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獨家報道】離鄂港人:人生最長回家路

2020-03-04
■ 湖北、湖南交界處需量度體溫。 受訪者供圖■ 湖北、湖南交界處需量度體溫。 受訪者供圖

趕返工不等包機 32小時跨1200公里

一場新冠肺炎疫潮,令滯留湖北的港人苦覓歸家之路。滯留湖北黃石市的港人曹先生因要回港上班,無法久候香港特區政府安排包機的行程,因此靠自己「走出」湖北。雖然他和妻女無任何病徵,但苦無返港途徑,直至上月他與讀中學的女兒向所住社區取得離城許可,並搭上友人南下深圳復工的順風車,經32小時日夜兼程,跨越三省1,200公里路途,一路經過無數個檢疫站重重檢疫終於回到香港檢疫中心,隔離14天後,今日深夜完成隔離後將重獲自由。走過人生最漫長歸家路的曹先生表示,只要能回家,千辛萬苦也值得,也理解為了所有港人健康,返港須再接受隔離,只是不知仍滯留湖北的妻子何時才能回家......■香港文匯報記者 蕭景源

任職建造業項目經理的曹先生,一家三口1月21日(年廿七)前往湖北黃石市探望病重的外父,原計劃2月3日起程返港,詎料距黃石百多公里的武漢爆發新冠肺炎,並蔓延開去,黃石也隨之被「封城」。「怎麼也沒想過疫情會這麼嚴重。」曹先生向香港文匯報記者憶述他一波三折的「抗疫之路」。

鬱悶:小區由限出到禁出

曹先生說,1月23日看新聞得知武漢要「封城」,消息雖突然,但心想武漢畢竟離黃石超過120公里,故初時沒特別緊張,詎料翌日黃石亦宣佈「封城」,所有內外交通中斷,再隔兩天所住小區也實施封閉式管理。大街小巷的店舖全部關門,整條街空無一人,居民若要出區出城,都必須申請通行證,每家每天只能一人外出購買東西,進出每一處地方都必須量體溫,若沒戴口罩會被及時提醒,去街市只能在封鎖線外「落柯打」;其後連出小區購物亦禁止,只能網購食物送到小區的檢疫站口,再過去提取貨物回家。曹先生開始感到事態嚴重,擔心回港無期,因為自己要上班,女兒要上學,一方面心急如焚,一方面對生活被約束感到鬱悶。

自救:覓得順風車准離城

後來見到疫情似乎愈趨嚴重,曹先生和妻子更加想返港,遂在網上找來香港特區政府駐武漢經貿辦事處的電話號碼致電求助,但電話一直沒人接聽,直到後來在朋友幫助下,獲得駐武漢辦職員的聯絡辦法,在登記個人資料後曾多次查詢包機情況,「對方一直叫我們耐心等候安排,這樣一等超過半個月,仍沒返港具體時間表。」

曹先生說,求人不如求己。他一直找機會循合法途徑走出湖北,上月18日終露曙光:他得知朋友因為需返深圳復工,並獲批准兩輛私家車離開黃石,馬上致電要求隨行,並向社區防疫部門申請離城許可,證明家人的健康狀況良好。但另一難題又出現,因順風車只餘兩個座位,夫婦認為女兒趕茪W學(當時還不知道學校會延遲開課),所以惟有父女同行,無奈留下妻子等候包機。

檢疫:量體溫七次車消毒

父女上月19日下午2時出發,經過小區和市內3個檢疫關卡,然後駛上高速公路,另外車輛在進入湖南省、廣東省和深圳市時,沿途共有3個大型的檢疫站,對所有經過的人車身份和通行證進行核查,其間每人必須接受體溫檢測外,全車亦需進行消毒才放行,結果本來只需約15小時的車程,最終花了22小時,直至上月20日中午約12時才抵達深圳灣口岸。

當日下午2時許兩父女進入港境,因健康申報表是來自湖北,兩人被職員帶到大堂隔離區,進一步接受檢測體溫和查問個人資料後,兩人須接受為期14天的隔離檢疫。詎料,又要等足8小時,他們才登上衛生署專車,當晚10時許才前往柴灣鯉魚門公園度假村接受隔離。

曹先生說,雖然歸家之路很漫長,其間又要一等再等,但回到香港總算放下心頭大石,一番努力未算白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