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疫下百物貴 貧戶愁更愁

2020-05-24
■蕭伯笑言曾向特首反映,寧願唔要一萬元,希望換來「上樓」機會。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蕭伯笑言曾向特首反映,寧願唔要一萬元,希望換來「上樓」機會。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板間房戶

蕭伯:「我有同特首講過謘A如果有得揀,我寧願唔要鶪@萬蚊,用蟈哄y上公屋』嚝鷛|。」

靠茞釦茼走陛A本港的抗疫之戰漸露曙光,不過,新冠肺炎病毒來襲對經濟和民生的摧殘,將難以於短期內恢復。香港文匯報記者近日跟隨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組織幹事,走訪深水鶧洈漯O間房以至「棺材房」探訪,聽到一個個「疫境」求生的故事:疫情爆發後百物騰貴,街坊捉襟見肘,有長者一塊鬆糕當正餐;有母親為停課中的子女之學業而憂心不已;有人為失業發愁。故事「情節」不盡相同,但各人的心願或許卻只有一個:疫情徹底過去,街坊可以除下口罩,讓生活重回正軌,踏踏實實地過生活。 ■香港文匯報記者 姜嘉軒

現年81歲的蕭伯於深水鶪@板間房獨居約廿載,頭腦清晰為人健談,唯獨手腳不太聽話。「醫生話我隻腳移位,移得好緊要啊,建議我做手術,我同佢講八十幾歲人點做(手術)啊!」加上老人家血氣較差,手腳容易麻痹,走動不太利索。偏偏蕭伯家住唐樓6樓,「記者哥哥你可以去計嚗ヾA加加埋埋百幾級樓梯,上落好難謘C」

蕭伯在受訪期間不時跟記者「指控」雙腳,怪責這對「老朋友」令他不得溫飽,「有時對腳痛得緊要,只好買止痛藥食,止痛藥就一蚊粒;我仲要食胃藥『打底』,個半一粒,我當每種藥一日食一粒,一個月食藥都食鰲X十蚊,我邊有錢食飯?」

蕭伯目前領取每月5,810元綜援金過活 ,板間房月租已花掉逾四千元,「我本身唔企得,排隊拎飯就唔使預我。好鼢N有社福機構上門派飯盒,否則一係就蒸衛P糕,又或者烚隻蛋當一餐,邊度餐餐有飯食呀?」

疫情下,基層的生活更加艱難,蕭伯續說:「咩都貴晒啦!以前買鶧戌抴N57.5元,M家至少都85蚊,一到月尾就差唔多無米食。」口罩等防疫物資就更不用提,只得依靠社工姑娘關心送暖。

出街驚染菌 靠鄰里買外賣

「回想(疫情)最初我無口罩時,差唔多有十幾日無落過街,老人家抵抗力又差,出街驚染到菌。」幸好,蕭伯有社工關心,加上鄰里朋友幫手買外賣,總算勉強捱過這段「禁足」日子。他一直習慣趁街市收檔前四處格價買平價R菜,但在禁足期間自覺已給代買東西的熱心人很多麻煩,故不好意思再要求對方四處奔走買平價貨,結果開支亦增加不少。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3月時曾到深水麙斑X基層住戶,蕭伯是其中一人,並在她手中接過一些防疫物資,「佢鶧}時,有問過我派一萬蚊鍾意唔鍾意,我當然話好啦!叫做幫到我兩個月咁囉。」不過,他同時向特首反映,自己最大的願望是「上公屋」,目前已有社工協助其辦理相關申請。

「公屋好蚍さ嚏A差唔多每年都有份免租,電費水費又有得回贈。我M家間屋回贈唔到我手,業主收赯嚏I」荷包乾澀、生活迫人令蕭伯變得格外精打細算。至於板間房的衛生狀況、共用廁所等有病毒傳播的風險問題,對每日忙於跟生活和痛症搏鬥的蕭伯而言,已無暇多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