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江學海 > 正文

中文視野:公式只作故事本 個人感悟不可少

2019-07-05

文學科公開考試包括卷一文學創作(25%)和卷二文學賞析(60%)。對一般考生而言,文學賞析尚有複習範圍,但文學創作卻重在臨場發揮,考生需在兩小時內創作一篇作品,既要情節合理動人、主題明確深刻、結構鋪排有序,亦要做到文筆流麗,確非易事,如真有公式可作依循,的確能為考生減輕心理壓力。台灣作者許榮哲從編劇老師處學到的「說故事公式」(「目標阻礙努力結果意外轉折結局」),可以在極短時間內想好一個有完整情節,且具戲劇元素的故事。網上有不少評論均推崇「說故事公式」,認為有助構思,可以視作創作小說的藍本。但文學素來重視獨特性,按「公式」創作,是否可行﹖

參照考評局的教師會議簡報(下稱「簡報」)對考生表現的評說,寫成一篇完整的作品並不足以取得上品成績。按「簡報」所言,判斷文章高下,除「扣題」和「運用恰當文學技巧」,亦可考慮「內容取材是否獨特、立意是否深刻」、「所抒之情是否具感染力」。

綜觀過去考生表現,大部分考生在有限時間內創作的作品字數都不超過二千字,且多以散文或小說為體。按作家鍾玲的說法,在二千五百字以內的小說都可以稱之為極短篇,因為超過二千五百字就有鋪陳的餘地。鍾女士所說的鋪陳,是指較為詳盡的描述,「寫一個人物,他的服飾、表情、動作和內心思緒都可以細寫」。但既然不能細寫,那該如何在有限字數(及創作時間)內脫穎而出,吸引讀者眼球﹖鍾玲就曾在其作品後記中分享了「極短篇小說的五種面貌」,嘗試為讀者介紹極短篇小說創作的「小小橫切面」。這幾種面貌分別是結尾的大逆轉、觀點決定內容、時光說的故事,心理層次的呈現,以及由現實進入夢幻。

若說許榮哲的創作小說方法是「公式」,那鍾玲的幾種極短篇小說面貌,或許可視之為「調味劑」,為平凡的故事加添能使人眼前一亮的元素。鍾女士的其中一個觀點極具意思,她認為寫極短篇並不需要把所有的小說要素都放進去,更重要的是要寫出令讀者有所感受的內容,「令讀者幽默地會心一笑,令讀者驚歎,或令讀者領悟到一點人生的道理。」這正是不少考生不足之處-作品主題過於「概念化」,人云亦云,缺乏個人真情實感,因而亦難以觸動讀者心靈。故所謂「公式」或許能有助建構故事框架,但若要更上層樓,則個人識見與感悟更顯重要。

■ 謝芷艿 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講師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