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蝴蝶歌進校園 瑤族rap後繼有人

2019-12-31
■蝴蝶歌非遺傳承人歐玉梅、李滿鳳今年三月三節慶在新加坡演出。 受訪者供圖■蝴蝶歌非遺傳承人歐玉梅、李滿鳳今年三月三節慶在新加坡演出。 受訪者供圖

瑤歌傳承人搭檔四十載 堅守教出逾二百對徒弟

「剛才錄下了嗎?刪掉吧,還是刪掉吧!」剛剛和老搭檔李滿鳳唱了一段蝴蝶歌短歌的歐玉梅對剛才的表現很不滿意。稍事休整,歐玉梅和李滿鳳再次唱了一段蝴蝶歌的長歌《流水歡歌迎客來》:臘竹結蕊燈結綵,百花爭春朵朵開;疊疊青山對笑臉,流水歡歌迎客來......一人唱高聲部,一人唱低聲部,優美的和聲旋律沁人心脾,尤其是一口氣毫不停頓地唱出八九十字而未見絲毫停滯梗澀,令人震撼。 ■記者 朱曉峰 廣西報道

走進廣西賀州市富川瑤族自治縣瑤寨,時常能聽到蝴蝶歌,它是瑤民勞作之餘,在感受大自然的美妙中抒發情感之作,具有即興創作、出口成章、一唱群和的民族藝術韻味。為傳承蝴蝶歌,當地積極推進蝴蝶歌走進校園。在當地很多學校,跳「長鼓舞」(富川縣另一項國家級非遺)和唱蝴蝶歌,已經成為學齡兒童課間活動的主要內容。

「算是勉強合格了,自從三月三去新加坡演出歸來後,我們已經幾個月沒能在一起練歌了。」歐玉梅說。同為54歲的歐玉梅、李滿鳳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蝴蝶歌的傳承人,她們從七八歲開始作為一對搭檔學唱蝴蝶歌,至今已近40年。

方言演唱 融入生產生活

在富川,客人來了唱迎客歌,客人進村時唱攔路酒歌,喝酒時唱敬酒歌,喝油茶時唱敬茶歌,客人走了唱別客歌。歌聲已經代替了語言,成為瑤族表達情感的最好形式,蝴蝶歌用一種叫做「梧州土白話」的方言土語演唱,內容涉及記事、傳情、祭祖、述史等瑤族人民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面。

富川縣文化館副館長林振玉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蝴蝶歌靈動而秀美,「蝴的蝶」、「蝶的蝶」、「黃的蜂」、「留的西」、「啦的咧」這些襯詞頻繁出現,使歌曲熱烈活潑,曲調富有彈性,給人以活躍歡快、熱情奔放之感。

口耳相傳、歌書記錄、世代相襲、民間傳授是多年來瑤族蝴蝶歌的主要傳承形式,瑤胞自幼學歌,有茖}好傳承民歌的傳統,儘管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衰微,但當地通過免費辦培訓班、進校園等方式,讓蝴蝶歌的傳承逐漸走出困境。

辦培訓班 雷打不動教歌

富川縣文化館是一棟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小樓,當地政府在辦公條件十分緊張的條件下仍然擠出一塊固定場所和經費,長年為蝴蝶歌愛好者舉辦免費的蝴蝶歌培訓班。數十年來,歐玉梅和李滿鳳除了代表中國民歌出國演出或應邀參加政府節慶活動,從未參與過任何商業演出,她們在勞作之餘,最快樂的事情就是在縣文化館與學校教授愛好者和孩子們唱蝴蝶歌。「我八歲開始跟荇v傅學唱蝴蝶歌,這些年來只要一有機會就去參加少數民族演出,每周四雷打不動的就是去縣文化館教唱蝴蝶歌。」李滿鳳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至今她們已經教出了200多對能獨立完整演唱蝴蝶歌的徒弟,還有學生考上了廣西藝術學院。

「學會蝴蝶歌沒那麼容易,甚至可以說很難,」林振玉說,徒弟找師傅不易,師傅招一個有天賦的徒弟更難,學唱蝴蝶歌需要特殊的語言環境和興趣愛好,最難的則是堅守,沒有一群又一群蝴蝶歌老歌手的堅持不懈的傳唱,蝴蝶歌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唱進校園 傳承瑤族文化

為傳承蝴蝶歌,當地政府更積極推進蝴蝶歌走進校園。除了在文化館教唱,林振玉和李滿鳳經常去當地中小學校給孩子們上蝴蝶歌音樂課和組織以蝴蝶歌傳唱為主題的課外活動,通過這些校園活動,把蝴蝶歌帶進校園,讓學生們對瑤族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以此喚醒新一代年輕人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自覺意識。

林振玉說,從小學甚至幼兒園開始,培養蝴蝶歌種子歌手,是蝴蝶歌文化能夠持續傳承的關鍵,通過舉辦周期性的校園蝴蝶歌大賽等各種校園音樂活動,將民族傳統音樂融入學生的生活世界。在富川二小和蓮山鎮初中各開了一個蝴蝶歌傳承班,資深老歌手們輪流來給學生們上課。

11歲的瑤族少年盤季昀是富川二小五班的學生,從二年級開始,他就是學校蝴蝶歌合唱團的團員。他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每個學生都發了一本蝴蝶歌音樂課本,除了每周有老歌手來給他們上音樂課,每天上午大課間的20多分鐘,全校學生都會一起來唱蝴蝶歌,其中音準音色比較好的學生就會吸收進合唱團。現在,盤季昀能夠完整地唱兩個曲牌,而且可以一口氣不停頓不換氣地連唱50多個字,差不多是一段歌的四分之一。

「以後上了中學、大學,還會繼續唱蝴蝶歌。」盤季昀說,他很喜歡唱蝴蝶歌,可能是因為媽媽的原因,聽媽媽說在懷茈L的時候,一有空就會唱蝴蝶歌。用他媽媽的話說就是「可能是胎教的原因吧,孩子現在一唱起蝴蝶歌,真的是眼睛會放光的那種樣子」。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