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學語習文】陽關折柳 送別友人

2019-10-09
■陽關在古時是中原和西域的分界。 資料圖片■陽關在古時是中原和西域的分界。 資料圖片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這是唐代詩人王維的《渭城曲.送元二使安西》。初次接觸這首詩是在初中的音樂課,那時有一首歌叫《陽關三疊》,歌詞和《渭城曲》一樣。

渭城在唐代首都長安的西北方,渭河北岸,即舊時秦朝首都咸陽故地。「安西」是唐代在西域設立的安西都護府,治所在龜Z,即現今的新疆庫車。漢唐時期,中原人去西域,如果以長安為起點,經過河西四郡: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從北走可出玉門關,從南走則出陽關。所以一出這兩個關口,便算是離開了中原,到了異域。

要離開長安出使西域,往往在渭城送別。這一天,剛下了一陣小雨,洗淨了空氣中的微塵,一片清新亮麗。送別的旅館周圍種滿了青綠的、剛給細雨洗刷過的柳樹。「柳」、「留」近音,古人往往以柳樹表達對遠行親友的不捨之情。聚會或者已近尾聲,友人終要離開。王維盡最後一點殷勤,勸元二喝了臨別前的最後一杯酒。因為出了陽關便是西域,再沒有故舊好友可以一同??飲了。

早已忘了《陽關三疊》怎樣唱,但陽關的域外想像卻一直留在心裡。暑假時帶了學生來到陽關故址。這??黃沙片片,陽光猛烈。偶然會在沙堆中看到一點草叢,好一派大漠風光。就在小路的旁邊有一塊大石頭,可能是景區的擺設吧,上面刻茪@首久已遺忘的詩: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又是一首唐詩,王翰的《涼州詞》。

涼州就是河西四郡中的武威。這首詩的豪邁正合大漠的浩瀚與滄桑。古往今來的帝王不都是為了自己的豐功偉業而勞役百姓嗎?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俱名留青史,何其威風!但那些為他們連連征戰的士兵,只留白骨在荒漠之中,連名字也沒有人記得。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歷代無數的征戰造就了多少英雄豪傑?又葬送了多少無辜生命?所以「人生得意須盡歡」,「今朝有酒今朝醉」。兵士們,難得有西域的夜光杯和葡萄美酒,應該盡興吧。自古以來,有多少征戰的兵士能全身回家?不如就在這沙場上痛飲一回,醉臥同歡吧。又有人騎在馬上彈奏琵琶助興,使軍營充滿熱鬧氣氛。胡人的風俗告訴大家,盡情享受這一域外的豪情吧。

抬頭一望,在大石頭的遠處是一高高的山坡,山坡上有一座古代遺留下來的烽火台。「烽火戲諸侯」--歷史課上總會講一回。這種古代的通訊系統,是國防的配套,與戰爭從來是分不開的。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

行人刁斗風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雲萬里無城郭,雨雪紛紛連大漠。

胡雁哀鳴夜夜飛,胡兒眼淚雙雙落。

聞道玉門猶被遮,應將性命逐輕車。

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

這是另一位唐朝詩人李頎的《古從軍行》。

統治者當然可以呼風喚雨,籌謀比劃,指揮若定。但歷史的探射燈從來不會照向被使喚、被謀劃、被指揮的前線士兵。在別人豐功偉績的背後,他們是怎樣過日子的呢?李頎向大家娓娓道來。白天要登上高高的山上看看烽火台,了解有沒有敵人入侵的警報,黃昏就到河畔牧養戰馬。在沙漠上行軍,身上要背茈峊H敲更與煮飯的「刁斗」等軍用品。一旦颳起風沙,那就更不好受了。在這野雲萬里、黃沙片片、渺無人煙的荒漠上,下起了雨雪,天空中傳來胡雁的哀鳴,連土生土長的胡兒也流淚,對這些離鄉背井,任人驅使,九死一生的兵士更是情何以堪。

現實是無情的,任你是皇家公主,也只是政治上的交易品,只能抱茷晛銵A彈茧琶和番去。又好像那發生在漢武帝時代的一次戰役。皇帝因不滿將士的戰績,竟然關了玉門關,將士們無家可歸,只能把性命交托給帶領的輕車將軍了。

皇帝發動戰爭,得到的是他的榮譽,將士們付出的卻是他們的生命--「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也不必多說明了。

我走到豎立「陽關故址」石碑的山坡上,遠望前方一片廣漠,左邊不遠處有一片樹林。據說,這就是有名的古董灘。不要看小這片荒漠,它曾經是繁榮的陽關城,只是歲月滄桑,古城已毀,留下的遺物,可在沙堆中隨便拾到。我想像那些年「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的場景,但我們這些純粹來旅遊的閒人,又怎能體會那種艱苦的軍旅生活呢?■陳仁啟 作者介紹︰任教中學中文科超過20年。香港大學教育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