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走東走西:投票權 百年抗爭

2018-07-28

余綺平

今年是英國婦女奪得投票權一百周年紀念。百年前,爭取婦權的運動此起彼落,傷亡無數。傳統上溫馴的主婦曾經變成「暴徒」,到處縱火破壞。後來,她們不但取得投票權,還選出了歐洲第一位女性領導人--前首相戴卓爾夫人。今天,英國由第二位女首相文翠珊執政;而國際上由女性擔任總統或總理的,不再稀罕。

十九世紀初,英國人普遍沒有公民權概念,男性享投票權的僅佔總人口百分之十八。女性則乏善可陳,她們一切在家從父或出嫁從夫。第一位為女性爭權的是英國哲學家邊沁(Jeremy Bentham),他於一八一八年提出,婦女應該享有投票權。到了一八六七年,邊沁的學生、著名哲學家穆勒(John Stuart Mill)當上國會議員,他在國會提出修改議案--不論性別,都應該有權投票。

但穆勒的建議遭到大部分議員反對。他們認為,婦女的智力不及男性,因此社會活動範圍只限於家居;她們的體能無法為國出征,故此也不能和男性享同等權利。

事實上,當時的婦女亦不熱衷於政治。連致力於醫護改革的「護士之母」南丁格爾也說:「我從來沒有投票的想法。」在位的維多利亞女皇也認為:「婦女權利是極之瘋狂和愚蠢的。」

真正爭取婦權活動,到十九世紀末才出現。最初成立的婦女組織,大部分是為了爭取教育和就業機會,後來才逐漸提升到爭取婦女選舉權。

一八九七年有一班受過良好教育和中產階級的婦女,成立了第一個大型婦女組織NUWSS,誓言為婦女爭取社會和政治地位。她們強調,讓擁有財產和受過教育的女性,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一九零三年激進的婦女組織WSPU宣告成立,她們要求將婦女投票權擴大至工人階級。

漫長的婦女抗爭自此展開,無數的抗議活動此起彼落。一九零八年倫敦海德公園舉行的抗爭大會,出席婦女人數多達二十五萬人,震撼了整個愛德華時代的英國。

抗爭運動由最初的高呼口號、與警察對峙、出言侮辱......發展到後來的暴力行動。她們搗毀商店櫥窗、在郵箱縱火、燒毀圖書館和民居。時任首相阿斯奎斯因反對婦權,竟遭示威者用狗繩鞭打。一九一三年的打m賽馬日裡,一名示威者竟衝進跑道,撞向國王的寵馬而死。這些暴力行為雖然引起社會關注,但她們博取不到同情心,反招致了國人厭惡。

轉捩點來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男人上戰場,女人停止一切爭權活動,參與大後方支援工作。數字顯示,當時超過一百萬名婦女走出家門,進入工廠擔任工程師工作,甚至作出生產決策。

一九一八年二月六日,英國國會終於以三百八十五票對五十五票,絕大比數通過了修訂法案,准許三十歲以上,或屋主,或已婚,或大學畢業的女性,均有權投票。當時享此權利的婦女人數,達八百萬名。

後來婦女更爭取到被選舉權。百年裡,英國國會女議員逾四百五十名。這一場勝利,得來不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