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本地動漫遭遇瓶頸 不缺人才只缺錢

2019-05-29
■Spicy Banana Creations 作品《獅語》■Spicy Banana Creations 作品《獅語》

相信每一個人都曾經迷戀過動畫裡面的角色。動漫世界的天馬行空、打破地域界限,充滿了我們童年的生活,我們盯茷拊劗鉽邊笑,即使都是虛構的故事情節和人物角色,動漫裡面的情感卻偏偏能牽動我們某條神經。香港的動漫影迷大部分時間只聚焦於日本和歐美的電影,而忽略了香港本土動漫的製作。香港動畫這幾年由於故事風格、技術也絕對比以前好了很多,你懂得欣賞創作人的努力嗎?本地年輕的動漫師和遊戲設計師走到瓶頸,請聽他們的心聲,政府、企業、觀眾會用行動支持他們嗎?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儀雯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我們享受視覺和心靈上愉悅的背後,一部動畫電影,由籌備劇本、人物、場景和分鏡設計、光效和數碼化圖像、剪接和配音等,動漫師和幕後團隊往往需要花以年計的時間製作。大部分時間香港的動漫影迷只聚焦於日本和歐美的電影,而忽略了香港本土動漫的製作。日前太古城中心聯同MOVie MOVie Cityplaza舉辦了「動人動畫祭」,除了給觀眾帶來國外優秀的作品,同時亦放映本地「第六屆動畫支援計劃」得獎者的作品。Hayden、Step C. 、Tommy、Anna、Eric和Arnold都是這次動畫支援計劃裡面的得主,他們分別都是年輕的動漫師和遊戲設計師,入行超過五年,面對同樣商業環境,香港這個市場讓他們在謀生和理想之間掙扎多年。這次他們有幸得到計劃的資金資助以及導師給予製作的建議,利用工餘時間完成自己團隊的作品,贏得了行業內外的掌聲。這次他們不僅僅迎來作品曝光的時刻,還引起了觀眾對香港本地動畫的關注。

追求速食讓質量下降

「我覺得香港動畫這幾年由風格到故事,絕對比以前好了很多,技術也相對成熟,題材更多元化了,本地動畫的發展空間可以持續下去。」作為本屆支援計劃評審的Eddy認為香港的動畫師已經達到一定的水準,也能夠和日本、歐洲的作品相媲美,只是這個城市的環境和各種因素成為他們發展、創作的阻撓。

Hayden覺得香港不是沒有人才,而是環境、氛圍不是很好。

「完成任何事情都需要時間,但在香港,時間往往就是最迫切性的問題。香港有很多公司做到日本的質量,但需要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一件作品,導致質量無法趕上國外。他們總是覺得我們按個按鈕就會有製成品。」公司平時接的工作大多是來自商業機構,Hayden深切體會到香港的急速步伐,但與此同時他也希望能夠得到一份從外行人而來的了解和尊重。

港人不願意付錢看動畫片

「香港人不願意付錢進去戲院看動畫。」Eddy指出:「真人電影和動畫都有它們值得欣賞的地方。」動畫行業發展緩慢,不單是動畫師需要增值自己,觀眾也需要教育,因為觀眾會覺得動畫可以從網上觀看,不需要付費,但是Eddy卻不這樣認為。

Eddy舉了個例子,他有一些外語很好的朋友,每次看歐美動畫都要看粵語配音版。被問到原因,是因為他們覺得有了明星的配音,電影就加進了額外的價值,這種心態有礙觀眾真正欣賞動畫作品。

無論是在影視世界出現的,還是代表一個品牌的動畫人物,日本出現過很多風靡全港的動畫角色。「現在的香港不會這樣了,香港只會用幾十萬找來一個明星拍一張照片。」

Step C.憶述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時候,香港尚有一些人物角色能夠讓人勾起對一個品牌的聯想,例如我們看見獅子就想起匯豐銀行、戴眼鏡和帽子的男人想起渣打銀行、看見牛奶仔會想起維他朱古力奶等,它們對於一個品牌或者一個時代都極具代表性,但這個時代卻在香港漸漸結束,現在的人更願意去找明星來給一個產品或者品牌代言,因為明星的影響力遠超一個虛構的人物。

缺乏前瞻性和獨立思考

「香港缺乏一個能讓人記住一輩子的角色。」Eddy補充,除了香港人崇尚明星的心態較重以外,另外就是香港人沒有一個放得更遠的目光,就好像日本的牛奶妹、大象都是從上一個年代延續至今的。「香港的商業機構比較缺乏前瞻性,動畫發展能夠很長遠,但是首先要有人明白這個優勢,正正是我們要肩負這個責任。」Eddy相信,真人能做到的,動畫可以做得更好,更笑言:「起碼不會有緋聞。」

「沒有自己的想法,導致他們不會選擇有質量的電影去看。」Step C. 覺得香港人大多愛追求潮流,缺乏獨立思考,她開玩笑說:「要是吳彥祖說喜歡看我的影片的話,就會有很多人來看,因為連他都說喜歡,人們就覺得一定很棒。」

找不到自己本身品味的定位,這大多與香港的教育有關係。Step C.認為「跟風」是罪魁禍首,例如只要有一家學校開始動畫教學,其他學校就會開始開班,但明顯老師的程度還未到位,以致學生既沒有真正學會技巧,又失去對學習動畫的興趣,還會盲目跟茪j勢去走。

欠自信矮化自己的文化

導致主流文化以及獨立製作兩者之間的失衡,Eddy覺得是我們從小到大對美學的認識不足夠。「不是品味好不好,而是品味相對單一。從香港人的穿茈揮窵N能看出,八歲到八十歲的人都是穿同一個連鎖品牌的T-shirt。」這個現象拖累整個創意產業,欠缺帶動向前的力量。

從香港動漫的製作公司逐漸殺入國外的比賽和電影節開始,本地動漫的水準顯然不比日本和歐美遜色,甚至有些比其他國家做得更好。「我們某程度上矮化了自己的創作,不單止是在動畫,還有在文化上。」Eddy表示除了觀眾要開闊自己對本土作品的眼界,製作人對於自己身處的領域亦尚欠自信和肯定。

「有些做動畫的人,還沒有明白動畫真正的魅力。」在Eddy心目中,動畫有一種東西、有一種變化、有一種層次不是電影所能及的,例如不同的變形、場景的切換,甚至唐老鴨拿茷雂j桶水你也會覺得很合理,都只有動畫這種媒體才能做到。「製作人首先要懂得欣賞自己的行業,動畫的世界可以玩出很多的可能性。」

政府的資金沒有正確到位

要完成一個夢想除了需要熱情和堅持以外,在香港必會遇到最現實的問題,在一個成本高的城市要經營一個夢想先要找到一個謀生的方法。「在香港很難單純做創作,你先要懂得賺錢。等下了班或需要休息的時候才能開始創作。全職創作人比例是九比一。」平日製作商業作品為生的Tommy慨嘆兩者很難做到完全平衡。

「我們困在一個很難開始的階段,始終需要資金開始創作,雖然會考慮往香港以外的地方發展尋找資源或者投資者,但是又未必得到認同,而且香港製作成本也不低。」Eric對於創作的經濟來源擔憂,但是始終找不到一個最合適的出口。「香港在動畫行業的實力很足夠,欠缺資金,是因為投資者還沒有和這個行業接上軌道。」

「香港政府願意給錢,常說放了多少錢在創意工業上,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錢去了哪兒。」Step C. 覺得政府的資金沒有放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Eddy以新加坡和韓國為例,十年前他們的政府給予投放資源,而今天就真的看見作品的成果。「動畫製作期太長了,想要有電影級數的動畫出現,沒有兩三年真的很難實現。」因此Eddy覺得在沒有明星的前提下,也有人願意買票入場看,真的在於政府對動畫行業的態度和實際執行的措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