分band制度

2017-09-08
■陳美齡稱正在做適合0至18歲閱讀的「有益圖書表」。 彭子文  攝■陳美齡稱正在做適合0至18歲閱讀的「有益圖書表」。 彭子文 攝

由一代歌手,轉身成為教育學博士,陳美齡過往撰寫的書籍既有談教育孩子的經驗心得,也有觸及香港的教育議題。將三個兒子送入史丹福之後,她笑言雖想念但不必再被「困身」,可以有更多時間繼續自己的事業,彷彿進入了人生的另一個新階段。再談及香港教育制度,她冀望可以增加彈性,不要過度關注眼前的成績,而是以新思維鼓勵學生的自由發展。■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攝:彭子文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紅遍香港及日本的歌手陳美齡,去年出版著作《50個教育法 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至今已出至第11版銷量數萬本,成為三聯書店的暢銷書籍。她七月再於書展發佈新書《人生的38個啟示--陳美齡自傳》,坦言當初受到三聯邀請寫自傳時,感覺自己似乎未到要寫自傳的地步,她笑說:「通常自傳或者是去世之後別人幫忙寫成,或者是還剩一口氣掙扎寫出來。但李安則堅持讓我分享自己在日本的經歷,認為香港觀眾對我在日本的經歷並不知曉,有一片很大的空白。我幾番退讓都抵不過她的堅持,也希望喜歡我的朋友多些認識我。」此書日前入圍了香港第四屆「金閱獎」。

寫自傳帶給讀者啟示

陳美齡於是動筆開始寫這本自傳,第一次以中文寫書的她此次毫無詳細計劃,也不會賣弄寫作技巧,只是將記憶中最深刻的經歷呈現於紙上,由心出發的內容愈寫愈多,「寫的過程好像進入了時光隧道,坐上了忽高忽低的情感過山車,當中有笑有淚,有時開心地不由自主唱起歌來,有時又會感覺抑鬱和痛苦。寫自傳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好的,使我更加感到自己在人生中受到了很多恩惠,每個人生難關都有貴人相助,也受到了很多寶貴的啟示,這便是書名的由來。」

寫作的過程同時也是人生的回顧,常會獲得新的體會和感觸,她坦言過去的經歷無論歡笑或淚水都是豐富人生的一部分,也讓自己更加感激曾幫助過自己渡過難關的貴人,也藉此加深了與身邊好友的感情。書中同樣涉及陳美齡與丈夫的戀愛結婚過程,「雖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也不能講大話欺騙讀者,我也有提到回到母親鄉下、父親去世和自己剛考到車牌後飛車的事。讀者也給了我很多反饋,每個人受感動、找到共鳴的地方都不同。」

鼓勵學生自由發展

從《50個教育法》,到《40個教育提案 把快樂帶回給香港學生》以及今次的自傳《人生的38個啟示》,陳美齡的書似乎偏愛以數字作名,她笑說自己也曾思考是否為自傳改一個更感性的書名,但最終決定茩垮j調書中38篇內容所描述的「38個啟示」,希望書中內容也可帶給讀者幫助和啟發。她同時表示,自己的首本自傳銷量很好要加印,對自己是很大的鼓勵,正在選擇出版社推出日文版,同時她也忙於書寫新的日文教育書籍。

再談起《40個教育提案》的創作理念,她稱是在第一本書的分享會上聽到不少家長吐苦水,小孩子夾在教育制度和父母之間備受壓力,家長一方面要逼迫孩子努力以競爭,一方面卻又對他們的辛苦於心不忍,「於是我便開始研究香港的教育制度,也參考了一些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制度,取長補短,寫了這本《40個教育提案》,希望有所幫助。香港的教育制度不是差,而是『一試定終生』的評估給各方施加的壓力太大,也缺乏彈性,對制度的適應會犧牲學生和老師的成長空間。如果制度可以從多方面培養學生認識自己,給他們多些空間自由發揮個人特長,而不是一味去比較成績,便會減少學生和家長兩方面的壓力,也會使他們想到現在的我們想不到的事情,提升香港的競爭力正需要這樣的人才。」

她同時提出,世界瞬息萬變,昨日事很快變得陳舊過時,何況是殖民地時期延續至今的教育制度?「香港教育界有資源,還有一班具有熱誠的人,所以一定做得到,只是需要時間,我們應該給予家長和學生更多的信任,而不是只允許考試叻的學生出人頭地。目前想要在快樂和競爭中找到平衡點還是困難的,畢竟個人離開制度需要很大的勇氣。」她說。

她同時對香港的中學分「band」制度表示不滿,認為其中充滿了歧視性,會令到進入「Band 3」讀書和教書的學生和老師產生自卑,渾噩過活,是對其成長空間的限制。「當然除了學校,家長和同輩在教育中的參與也非常重要,畢竟老師面對幾十個小朋友,不可能比家長更了解小朋友的特性。我建議家長多以鼓勵代替評估,建立小朋友的自信心,自我肯定會提升他們自主學習的能力。」

從歌手到教育博士

原來陳美齡於大學時已修讀兒童心理學,在加拿大生了長子,翌年攜帶嬰兒到電視台等工作場所,因結婚生仔後繼續「拋頭露面」而和一些持有反對意見的人進行了「美齡論爭」,她也受邀進入美國史丹福大學讀教育系博士課程,「史丹福教授說我對男女的社會關係缺乏認識,以明星的身份出現只會受到爭論打擊,若我能夠加深這方面的認識,就有機會回日本為下一代的女性爭權利。」當時陳美齡已畢業多年,幾經猶豫,才在老公的支持下選擇報考,獲錄取後已懷了次子,再次想放棄的她又獲得教授支持,還介紹幾位同樣的媽媽博士給她認識。回憶起讀博士的經歷,她表示自己從未後悔,反而非常享受這個吸收知識的過程,眼界也變得開闊。「人類是平等的,為什麼女人婚後就不可以追求自己的夢想,為什麼做了媽咪就不可以繼續學習?」通過這場社會論爭,日本的勞動母親和女性的立場也重新受到關注,「雖然那時不斷被各方批評很傷心,但好在最終對社會有了一點貢獻,現在的年輕人境況好了很多,藝能界也多了媽咪帶小朋友去工作。」

陳美齡現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亞洲親善大使,今年曾到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探訪敘利亞的難民,關注兒童勞動和婚姻問題,感慨戰爭的最大犧牲者永遠是兒童。「難民為了生活,至少有一半的男童都在做廉價勞工,女童都被逼迫早早嫁人,因為戰爭,他們都失去了完整的童年。我們努力說服他們只做半日工,和當地學校聯絡使他們可以讀半日書,盡力幫助他們。」

談起未來的計劃,她在教育方面的努力不會停止:一項是分別適合0至18歲閱讀的教育界嚴選「有益圖書表」,鼓勵閱讀的同時也消除家長選書時的迷茫;另一項是為照顧兒童的工人和老人開辦的培訓課程,「0至3歲時兒童成長的關鍵時期,有很多問題要注意,但香港很多時候並不是父母親自照顧小朋友,這就需要一個培訓的課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