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翠袖乾坤】不敢不樂

2017-10-10

伍淑賢

近年偶接同輩友人死訊,自己也曾歷大病,感慨之餘,想起明末清初文人、戲劇家李漁信奉的「不敢不樂」。

明亡時李漁已三十多歲,中年經歷改朝換代,雖能倖存,之後卻不再問功名,而安於在民間賣文鬻戲,兼營出版,支持一家四五十口的生活,以類近現代人的獨立精神,在清初經營文創產業,娛樂大眾也倡為善警世,兼論養生飲食園藝享樂,可謂第一代的lifestyle全職作家。

李漁在《閒情偶拾》一書的「頤養部」,劈頭就寫「行樂第一」,道:「造物生人一場,為時不滿百歲......即使三萬六千日盡是追歡取樂時,亦非無限光陰......又況此百年以內,日日死亡相告,謂先我而生者死矣,後我而生者亦死矣,與我同庚比算、互稱弟兄者又死矣。

噫!死是何物?......知我不能無死而日以死亡相告,是恐我也;恐我者,欲使及時為樂......康對山構一園亭,其地在北邙山麓,所見無非丘隴。客訊之曰:『日對此景,令人何以為樂?』對山曰:『日對此景,乃令人不敢不樂。』達哉斯言!」北邙山泛指墓地。既然天天對荂A明知死不可免,更應行樂。正如電影《鐵達尼號》,大難倘不死,不死者務必鼓其餘勇,兼活逝者的生命,更起勁去樂。

這裡舉一「樂」例。書中有「種植部」,大談群芳特性。說到蘭,應如何賞法?常言「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乃因人「知入而不知出也」。所以供蘭之室,要「出而再入,則後來之香,倍乎前矣。故有蘭之室,不應久坐,另設無蘭者一間,以作退步,時退時進,進多退少,則刻刻有香。」

另又需供設書、畫、爐、瓶種種器玩森列在旁,唯切勿焚香,因香薰花即謝,但門上布簾必不可少,用以護持香氣也。且又不單止蘭,凡有花房舍者都應這樣供賞。

朋友笑說,賞蘭之香就似小別勝新婚。我卻說要有兩個客廳,在港是難過登天。唯事事退一步,在文字獄大興之有清一代,應是李漁立命之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