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在國家統一的大是大非問題上沒有「假如」

2018-04-10

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中學校長

自從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台灣發表一通所謂的「假如中國崩潰論」之後,受到從內地到香港主流民意的猛烈抨擊。本來是非明了,對錯分明,但幾個反對派議員和教協為戴耀廷「辯護」的聲明和言論,忽然捲起,大有與主流民意對虓F之勢,以圖重新煽起本來已經退潮了的政治化社會氛圍。

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本來欣然看到香港教育工作聯會、香港海外學人聯合會(海學聯)等基礎教育界和高教界團體,對戴耀廷的謬論及時作出反駁和以正視聽的聲明,但眼見同樣作為教育團體的教協,無視戴作為一名大學法律教育工作者所發出謬論對教育界和社會所帶來的危害,反而發出聲明為其巧飾掩護,不禁令人震驚和為之憂慮。

反對派的觀點其實就是一個而已:戴只是行使言論自由,純粹作學術討論。但問題是:

第一,戴耀廷所參與的活動,根本不是正經八百的學術研討會,組織者是明火執仗宣揚和推動「台獨」的組織,參與者更包含世所公認的「疆獨」、「藏獨」、「蒙獨」和毫不掩飾自己「港獨」立場的所謂「本土派」。如果一位大學教授尤其是教法律的教授,去參加一個包括香港三合會社團、台灣幫會等黑社會江湖社團組織的會議,不會有人認為這是學術會議吧?這位參與的大學教授也不會認為自己真的在參與主題為「江湖幫會文化研究學術研討會」吧!

第二,戴耀廷及其辯護者們一直強調,他的言論觀點,只是建立在所謂的「假如中國現有體制崩潰」這個假設前提上,所以不是煽動國家分裂。我倒想問:如果上述在「江湖幫會研討會」上,一個香港的黑幫老大說「假如明晚警察沒有巡邏,所以我們可以趁機幹上一票大的。」然後接下來具體細緻地商討行動計劃,警方和法庭會接受這個「假如」作為辯護理由嗎?如果說這「假如」之話的恰恰是這位大學教授,恐怕警方和法庭只會把他看成幫會中出謀劃策的軍師,而不會把他當成「學者」吧。學者和教授可不是免死金牌啊。

第三,反對派總是喜歡在所謂「洗腦」與「言論自由」兩張牌中遊走。當特區政府和社會推動國民教育的時候,他們就污名為「洗腦」;當有人推動「港獨」和分裂國家時,他們就美其名曰「言論自由」。可見反對派不是真的關心言論自由,他們只是以此為幌子,肆意打壓一切維護國家統一、培養國民身份認同的教育,同時拚命為分裂國家的言行尋找見縫插針的機會和冠冕堂皇的理由。

作為教育工作者,維護國家統一,反對分裂國家行為,這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與操守。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國家分裂,只會帶來社會動亂不安、人民流離失所,甚至民族文明倒退!身為教育工作者,又怎能忍心看見這種局面出現?何況,戴耀廷不僅忍心,而且樂於看到這種局面,甚至從行為上與正在促成這個局面的「五獨」分子共謀之!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國家統一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絕對沒有「假如」!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