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梳理現行法例 細數國安漏洞

2020-05-24

香港基本法自香港於1997年回歸祖國後正式生效,其中第二十三條賦予特區就維護國家安全自行立法的權利,但立法工作自2003年受挫以來,攬炒分子一直將有關法例嚴重污名化,同時聲稱香港現行法例已足夠維護國家安全,毋須「為立法而立法」,導致第二十三條立法被長期擱置。近年,「港獨」、黑暴掀起風波,鼓吹分裂國家的言論甚至行動越來越明顯、激烈,特區政府受限於現行法例而難以處理,國安漏洞所造成的不足逐漸浮現,香港文匯報梳理現行法例在保障國家安全上的漏洞,證明中央出手、在香港補全國安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漏洞一 「叛國罪」過晒氣 在港名存實亡

香港當年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有不少法律條文都包含對英女王和英國王室、政府或香港總督的陳述,這些陳述在香港回歸祖國後顯然牴觸基本法,如現行《刑事罪行條例》第二條至五條,雖然以成文法制訂了「叛國罪」,但條例仍充滿「女王陛下」及「聯合王國」等殖民色彩、違反中國國家主權的字眼。然而,由於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延宕多年,這些條例仍未進行合乎基本法的修訂,導致在香港的「叛國罪」可謂名存實亡。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有關條文列明,「殺死或傷害國家元首」、「發動戰爭以廢除或強迫君主或恐嚇立法機關」、「鼓動外國人入侵中華人民共和國」等行為已屬「叛國罪」。

攬炒派屢乞美提出制裁

在黑暴期間,如去年9月,有攬炒派就在美國白宮「WE the PEOPLE」網站發起聯署,而提案內容是「請派美軍前往香港,以免港人『遭香港警隊大屠殺』」。

在「連登討論區」以至各fb群組,亦不斷出現所謂「美軍來了我帶路」的字眼。

「香港眾志」及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等攬炒派組織,推動美國訂立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制裁「侵犯香港人權的中國及香港官員」。今年3月,該等組織再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聯署信,要求美方啟動制裁程序,以防香港人權狀況「進一步惡化」。今年5月,「香港眾志」再向美國政府稱中國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源頭國,要求美國經濟制裁中國。

該等行為涉鼓動外國通過不同手段侵害中國主權,倘查證屬實等於干犯「叛國罪」,惟法例適應化的工作在2003年第二十三條被撤回時亦告終止,故目前實難以根據「叛國罪」懲治有關人等。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漏洞二 「門常開」任外力亂港 美屢「泵水」煽反中

香港攬炒分子近年與外部勢力頻頻聯繫,不但向這些勢力「取經」,甚至與「台獨」、「藏獨」、「疆獨」等組織勾連,甚至要求外國通過「泵水」等支援「港版顏色革命」,其顛覆特區政府、實現「港獨」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惟香港並無任何法例規管這種賣國行為,等同為外部勢力大開中門,將香港變成顛覆中國的橋頭堡。

「眾志」公然勾連外部「抗爭」

「港獨」組織主動勾結外部勢力的例子多不勝數,例如「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都曾公開聲稱,要利用「亞洲青年民主網絡(NOYDA)」串聯東亞的分裂勢力,連結台灣、日本、韓國、泰國、越南和菲律賓等地的「青年抗爭領袖」。

由於現行法例有漏洞,「港獨」組織甚至可公然接收外國資金維持運作。翻查資料,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多年來通過旗下不同機構,給包括「職工盟」及「香港人權監察」等多個積極參與反中亂港活動的組織「泵水」。

目前,只有《社團條例》能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的有組織罪行,該條例能讓保安局局長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組織繼續運作,但至今僅「香港民族黨」被禁制,不少「港獨」組織繼續和「台獨」等勢力勾結亂港,但現行的香港法例,完全無法阻止他們與這些反華勢力聯繫,甚至收受對方的資金以策動違法行動。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漏洞三 借言論自由擋箭 校園淪播「獨」溫床

任何國家都不容許國土分裂,但香港至今仍未有任何針對分裂國家的法律。自違法「佔中」後,「港獨」組織湧現,他們利用言論自由作擋箭牌,不斷在公眾活動發表「港獨」言論、揚起「港獨」旗幟、製作及售賣象徵「港獨」的物品,甚至聯合「台獨」、「藏獨」、「疆獨」和「蒙獨」分子,推動多區「自決」。面對猖獗的播「獨」行為,特區政府卻無相應法例遏止,原因就是攬炒分子當年散播謠言,讓公眾誤信香港現行法例已足夠維護國家安全。

近年「港獨」組織肆虐,甚至蔓延校園。自稱成員多為中學生的「學生動源」,曾呼籲全港中學生於校內成立「本土關注組」,將「港獨」聲音滲入校園每個角落,教唆學生成為分裂國家的生力軍。

香港各大學學生會更淪為「港獨」、黑暴的大本營,包括市民記憶猶新的佔據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將之變成「兵工廠」的事件。港大日前進行學生會內閣選舉,當中候選內閣「嶸希」候選會長葉芷琳聲稱「『港獨』是最理想的出路」,其政綱亦提出「港人須擺脫『一國兩制』框架,積極探討主權」。另外,中大、城大、浸大的現屆學生會內閣亦曾先後表態支持「港獨」。

李家超:鼓吹分裂肯定違國安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日前表示,基本法第一條列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任何鼓吹分裂國家的行為都肯定違反國家安全。不過,特區政府仍未就第二十三條立法,無法針對處理有關情況,特區政府必須填補國安法的空白。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漏洞四 外力滲港無王管 烏國軍人教「起義」

由黑暴到區議會選舉期間,外國政客及組織的身影可謂無處不在。去年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10個國家的19名專家組成所謂「獨立選舉監察小組」,來港「觀察」區議會選舉情況,但就不斷在Twitter發表協助攬炒派競選的言論,更假借「監察」區議會選舉為名,頻頻到票站為攬炒派助陣,已涉嫌違反選舉法例,惟現行法例對此等行為完全無法規管。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7個禁止」中,包括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惟至今仍未有相關條文規管他們來港活動,因此特區政府對這種外國政客明顯參與政治活動的行為束手無策。

外國組織甚至直接參與香港的黑暴示威。去年12月1日的尖沙咀暴亂中,有市民拍到一批疑似烏克蘭新納粹主義者參與黑暴,其中部分人身上刻有疑似納粹符號的紋身。他們與黑衣暴徒並肩相擁,令人擔憂各地極端恐怖分子來港合流施暴。

社交網站專頁「Free Hong Kong Center」於去年12月3日發帖文聲稱,這班外國人是曾參與烏克蘭革命的退伍軍人,他們與7年前烏克蘭的武裝組織「亞速」有關。翻查資料,「亞速」被指是歐洲新納粹主義抬頭的象徵,與偏激分子和「顏色革命」關係密切,他們來港疑教導暴徒「武裝起義」,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構成重大威脅。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漏洞五 「煽動罪」定義過廣 放任文宣煽黑暴

「煽動罪」來自英國的普通法和成文法,於1938年由英國政府引入香港,經普通法定義為「煽動意圖罪」。由於條文定義太廣泛,特區政府於2002年進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工作時,曾建議修訂為「煽動叛亂罪」,將犯罪定義收窄為「煽動他人干犯叛國、分裂國家或顛覆的罪行」或「煽動他人製造嚴重危害國家或香港特區穩定的暴力事件或公眾騷亂」,惟有關修訂隨第二十三條立法中止而撤回,導致特區政府自回歸後,於今年3月才首次引用該條例作檢控。

攬炒派自相矛盾圖避責

民主黨區議員鄭麗k於3月在網上轉發一個「起底」警員的帖文,包括警員個人資料及仇警言論,其後被警方以涉嫌干犯《刑事罪行條例》第九及第十條的「煽動意圖」罪拘捕。攬炒派隨即為鄭麗k護航,聲稱該法律自1971年最後修訂以來從未使用,是「引用殖民統治的惡法,明顯是政治檢控」。

不過,不少法律界人士指出,回歸前適用的法律一直沿用至今,沒人因這項條文被起訴,並不表示這些條文失效,並批評攬炒派過去以現有法律足夠為由,拒絕就第二十三條立法並修訂有關條文,但到政府動用相關法例時卻聲言該條文過時,如同有心阻撓維護國家安全的法例立法,從而逃避自己危害國家的刑責。

同時,《刑事罪行條例》有關的條文還規管具煽動意圖的刊物,但其定義因第二十三條立法擱置而未能收窄,故一直未被引用,令不少具煽惑他人危害國家安全的刊物任意流通。黑暴期間,攬炒派大肆發放仇警甚至要推翻特區以至中央政府的政治文宣,煽動示威者上街甚至作暴徒施暴,而去年底由檢控官翁達揚出版的《一讀就懂!孩子必須知的法律常識》,該書教導疑犯避開「法律陷阱」,竟猶如「黑暴秘笈」,但現行法例都無法規管。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