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此山中】從新晚報到Wine Now

2019-12-20

鄧達智

劉致新上任新晚報副刊主任之前,筆者已效筆信報財經及明報周刊,經歷每周一篇,從英文落筆寫草稿,再翻譯成中文,到捧茪津中英對照字典寫稿的艱苦歷程。

新晚報當時的副刊專欄取名「小雨集」,用了「雷聲大」作筆名,特別要求:一相一稿;以寫明信片模式落筆。

那是一段相當歡愉的歲月,求美觀視角的時裝設計頗感性,計算文字的筆耕是興趣也是情緒理性梳理,相互配合互調火花。住在中環背後山腰,距居住己連拿利道劉致新擲石之遙,常約茶敘的威靈頓街當年人氣旺盛,別名「蛇竇」的茶餐廳,平常無事也常探望,流連在灣仔軒尼斯道大公報大廈4樓、新晚報報館;黐飲黐食之餘,得聽眾多前輩口述歷史人物花絮,獲生活趣味掌故良多,楊大姐莉君便是其中比較親近的長輩之一。

楊大姐當時住在大公報大廈背面的報館宿舍,大閘蟹時節由識飲識食劉致新安排好酒靚蟹糯米飯,以及其他報館記者編輯同事一起歡快餐敘。

1997年香港回歸,想不到各式人、事、物也大幅度調整,筆者已停止在新晚報撰稿,未幾,在晚報漸失巿場的現實之下停刊。楊大姐已退休一段時間,雖亦相約茶敘或相伴觀賞舞蹈及藝術演出,聚首的時間愈來愈少。1997年之後住在歐洲的時間增多,公元2000年爾後,更出於偶然工作核心移往內地,以廣州為主,深圳、杭州、北京、上海亦非常密切,留港的時間只餘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無奈冷待了好些老朋友,包括楊大姐,再下來便聽到楊大姐離世的消息,一位曾經親切交往的長者就此從生活中消離散。

離開新晚報後,劉致新亦曾服務經濟日報,此其時,筆者已在經濟撰文多年,事實我們一直保持緊密聯繫,常與一夥不同專業的好友聚會。致新素來對葡萄酒有特別偏愛及研究,下定決心,推出以中文為主的葡萄酒月刊,命名《 酒經 Winenow 》(見圖);筆者為了老友記,自首期至今從未間斷撰旅遊稿,由致新取名Tatchi Roaming。

當年致新跟我們說:酒經能夠生存,便會一直做下去,不然,便當作給自己買個12個月壽命的玩具。20多年過去,Winenow這個玩具仍然強壯健存,Chison Lau這個金漆招牌在海內外建立起華人世界裡的首席葡萄酒達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