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化妝大師陳文輝

2017-10-13

小 蝶

又一位電視前輩走了,是人稱「化妝大師」的輝哥陳文輝。

數年前,我因為撰寫《戲劇大師鍾景輝的戲劇藝術之電視篇》,通過鍾景輝(King Sir)而認識輝哥。從小到大,輝哥的名字每晚都在我眼前出現最少一次。除非我們不看電視,否則所有無邦q視劇或無赤獄s作都會在節目完結時打出「化妝陳文輝」五字。訪問時,King Sir還笑說「陳文輝」是全港出鏡率最高的三個字。

輝哥告訴筆者他小時候家境很差,所以他唸至小五便輟學了。家人希望他學一技傍身,他便在一九五六年跟隨謝澤源學做化妝師。那時候香港任職化妝師人數不多。六一年,輝哥成為新師傅,加入無走e在影圈已經很紅,每天走八、九組戲。無邑}台前,他考慮在無角u作的前景一定會好,因此他覺得在電視圈所學到的化妝技術會比在歌唱電影中更多,所以應該放眼遠處,投身新行業。當時給他面試的是節目部經理King Sir。之後,他再見總經理貝諾,便獲邀加入無芋A開展他為無赤A務長達三十七年,經歷過九屆總經理和十一名上司的輝煌化妝事業。

不說不知,原來輝哥曾經三次辭職,但均一一被King Sir挽留,所以他一直對King Sir心存感激。訪問時,輝哥告訴我他很開心,因為他與King Sir相識四十五載,卻連一張二人合照也沒有,那天他們終於可以拍照留念了。

我則告訴兩位前輩,我從小到大經常聽到電視台三位大師的大名︰「戲劇大師鍾景輝」、「化妝大師陳文輝」和「作曲大師顧嘉煇」,三位都是「輝哥」,都是香港演藝界成就極高的人物,我有幸能跟其中兩位大師一起喝茶聊天。

那次訪問非常愉快,我從輝哥口中聽到很多電視台的故事。可惜時間永遠太少,輝哥自然無法將他數十載的故事一一告訴我,但我對他的工作和所見所聞非常有興趣,很希望能與他後會有期。那年過年,我打電話向輝哥拜年,他很是高興,還主動提出若我有什麼地方需要他幫忙的話,可以隨時告訴他。我將他的善意記在心中。

其實,我一直都很想將他的工作經驗撰寫下來,因為他在電視台幕後的見聞對我研究電視的工作有很大幫助,我亦相信他會有很多動聽的故事與讀者分享。可惜,在跟茠漱擗l中,我若不是為不同的工作和事情忙碌,就是因為他的題材不適合我當時所做的研究,故一直未能將心中所想的願望實行。今年三月,King Sir大壽,我參加了他的壽宴。事後,有人告訴我輝哥也在場。我跟茪~猛然記起我曾經走到他坐的那圍找朋友,但我眼拙,竟然沒有看到輝哥,錯失了跟他打招呼的機會。我滿以為日後可以再跟他見面,誰知暑假時卻傳來他進了療養院的消息,不久再傳噩耗,令我甚感惘然。

一代「化妝大師」的故事還未被記載下來便已寫下句號,真是香港電視史的損失。

輝哥,一路走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