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用笑聲為《風流寡婦》喝彩

2020-02-01
■安娜與丹尼路高歌。■安娜與丹尼路高歌。

-恍如甜品般的歌劇製作

「非凡美樂」的三幕喜歌劇《風流寡婦》(Merry Widow)是近期香港歌劇舞台上最矚目的製作,這亦是過去半年來,能於苦澀有如悲情城市般的香港時局下,為觀眾帶來像甜品般歡愉感覺的舞台製作。 文:周凡夫 圖片由非凡美樂提供

這個製作的成功,前提當是奧地利匈牙利作曲家法蘭茲.雷哈爾(Franz Leher ,1870-1948),與腳本作家多里安(V.Leon 1)與斯坦(L.Stein)三人攜手的創作,這齣輕歌劇能歷演百年不衰,還多次攝製成電影,當在於雷哈爾的音樂,每一幕都令人陶醉,富有靈氣,至今仍極具原創性。但其出色之處更在於和一般輕歌劇只求音樂美妙,大多情節荒誕無稽,只求一笑,並不一樣;兩位劇作家的故事取材於法國歌劇,以巴黎為背景,第二幕展現女主角、擁有巨大財富的安娜.葛拉華利(A.Glawari)的巴爾幹半島小國龐特維多(Pontevedro)的異國風情、民族色彩,對照前後兩幕的不同場景,形成鮮明對比,並帶出金錢與愛情關係的永琤D題。而情節的發展、人物心理的變化,合乎情理外,更是細膩幽默、血肉均備。在情節設計上,從第一幕男主角丹尼路(Danilo)誓言不會對安娜說一句「我愛你」,到第三幕終場前兩人終成眷屬,乃是直到落幕前最後一句對白才峰迴路轉塵埃落定!

台前幕後紅花綠葉

對此一堪稱完美的輕歌劇作品,作為非凡美樂的主腦,被稱為「香港歌劇之父」的盧景文,早已成竹在胸。台前幕後的班底陣容配搭,就首晚表現所見,歌唱演員陣容基本上是年來採用的方法,主要角色邀來歐美富有經驗的歌唱家飾演,其他角色,包括幕後的製作人員,則多是香港演藝學院培養出來的人才。這種配搭方式,多年來亦為香港歌劇界逐漸培養出能獨當一面的新一代歌劇演員,這次在首演之夜擔綱演出安娜寡婦的女高音嘉露蓮.樂拉(C. Worra),和飾演她舊情人丹尼路的男高音特洛塞爾(R.Troxell),都來自美國,外形聲線都與劇中人物形象貼切,歌聲感情飽滿成熟動聽。與之相對照的另一對,特使札塔男爵的年輕妻子華倫倩(Valencienne),演唱的女高音帕奇卡諾(M. Pachecano)同樣來自美國,追求她的法國貴族青年卡繆(Camille)則由波蘭男高音布舍夫斯基(P. Buszewski)飾演。兩人富有青春活力的外形,和明快亮麗的歌聲,正好與安娜和丹尼路一對相輝映,安娜和丹尼路各自出場時的獨唱曲,已有壓場驚喜,兩人膾炙人口的愛情二重唱的圓舞曲主題,更讓人迷醉。在各人改以民族服裝出場的第二幕中,安娜的名曲《菲麗雅之歌》,華倫倩的《肯肯舞曲》,卡繆的情歌《浪漫曲》,都能唱出醉人的芬香韻味。

在這四朵紅花映照下,香港多片綠葉,都顯出應有的顏色。包括演唱札塔男爵的男中音杜洛沙(J. Droscha),還有男中音錢深銘、馮日曦、張健華,男高音顏家樂,女高音譚樂軒、李巧臨、曾麗婷等,都演出了輕歌劇所要求的靈巧歡快。

五項特色增可觀性

這個《風流寡婦》的製作有幾個特色,一是演唱與對白都改用英語,對白中還加入了一些「香港色彩」,英文翻譯與改編看來應是盧景文手筆(場刊中沒有註出),這對大多不熟悉德文原文的香港歌唱家來說是「減壓」的設計。二是王梓駿的三幕佈景,有如是一個主景的變奏,既統一又各有特性。三是張浩然的服裝設計,結合三幕三個不同場景,第二幕安娜府邸之花園舞會,各人的龐特維多民族服裝五彩繽紛,和前後兩幕以黑白為主的服裝,構成鮮明對照;至於安娜首幕白色晚裝,第三幕鮮紅色,正好對照出她的心境變化。 四是三幕都配合有連場舞蹈,特別是第三幕在巴黎美仙歌舞夜總會,安排肯肯踢腿舞是自然不過之事;不僅如此,更神來之「舞」是第三幕安插了一首雷哈爾早期的名曲《金與銀圓舞曲》,現任香港芭蕾舞團駐團編舞家胡頌威編出五對男女以之作配樂所跳的芭蕾舞,以群舞及雙人舞(魏巍與劉昱瑤)穿插,充滿歡愉美感,增色不少。五是加了舞蹈分量外,第三幕還將雷哈爾後期歌劇《朱迪》(Giuditta)中的優美詠嘆調《紅唇熱吻》加入,改編作為卡繆與華倫倩的「告別二重唱」,使情節更合理外,更添戲劇性浪漫,是神來之「歌」。

由於既增「舞」、又增「歌」,三幕的演出時間連同兩次間場休息,便長近兩小時三十分鐘了。

意外奇跡有驚無險

這部輕歌劇一如非凡美樂不少歌劇製作一樣,仍安排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當晚音樂廳的舞台採用「鏡框式」,佈景並沒有運用舞台上的合唱席空間,但三幕都有四五十人的歌舞大場面,亦沒有過於擠擁的壓迫感,這是意外;由同樣是在香港演藝學院出身、現已在國際樂壇上越來越活躍的廖國敏帶領下擔任伴奏演出的「香港名家樂友」,編制雖僅約四十人,在音樂廳臨時拆去幾排座位的樂池中,亦顯得頗為擁擠,右邊的豎琴和左邊的低音提琴都要挪高安置在舞台兩側,不過,奏出來的聲音卻無絲毫擁擠感,仍是結合荓☆`發展的愉悅歡樂之音,這同是意外。

百多年前這齣輕歌劇的誕生,大受歡迎,卻是有點兒奇跡。那還是男性主導的世界(特別是在音樂圈中),這個戲卻是自始至終由身為寡婦的安娜主導蚞蒤茯G事的變化,那可是和「現實」有點距離之事。然而當年(1905年12月30日)在維也納首演後,便連演483場才暫時落幕,這豈不是奇跡呢?

同樣地,這次製作演出四場,最後一場是下午三時,當天下午五時多後,香港大會堂便因示威活動要關門,幸好當晚已沒有安排演出,實在有驚無險。 《風流寡婦》在香港此一特定的歷史時刻上演,除了能為香港人苦澀無奈的生活帶來安撫情緒的作用外,這個製作背後的訊息,愛情與金錢的關係,在任何時候都是值得思考的課題,這亦當是這部輕歌劇能歷演不衰的其中一個原因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