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街工」裁員風波源於權鬥

2018-06-11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街工」勞工組三名職員譚亮英、王曉君和黎治甫遭「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解僱,梁早前表示在5月31日後停止向三人支薪。三人及後發動連串行動攻擊梁耀忠,日前更有多名執委及22名會員宣佈退黨,並且召開記者會炮轟梁「一人專政」云云,梁耀忠及後亦發動自身派系召開記者會,指責勞工組有意炒作事件,無理攻擊。兩派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次僱員風波根本不在於金錢,也不在於什麼「街工」財困,真正原因是少壯派要奪權,梁耀忠要「清黨」,爭的就是下屆立法會選舉出選權。

梁耀忠及其支持者將裁員定性為財困,當然是難以服眾,三人的總月薪不過5萬元,以「街工」作為一個頗有規模的政治組織,承辦大量政府資助的課程,怎可能連這筆錢都解決不了?就算真的有財困問題,也可以部分裁員,或節省其他開支,總之有不少方法解決,需要一下子將整個勞工組「消滅」嗎?顯然,財困只是藉口,真正目的是要借刀殺人,以財困為由趕走一班礙眼家伙。

這次被裁的勞工組三名成員,事後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來博取同情,但其實他們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不單是僱員,也是「街工」的少壯派成員,一直主張「街工」新一代接班,要求梁耀忠退位讓賢。但諷刺的是,他們三人的薪金一直由梁的議員薪津支付,梁認為自己聘用三人,結果反過來被他們「逼宮」,自然憤憤不平,早已希望解僱三人。於是當出現所謂財政問題時,便乘機要求解聘整個勞工組,既清除這班「眼中釘」,又可以乘機打遏一下少壯派的氣焰,更可以節省一些薪津以聘請專人負責其選戰,以準備他下屆由「超級區議會」轉回新界西參選,一舉三得,於是出現了這次裁員風波。

梁耀忠的「清黨」行動自然引起少壯派反彈,更意識到梁耀忠要借機打擊少壯派,所以立即還擊,勞工組三人從來都不是從解決事件的角度出發,而是從炒熱事件的角度出發,目的是要將梁耀忠「鬥垮鬥臭」,再加上一班激進派政黨政客的聲援,令梁耀忠成眾矢之的,現在一眾少壯派更乾脆退黨反面,「街工」分裂已成定局。

其實,近年不少反對派政黨都面對少壯派爭權的問題,其中民主黨表面順利交班,讓少壯派「乳鴿」上位,結果卻出現許智腄B林卓廷之流水平低劣的偏激政客,令民主黨醜聞不斷,連支持者都搖頭嘆息。部分如「街工」、民協依然由舊一輩掌權,卻引來少壯派接連不斷的挑戰和奪權,馮檢基上次補選被「屈機」,與黨內少壯派因不滿其「永續參選」而落井下石有關,逼得馮檢基近日揚言要退黨反制,現在「街工」又爆發裁員風波,並且將矛頭都指向梁耀忠,當中真的因為一個月5萬元的薪金開支嗎?

區區5萬元就要弄出這樣一場大風波嗎?當然不可能,真正原因還是少壯派要奪權,要梁耀忠下屆讓位,引起梁的反擊,最終引發這場風波,說穿了都是權力、議席惹的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