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孫越打開另一扇門 從正教了解俄文化變遷

2018-06-30

《牧首寄語》中文版的發行,在譯者孫越看來是打開了華人從另一個角度去了解俄羅斯文化、歷史和社會變遷的大門。書中展現了原作者基里爾(Kirill)從自身和正教的角度去審視人生、世界、道德倫理的看法。孫越在接受香港文匯報的獨家訪問時指出,對正教的認知,是梳理和了解俄羅斯歷史文化的重要途徑和切入點,因為在某種意義上,它是俄羅斯民族文化極為重要的傳統淵源。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徐全

日前在香港舉行的《牧首寄語》中文版發行儀式,出席者不乏本港知名文化界人士,還有俄羅斯駐香港總領事館官員、俄羅斯東正教代表、香港俄羅斯人俱樂部以至本港學界人士等。

思想與文化重要淵源

《牧首寄語》的作者乃是全俄東正教大牧首基里爾,其人生和家庭的滄桑是俄羅斯歷史的寫照。該書中文版譯者孫越在接受香港文匯報獨家專訪時表示,理解俄國歷史和東正教(或稱正教)的關係,可以更多從思想史、文化藝術史甚至社會史的角度去考察。他說,正教比較持守早期基督教會的傳統,因而在理論上顯得更加保守,對任何現代意義的解讀都會採取較警惕甚至排斥的態度。這樣做的目的其實是為了確保自身在信理和哲學上的規範性、純潔性。而在今天的俄羅斯,東正教的道德更是國家治理中的規範。

正教對俄羅斯社會的歷史變遷,具有非常重大的影響。孫越直言,不了解正教的歷史,就不可能了解俄羅斯社會的發展歷程。他舉例,在16世紀俄羅斯正教著名的經典《治家格言》(⑸dbdghfd_),幾乎是當時整個俄國社會、甚至個人生活的信條,衣食住行可謂無所不包,而這一經典也成為了後來極為發達和繁榮的俄羅斯文學的重要因子。在孫越看來,雖然21世紀的俄羅斯在社會自由度方面已經超越了過往,但是正教傳統帶來的道德和倫理約束依舊存在。就社會家庭層面而言,家庭的意識、夫妻之間的忠誠義務、長晚輩之間的良性互動,都來自這樣的傳統。

對於俄羅斯整個國民性的塑造,也產生了很深刻的烙印。由於正教自身所具有的特色,俄國社會呈現出的是孤獨、封閉、保守的思想形態,這也成為千百年來俄羅斯文化的一種顯著特徵。從文學、音樂甚至如同套娃中的廚娘形象,也都有正教會非常濃厚的色彩。

懷疑完全化自由市場

西方工業革命過後,自由市場幾乎成為一種不可被質疑和顛覆的經濟理論和制度,也被視為是迄今為止最為完善和值得追求的經濟模式。當前,全球的經濟整體格局也是以市場自由化作為根基,但這一理論和模板在俄羅斯卻備受質疑。孫越認為,這某種程度上和正教傳統也有關聯。

孫越指出,正教對傳統的持守對於俄羅斯人在經濟思維層面的影響非常巨大。由正教的理論和哲學出發,俄國歷史發展中衍生出了農村的村社社會主義等具有共享色彩的經濟模式,而這種模式亦呼應了東正教中的互助精神。因此,孫越認為在如此的哲學和道德淵源下,大市場經濟模式很難在俄羅斯扎根,因為在不少持守傳統立場的俄羅斯人看來,大規模市場經濟破壞了傳統的農耕經濟,更破壞了帶有平等和互助色彩的財富分配模式。他以較為幽默的比喻解釋說:曾經有一種說法,每一個俄羅斯家庭都是一個農產品加工廠,大家會在自己家中種植葡萄、製作果醬等;但是,讓他們和其他家庭合作進行市場化運作,是做不到的,沒有這樣的文化傳統;如果有人靠自己的雙手掙錢致富了,獲得的可能也是劣評而非讚美。私有化或私有制,在俄羅斯是一種對自己土地或財產的保護,但在西方則更加被視為是一種經濟規則,這是二者非常重大的差別。

孫越也聯繫現實指出,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是被迫走入市場經濟的體制中,但其結果卻是產生了少數富裕的寡頭階層,成為對民眾利益的掠奪。孫越直指,這在不少俄羅斯人看來,是土匪資本主義和強盜資本主義;在俄語中,也有對應的單詞來形容這種帶有土匪和強盜性質的市場體制,可見人們對被迫進入市場經濟的憤怒和無奈。

不強調個人重群體性

正教文化對俄國社會的最根本影響,在孫越看來,乃是排斥個人或個體主義,而比較注重群體性。這是正教傳統的延伸。孫越說,俄羅斯在沙皇時代曾經爆發過西方派和斯拉夫派之間的論戰。斯拉夫主義就是以正教思想為核心,強調民族的傳統和保守精神,而且認為自身是世界文明的創造者。因此在這種思想的影響下,不少俄羅斯人特別是精英階層,對西方的文藝復興採取看輕的態度。這種思想延伸到國際關係中來,就成為俄國千百年來不斷征戰的一種理論支撐-征戰不是為了擴張,而是為了保護各民族的文化,輸出斯拉夫主義,拯救世界。

因此,孫越表示從思想史、文化史、社會變遷的角度去理解正教,才能真正了解俄羅斯千百年來走過的路。這對中國人而言其實非常重要,因為這是中國最大的鄰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