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特朗普稱歐盟為敵的啟示

2018-07-18

許楨

承前所論,筆者相信,美國總統特朗普掀起的環球貿易戰,不單單針對中國,亦並非僅僅茞援騥T易「出超」或「入超」,而是從根本上反映,自上世紀80、90年代之交,蘇聯及華沙集團土崩瓦解以降,「一超多強」的格局起了歷史性變化。進一步講,在這個環球政經、安全,乃至文化格局,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中,美國固然仍扮演首要角色,然而,隨蚍皕貜漲釆禲B俄國的絕地反擊,世界不僅不同於冷戰時代,也不同於後冷戰時代。

若以中國宏觀歷史脈絡為縱軸,1978年「改革開放」至今已達40載;若以更宏觀、放在世界史目光審視之,冷戰結束至今亦近30年。無論願意不願意,事實上,中國已走到世界舞台中央,與華府、布魯塞爾一起唱戲。這齣戲,都更奪目、更好看,主要在於世界已非紅、藍二分,亦不再是一霸獨大;再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客觀現實,也讓任何領域、任何形式、任何目標的競合,變得更複雜難測。

愚以為,在中短期,中國難免在特朗普的步步進逼中受壓。然而,試問有哪個國家,包括北約中主要為美國本土「擋子彈」(來自蘇俄的洲際導彈)的加拿大,如今誰能躲過「躺槍」的待遇?問題僅在於,有哪個經濟體,有足夠的抗壓能力,在抵禦特朗普的貿易戰之餘,得以轉危為機,為「後特朗普時代」的降臨,持盈保泰、後發先至?在特朗普貿易戰吹襲全球的大氣候下,誰能最早擺脫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建立「以我為主」的防衛圈、安全網,誰便能笑到最後。

本周國際外交發生的數件大事,可視為上述變化的表徵。特朗普將貿易戰矛頭瞄準柏林與北京,恐怕事出有因。首先,雖然中、德發展水平不同、經濟體量不同,然而,兩者分別在經濟、技術或營運等方面,已形成對美的領先優勢;其次,在地緣上講,中國幅員廣闊,連結「東北亞─北亞─中亞─南亞─東南亞」,幾乎等同南、北美洲之總面積。

德國的地緣優勢與中國亦不遑多讓,其面積、人口雖然不可與中國相提並論,卻連結「西歐─中歐─東歐」。有意思的是,德國以外,有眾多日耳曼民族國家,如瑞典、瑞士、奧地利、丹麥等,獨立意識較強,要麼不用歐元,要麼不入北約,甚至不是歐盟成員。然而,這些國家卻與德國有虓必`的文化淵源,形同柏林在歐盟、北約、歐元區以外的天然夥伴。

近日特朗普訪英,對脫歐方案指手畫腳,使文翠珊倍感尷尬,文翠珊閣員接二連三請辭,不僅動搖首相本人的聲望,而且削弱整個保守黨的威信與民眾信任度。英國若「硬脫歐」,可能加速令歐盟成為主權實體,敢與特朗普一決高下。中國可從中得到何樣啟迪與警醒?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