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演藝界近月情況

2019-12-20

小蝶

香港過去半年因為政局關係,不少行業都呈現不景氣的現象。地方一旦動盪,市民都不敢外出,害怕自己成為城門失火下被殃及的池魚。大家下班後立即趕回家中,零售業和飲食業的生意首當其衝,因為市民都不出外消費了。

港鐵提早打烊也是令市民難以外出的因素。我是永遠以乘搭港鐵為首選的人,沒有港鐵站的地方我很少去。港鐵早了休息,我也有「行不得也哥哥」之感。我相信很多市民也跟我一樣,因此而呆在家中。

還有,長遠一點來看,很多市民都擔心前景,不敢隨意花錢。手一緊,消費意慾自然大減。商戶的營業額立竿見影,頓時比往年大幅下跌。據說不少商店和食肆都因多月來虧本而被迫結業,難怪各行各業都形容這是經濟的寒冬、冰河時期、大蕭條等。

演藝界也不例外。陳奕迅取消二十五場的演唱會正是最好的例子。在香港體育館舉行二十五場的演唱會,當中所牽涉的人力、物力、時間非少。我相信當主辦機構和有份參與此演唱會的人員在知悉所有門票沽清後,都應該非常雀躍。可是,他們一定無法預計得到到頭來卻要一一退票。如果原因是如劉德華演唱會被取消一樣,是演唱會靈魂人物在演唱時因病而被迫取消演出,對於對歌迷和觀眾負責任的歌手來說,那是他們的必然選擇。可是,陳奕迅的演唱會在決定取消時,距離其演唱會舉行時間起碼有兩個多月。只是因為無人能夠看清兩三個月後的局勢,只好忍痛先行取消所有表演場數。眼巴巴看茪G十五場的收入原數奉還給觀眾,再加上要支付無數之前所花費的支出,我真的不能想像演唱會負責人在決定取消演出時的心情如何。

舞台表演的情況也是一樣。我不時瀏覽康樂文化事務署的網站,從未見過在網站上貼上那麼多團體取消演出的通知。這些取消演出的表演團體以來自外國的為多。他們處身局外,更加參透不了香港的情況,自然以團員的安全為主,取消或延期來港演出了。

本地的藝術團體亦面對同樣的抉擇。兩個月前,我已經聽到有專演兒童劇的劇團被迫取消聖誕至新曆新年的演出。聖誕節是兒童劇的黃金檔期,一星期內等閒也有數個兒童劇上演。雖然該劇團在聖誕節前已經銷售了九成門票,到演出時肯定賣個滿堂紅;可是,還是忍痛宣佈取消演出和退票。因為他們知道若然到了演出時期情況還是不妙,一定要取消的話,他們將會賠上更多金錢。所以,他們只好壯士斷臂。不過,除非有人肯承接他們的檔期,否則他們應該仍要支付本來預留劇院的場租吧?

有些劇團不想退票虧大本,便將周末和星期天晚上的場次改為早上演出。即使不是所有觀眾都能改到早上看演出,起碼也不需要完全退票。我看了一場演出,入座率不高。表演者在謝幕時表示他們本來的票房甚佳,卻因更改了演出時間而令不少觀眾選擇退票。我也有朋友在排練了好一段日子之後,劇團宣佈延期演出,當演員的只能徒嘆奈何。而我當觀眾的,因為劇團更改演出時間,也失了看戲的預算,有些想看的戲也沒得看。一晚,由於港鐵已關,我在看戲後只得乘巴士返家,卻因不知道巴士站在哪兒而滿街尋找,好不狼狽。那時已經十一時多,街上盡是輪候巴士的隊伍,真是前所未見。

真懷念以往看劇的日子。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