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23條立法不能再等

2017-12-22

梁立人 資深評論員

新當選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表示,今屆政府還有4年時間,可為23條立法做好準備。譚耀宗指,如果今屆政府重推立法,應做好鋪排,亦需要多花些時間向公眾介紹法案的內容,以打消市民不必要的憂慮。

說來令人感慨,香港回歸已整整20年,如果說23條立法還沒有做好準備,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依筆者所見,23條立法條件早已成熟,香港人對立法也不見得有太多的顧慮,真正的問題是當權者的怯懦,他們害怕反對派借機搞事,破壞了大和解局面。也有人自我安慰地說,23條立法並非當務之急,就算沒有23條立法,也有足夠的法例去維持香港的管治。

沒錯,20年來沒有23條立法,也不見得香港就會變天。問題是,難道23條立法的作用只是為了阻嚇、懲戒不法分子,維護國家安全嗎?其實,23條立法更重要的意義,是維護國家憲制的完整,加強香港人對國家的認同,補充基本法欠缺的拼圖。所以,無論從現實需要和國家觀念來說,23條立法都是刻不容緩的,這是特區政府的責任,也是700萬香港人對國家應有的尊重和義務。

20年時間已經太久,若當權者缺乏熱血和勇氣,再等4年甚至等到2047也未必能成事。其實,2003年擱置23條立法已經是一個錯誤,每多等一天,錯誤便多延續一天。平心而論,香港市民對23條立法並不如某些人想像的那樣敏感。正如不開車的人,是永遠不會在乎交通條例的嚴厲的,惟有那些罔顧他人安全,喜歡超速駕駛的人才會極力反對。但市民容易受輿論影響,反對派將23條妖魔化,才會引致市民產生強烈的反應,只要向市民解釋清楚,23條立法則無異於反吸煙條例,市民不但會接受,而且會支持,因為那是對奉公守法的市民有益無害的事。

時間越拖得長問題越多

23條立法最大的阻力並非來自市民,而是反中亂港的極少數人。這些人表面上反23條立法,其實他們真正要反的是中國共產黨,他們可以接受港英管治,可以當西方強國的附庸,就是不願意回歸自己的祖國,不願意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政權。

這些人就像中了西方蠱毒的活殭屍,看見紅色就驚恐,看到社會主義便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是沒有辦法和他們講理的,唯一的方法就是依法遏制他們的亂港言行。事實擺在面前,若沒有上屆政府出手,罷免了6名反對派的激進分子,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根本不可能成功。

23條立法同一道理,要說服反對派支持23條立法是不可能的,要等待他們回心轉意更遙遙無期,時間越拖得長,問題只會越多。我們不能害怕和反對派針鋒相對,真理越辯越明,一場轟轟烈烈的社會大辯論,勝過20年苦口婆心的游說和等待。

我們不需要靠23條立法「救火」,但需要23條立法吹響撥亂反正的集結號,我們需要更多像陳卓禧校長那樣的愛國愛港人士站出來,光明正大的展開愛國教育,我們的下一代不能再變成黃之鋒那樣的叛逆,年輕人要在藍天白雲之下,對茪閂P紅旗驕傲地說:「我們是香港人,也是頂天立地的中國人!」

23條立法已經遲了20年,再等下去,香港只會一直亂下去,香港的民生經濟必然會遭到阻滯,23條立法不能再等,我們輸不起,也對不起中央政府的信任,對不起700萬希望能安居樂業的香港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