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大灣區可帶動香港人才提升

2018-11-29

楊志強 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 資深評論員

導致香港人才排名下跌的因素,包括產業結構單一,教育方向單一,生活成本高昂,特別是泛政治化的影響更大。但這些問題並非死結,因為粵港澳大灣區可以為香港培訓和吸納更多人才,帶動香港人才提升。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發表《2018年世界人才報告》,香港排名急跌6級,降至第18位,亞洲第一地位由新加坡取代。其中,「投資與發展人才」下跌最明顯,由去年的第24位下跌至31位,其餘「人才吸引力」、「人才準備程度」的排名均呈下降,情況令人擔憂。

香港有不少很好的大學,但把學生培養出來後,如何讓他們學以致用、人盡其才,是長期困擾香港創科發展的問題。目前香港產業結構單一,教育方向也單一,高昂的生活成本,有限的科技技術和產業載體等因素,限制了香港對人才的吸引力。

政治因素令本港人才排名下跌

除了上述問題之外,實際上對香港人才指數影響最大的,是政治因素。近年校園變得極端政治化,一些政治勢力和把持教育資源的人,打荂u學術和言論自由」的旗號,在校園裡向學生進行洗腦式政治煽動,包括灌輸「港獨」思想,鼓吹「違法達義」,挑動學生仇視、對抗社會和規範等等,把本來寧靜的校園搞得烏煙瘴氣,校園已安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嚴重影響大學的人才培養。

在社會上,泛政治化已成為香港發展經濟和吸引人才的嚴重瓶頸,香港的核心價值和競爭力正不斷遭到泛政治化的侵蝕。近年來多個國際機構的評比中,香港競爭力排名均有下降,在營商環境、政府效率、高等教育、人才排名方面的競爭力連年下降。一個社會的精力有限,如果只把焦點放在政治爭拗之上,怎會有空間、有資源和精力去推動經濟和創新?想認真做學術和創新的人才,怎會不對香港的泛政治化望而生畏?

但上述問題並非死結,因為粵港澳大灣區可以為香港培訓和吸納更多人才。首先,大灣區完全排除了泛政治化的干擾。作為當前中國最有發展潛力的經濟區域,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氣氛、產業活躍度和商業消費力,都居於幾大城市群前列,是城市群和灣區經濟發展的集中體現。在原有的產業基礎上,粵港澳大灣區未來應會進一步聚集全球先進製造業,推動新一代資訊技術、生物技術、高端裝備製造、新材料、文化創意等新興產業發展,打造有國際影響力的科技和產業創新中心,這將成為培訓和吸納各類人才的最大載體。同時,大灣區打造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將增強創新人才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大灣區可為香港培訓吸納人才

隨蚙W區內基礎設施、人才政策等軟硬環境的優化,越來越多的人才和資本集中到灣區尋求發展和增值,有望能夠為區域內的城市吸引到全球最頂尖的科研人才和最有經驗的科技創業家。對於香港來說,這些人才能夠優化香港的人才庫,也可以帶動香港人才的提升。

粵港澳大灣區的9個珠三角城市各具優勢,可以互補不足,共同創造重大發展機遇。相對美國加州大灣區工業結構主要集中在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以及資訊業等範疇,大灣區有廣泛領域的工業結構,除了高新科技行業外,仍有很多不同的傳統製造業。科技的應用可在不同層面推進,除了智慧城市、物聯網、環保節能等大方向外,促進大灣區內的科研及先進技術和現代專業服務與傳統工業相結合,是培訓和吸納多元化人才的發展方向。

一個具規模的經濟區發展,必須具備多項元素,包括人才、資源、空間及通訊等。大灣區創科發展可以幫助更多香港青年就業。青年人的起動成本較低,初創企業可於香港「知創空間」,將創新意念製作為設計原型,再透過生產力局深圳中心在大灣區尋找生產商,進行大量生產,同時也可向大灣區投資者展示創科產品,爭取業務合作和融資機會。香港的各所大學可以在大灣區設立分校,培訓各方面人才供區內企業所用。目前香港有50萬人移居內地,25萬名港人在內地工作,另有約1.5萬名香港學生在內地高等院校就讀。市場龐大的粵港澳大灣區,相信可以一圓香港青年創業和就業的夢想,同時為香港培訓吸納更多人才。

為了吸納外國的專業人才與內地及香港人員組成研究團隊,可以發展香港和深圳比鄰的兩個相連的團隊。外國的專業人才既可在香港較為國際化的環境生活,也可與大灣區城市在研究工作上保持緊密聯繫,這將有助推動大灣區未來發展,同時為香港吸納頂尖人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