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大地 > 正文

大足石刻臥佛修復 難度超「千手觀音」

2019-06-28
此次大足石刻臥佛修復難度超過此前的「千手觀音」。圖為修復後的「千手觀音」石刻。香港文匯報記者孟冰 攝此次大足石刻臥佛修復難度超過此前的「千手觀音」。圖為修復後的「千手觀音」石刻。香港文匯報記者孟冰 攝

昨日,位於重慶的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長黎方銀表示,世界最大石刻半身臥佛像--全長31米的釋迦牟尼涅槃圖本月啟動整體修復,預計修復工作將耗時8年。這是繼「千手觀音」歷時8年修復完成後,大足石刻再次啟動的大型石雕修復工作。 ■香港文匯報記者 孟冰 重慶報道

中國石窟研究界素有「北敦煌、南大足」之說,大足石刻始建於初唐,至兩宋達到鼎盛,5萬餘尊石刻造像代表了公元9世紀至13世紀世界石窟藝術的最高水平。

「涅槃」是佛教全部修行所要達到的最高境界,寓意大徹大悟 ,堅定永琚C佛祖表情安詳,慧眼微閉,似睡非睡,怡然自若,毫無苦處,顯得慈悲寬懷,氣度非凡。其弟子躬身肅立,正在聆聽老師的最後一次說法。釋迦的胸前設有供壇、祭品和香爐。

露天環境致臥佛受損

黎方銀稱,800多年的歲月裡,大足石刻精美造像在時光的流逝中,不同程度地遭受了各種病害的侵蝕。而大足石刻的寶頂石刻景區擁有世界最大石刻半身臥佛像稱號的臥佛,因長期暴露在露天環境中,也出現了多種病害。

在修復工作開始前,大足石刻研究院聯合敦煌研究院、蘭州大學、中國地質大學(武漢)、中國人民大學等內地知名科研機構和高校,分別針對石刻賦存微環境影響因素評估,並對典型病害發育機理、水鹽綜合影響、保護材料與技術的實驗室與現場試驗等進行相關研究。歷時三年,當地目前已完成了項目前期勘察研究,編制完成了本體修復第一階段總體修繕方案,並報國家文物局獲得批准,已具備開工條件。

大足石刻研究院的文保專家說:「臥佛已經到了面臨崩塌式破壞的程度,同時,臥佛的面部也已經產生了大塊狀的剝落,我們已經對這些造像採取了臨時加固的辦法。」

從臥佛暴露的病害來看,水害問題最為嚴重,不僅侵蝕破壞石刻、滋生微生物,更是加劇風化的重要因素。西南地區氣候潮濕,在臥佛修復過程中,除了治理水害,還要克服風化石加固和石質彩繪加固的問題,它們成為了此項工程所面臨的三大難題。

「相較於千手觀音修復,臥佛因為處於室外,不確定因素更多,修繕難度也就更大。千手觀音修復主要解決視覺效果和安全問題;而臥佛修復則是原狀修復,保證歷史風貌。」

彩繪技藝成最大難點

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護工程中心主任陳卉麗說,在800多年的時間裡,造像因為受到風化等多種「病害」侵蝕,殘損和褪色是必然。如何對臥佛的彩繪進行補色將成為臥佛修復工作中的新課題。陳卉麗說:「我們現在看到臥佛身上的彩繪已經顯得灰濛濛的,色彩飽和度非常低。」

文保專家們將對臥佛殘留顏料進行分析,確定其所使用顏料是從哪種礦石中提取,而且還得確保這種礦物顏料的色彩可以保持較長的時間不變色。

陳卉麗表示,所有用於臥佛彩繪修復的礦物顏料,都將在實驗室內進行前期試驗後才會用於造像的修復工程。「就連礦物顏料的研磨程度不同,都會帶來色彩上的差異。因此,在修復工程中,如何讓修復所用的礦石顏料顏色與造像本身顏色一致,需要專家們的反覆研究。」陳卉麗說。

此外,因臥佛曾多次被修復過,且在這些修復過程中用到了水泥等不恰當的材料,因此,在此次對臥佛的修復工程中,不合適的材料都將被剔除。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