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二十八風流人物 細訴香港報業發展史

2018-06-09
■(左起)黃仲鳴與梁天偉。■(左起)黃仲鳴與梁天偉。

有言時勢造英雄,把這句話套用在香港報業發展上,同樣適用。政局動盪、經濟衰退,每每造就一份新報紙的誕生,可見報業發展史與香港的歷史關係密不可分。有見現時香港新聞發展史未有詳細的梳理,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與該學系助理教授黃仲鳴一起合作,促成了《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數》)一書的出版。該書聚集了28位香港報業人士,由梁天偉進行訪談,再由黃仲鳴主編,由這些叱糷@時的「風流人物」論盡本地報業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發展史。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

談到出書的緣由,黃仲鳴及梁天偉自言都是新聞界出身,加入樹仁大學新傳系已有十多年光景,二人均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報業的發展史。該學系早前開辦關於香港新聞史的課程,遂開始邀請老一輩的報人訪談。兩人表示希望借各位報人,以口述歷史的方式憶述辦報的經歷,並藉此梳理香港的歷史。《數》一書的時間設定由1938年到1995年,橫跨接近一甲子。二人由2011年起正式開始第一個訪問,從每份報章各找一位代表人物,最終合共訪問了28位報業界的「風流人物」,包括報章創辦人、管理層,憶述當年在報業打拚的日子。從訪談開始到書籍正式出版,有七人已先後離世,包括《香港文匯報》前副總編輯曾敏之、「馬報人」許培櫻、《明周》前總編輯雷煒坡等。

回憶往昔歲月

28位報人,各自憶往事,既談自己所任職的報章,也談其他報章,透過眾人口述拼湊完整歷史。書中的第一篇訪談錄,便由筆名「晨鳥」的許培櫻開始。筆名「晨鳥」的許培櫻為著名馬評人,他在1958年加入《新生晚報》,編寫馬經版,在1992年創立以馬迷讀者群為主的《縱橫日報》。他在訪談錄中詳細談到自己成為馬迷、加入馬報、再到創辦馬報的經過。其中一宗轟動事件,便是晨鳥當年放棄眼前利益,以頭版公佈馬流感的消息。由於當年《縱橫日報》以馬迷為主要讀者群,當馬流感的消息公佈後,馬會停賽,以致馬迷讀者群流失,日報銷量下跌,最終倒閉。故憶起晨鳥,梁天偉及黃仲鳴均笑言「晨鳥都有新聞道德」。

此外,《經濟日報》社長麥華章在「天子門生 《香港文匯》起飛」一章中談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日子。麥華章在1973年加入《香港文匯報》,先後負責外交、港聞版。在訪談中,他便憶述了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時光,包括當年跟隨國家領導人外訪,華國鋒的拘謹、鄧小平的瀟灑、趙紫陽待人接物甚得體,依然記憶猶新。此外,他還憶述當年到柬埔寨當戰地記者的恐怖三星期,目睹過屍橫遍野的景象,對他而言是很大歷練。其後,麥華章出來辦《經濟日報》,故在本章節裡也談到當年向《信報》「挑機」的點滴。

談到本地財經報紙,除《經濟日報》外當然要數《信報》。今次黃仲鳴與梁天偉邀得鮮有接受訪問的駱友梅談當年與羅治平、丈夫林行止創立《信報》的經過。當年林行止本在《明報》工作,後來受羅治平邀請辦《信報》。林行止曾是查良鏞(金庸)的得力助手,因此坊間傳兩人有芥蒂。駱友梅在本章節中便開腔澄清沒有此事,但坦言彼此「少了一份密切」。此外,她亦談到《信報》如何在當年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堅守立場。

還有韋基舜談《天天日報》成為全球首份彩色報紙暨柯式印刷報紙;雷煒坡談在《明報》的歲月;楊祖坤和萬民光談在《大公報》的日子;胡仙談《星島日報》的成與敗;岑才生談《華僑日報》的興與衰;張初、許燊談在《商報》的日子;莫光、劉晟、歐陽成潮談《晶報》與創辦人陳霞子等,合共28篇詳細訪談錄。

小報橫行年代

28位報人的口述歷史,梳理了香港報業的發展史以及香港的歷史。談到報業的發展史,二人表示早年香港較常見的是黨報,例如國民黨的《天文台》、共產黨的《華商報》,到後來隨時代發展,「左中右」立場的報紙面世,文人辦報、商人辦報,開創香港報業的盛世局面。不過,二人亦特別提到當年小報的發展史,那時的小報普遍由文人主理,自上世紀30、40年代興起。「在30、40年代,小報十分流行。當年的小報五花八門, 多數是文人辦的。」二人憶述指原來當時要辦小報很容易,一個文人就可辦一張報紙。

「新聞可以自己寫,副刊的小說也可以自己寫,不需記者和編輯。 」黃仲鳴說。因此,當年香港報業便有個十分特殊的狀況──一雞死一雞鳴。梁天偉憶述,當年辦小報,只要能售出幾千份,就基本上可以回本。然而,因為小報沒有廣告,故每當銷情不理想時,主理人便會為報紙另起名字,再次「創刊」。「小報好難生存,只是食住一個時段的甜頭,沒東西看便『執笠』,另起名字再辦。」70年代起,小報慢慢式微,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有「以大報方式辦小報」的新報紙加入,才標誌茪p報時代正式結束。

雖然當年小報多如繁星,但能站穩陣腳的可說無幾,不過亦有例外。二人憶述在一眾小報中,在1959年出版的《明報》可說是特殊例子。「它是少數的由當年的小報,走到今天面向知識分子的大報。早期的《明報》都是小報,只由幾位成員組成。當年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完全是小報格局。但查先生有眼光、很自信,加上他又是文人,所以能將《明報》發展到知識分子的報紙。」

報業前景堪憂

當年,報業發展蓬勃,大報群雄割據,各領風騷;小報亦受普羅大眾支持,找到生存方式。然而,與眼前兩位業界資深人士談紙媒未來的發展,他們都對前景堪憂,梁天偉更斷言十年後紙媒將絕跡。智能手機的出現,改變了傳媒發展生態。可惜的是,放眼現時網絡新聞時代,內容農場「當道」,假新聞充斥,網絡新聞只求Hit Rate。面對此情此景,紙媒沒落,但網媒是否能有足夠力量長遠發展?究竟還能否一雞死一雞鳴?當年,無數報業精英在業界競折腰,來到今天,傳媒生態發展翻天覆地,若數風流人物,能否看今朝?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