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以文學紀錄片倡導嚴肅閱讀 賈樟柯藉電影語言 講好中國故事

2020-03-13
■紀錄片《一直游到海水變藍》劇照。■紀錄片《一直游到海水變藍》劇照。

第70屆柏林影展剛剛在過去的兩周落幕,影展雖結束,但電影的溫度卻隨時隨地能讓觀眾重新感受。其中被帶進柏林影展特別展映單元的紀錄片《一直游到海水變藍》由內地導演賈樟柯執導,該紀錄片是賈樟柯時隔10年再次製作的作品,在國際的舞台中給觀眾呈現中國鄉村和小城鎮的人文生活。除此以外,賈樟柯監製的華語電影《平靜》更榮獲本屆柏林影展「論壇」單元CICAE藝術電影獎。他強調,他會努力用更國際化的電影語言去講好中國故事。■綜合新華社及記者陳儀雯報道

以中國內地鄉村和小城鎮作為背景的《一直游到海水變藍》,從山西汾陽賈家莊舉辦的文學活動出發,記錄了內地3位出生於不同年代的作家成長環境以及他們寫作的歷程,從賈樟柯的鏡頭下述說中國自1949年以來從貧窮、改革開放走到現代化的軌跡和經歷。分別在1950年代出生的賈平凹、1960年代出生的余華和1970年代出生的梁鴻,都分享了從過去到現在的鄉村經驗。原來是山西人的賈樟柯這次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鄉取材,因為他覺得拍攝影片應該立足在個人生活經驗之上。

從三位作家經歷看中國

「因為有地方經驗,在面對世界的時候,才能衡量世界的差異性、多元化和變與不變。」賈樟柯認為,無論是作為導演還是藝術家,都要扎實建構自己的自我世界,才能夠面對和迎接外在飛速的變化。活在電影世界,既有外在的衝擊,也需要內在的調節的賈樟柯,總是在面對新事物和新文化,因此他不但不能故步自封,亦會將這些生活中的新元素消化自己對自身熟悉的環境的啟發、靈感和養分。

出生不同年代、不同的生活背景的3位作家的故事離不開中國當代歷史,也穿插了不少秦腔、豫劇等戲曲片段,呈現了中國社會獨特信息,需要具有一定歷史知識儲備才能完全理解。戲曲是其中一種記錄民族記憶的方法,通過一代代傳下來,它們傳遞了中國共同的經驗,賈樟柯認為這些都是作家有責任去完成的事。除此以外,由於傳統戲曲都是用地方語言,具有地域性和特殊性,文學也無異,賈平凹的作品中就有用陝西方言,作為一種載體傳遞當時最真實文化點滴。

文學可以給人帶來光輝

被問到有否擔心其他地區或者國家的人未能了解《一直游到海水變藍》的表達,賈樟柯則覺得沒有擔憂,因為電影是獨特的藝術,即使文化上有差異,但是在談大主題的時候,3位作家的生活狀態、場景、環境都能被觀眾理解。「我們總是衡量國際觀眾能不能理解太過於中國地方性的東西,但是不能因為這個顧慮就迴避中國的核心敘事。」賈樟柯甚至強調,要講好中國故事就必須大膽地去說,中國開放已經超過40年,他會努力用更加國際化的電影語言呈現核心的中國敘事。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除了以中國生活環境作為元素之一,也帶來了作家的一些作品,影片中詩句由街頭巷尾的普通人朗誦出來。賈樟柯認為文學既可以給人帶來光輝,也在人們朗讀這些文學詩句的時候,賦予了它們一種尊嚴。在信息碎片化、娛樂化的現實中,賈樟柯通過電影重提嚴肅文學與嚴肅閱讀,人們應該培養閱讀的習慣,以保持知識和心靈上的平衡。余華在片中引述國際歌的一段「不是神仙皇帝,全靠自己救自己」。賈樟柯認為《一直游到海水變藍》的片名也顧名思義:「我們要自己救自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