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華納荷索來回「煉獄」折返人間

2018-04-13
■華納荷索分享自己的電影人生。■華納荷索分享自己的電影人生。

德國電影大師華納荷索(Werner Herzog)被視為德國新浪潮的重要人物之一。荷索既拍紀錄片,又拍劇情片,題材涉獵豐富。早前,荷索應邀出席第四十二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帶同新作紀錄片《深入火心》。荷索除了出席大師班,還到香港大學與影迷見面,進行兩個小時的問答環節,短暫的香港之行,荷索談電影,談自我,談社會。

在2016年,荷索有兩部新作面世,其中一部便是今次電影節放映的《深入火心》(Into the Inferno)。在《深》中,他和早年結識的來自劍橋大學的火山學者Clive Oppenheimer到訪不同地區如印尼、朝鮮,深入當地火山,向觀眾呈現「煉獄」最真實的一面。

電影大師的瘋狂

電影有這樣一幕,令人印象深刻。話說荷索與Clive Oppenheimer的邂逅是源於當年索荷在南極拍攝《冰中漫行》(Encounter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遇上Clive Oppenheimer等一行的科學家,兩人惺惺相惜。在《深》中,Clive Oppenheimer向荷索剖白,他表示當時很擔心荷索會找來一條繩子,把他們吊到火山口。看畢這幕,全場觀眾大笑,也證明大師的瘋狂非浪得虛名。

拍《深》時,他沒做太出格的事,但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確是為做好一部電影,無所不用其極。在極艱難的情況下大船拉上山、把演員催眠等,旁人看似最荒誕的,他做過。他憶述起當年拍攝《陸上行舟》時,要把大船拖上山,有工程師因為害怕而離隊,而當年亦曾暫停拍攝十二天。以當年的技術,要把幾百噸大船移上山,看似天方夜譚,不過,荷索自信地說了句:「我知道怎樣做,也知道我可以做得到。」

給年輕人的忠告

荷索除了對電影荌g,原來他也愛讀詩,是個不折不扣的詩人。席間,有影迷向他提到唐詩,原來荷索也喜愛讀唐詩,他笑言唐詩對他的影響深遠。荷索不但會讀詩,也愛寫詩,詩在他的創作歷程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會透過讀詩、寫詩,與我的創作靈魂溝通,為我的每一次創作,奠下基礎。」他說。

當年無人想投資拍攝荷索的電影,因此他二十出頭便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自己打工賺錢拍電影,由電影「初哥」一路走來修煉成為大師,荷索又有什麼秘技傳授給年輕電影人呢?「You need to read(下省八個read)。」這是荷索的九字真言。「現在年輕人只愛看『臉書』 facebook,看Twitter,而我所認識的偉大的電影大師,他們都是愛閱讀之人。」這位沒有臉書賬戶,也不用手提電話的大師也勸告年輕人不要盡信互聯網,「如果想拍好電影,還是多讀點書吧!」他說。■文:朱慧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