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鵬情萬里】日落堅尼地

2020-07-01

趙鵬飛

選擇住在堅尼地城,多半是貪戀那一彎海上日落。只要是晴朗的天,傍晚6點30分到7點,堅尼地城海旁道,人頭湧湧,逼得來往穿梭的車子,無奈地頭尾相連緩緩而行。有司機瞥了一眼窗外,便忍不住四下堭替Y,想來是要找個地方,泊了車子,好擠進人群細細欣賞落日的片刻壯美。怎奈路窄車多,只好降下車窗玻璃,半個身子都伸出去,舉茪熅鷞獶茬Q落日暈染成火紅色的海面,又拍又攝。起初還慵懶坐在臨海一排街舖堛漱H,看虒穭W的人愈湧愈多,都有些坐不住了,紛紛放下手中的酒杯、咖啡杯,拿起手機踮起腳,對茪H群和不遠處彷彿要燒起來的半個天空,拍個沒完沒了。

有高護欄矮長椅的那一段短短的海堤前,早就擠不進去了。玫瑰色的光線,暈染茖昉璁茈萿漱H的輪廓。玫瑰金的頭髮,玫瑰金的面孔,襯茖煽X株飽經海風的紫荊花樹,不用刻意剪裁,現成一幅大師的油畫作品。

很快,各人的社交媒體上,就會收穫密集的一排讚。

我早已不滿足隨茞酗H在海旁道上擠來擠去了。

沿荇旁道往上走一小段坡路,就到了域多利道,大名鼎鼎的西環泳棚就在這堙C順茈蛚巨咫U去,大榕樹遮天蔽日,小榕樹依石婀娜,一條窄窄長長的棧橋,瘦骨伶仃地伸進海堙C橋下波浪翻滾,拍打茠顑云漸蛨嚏A一浪白一浪紅。棧橋的盡頭,約莫二三百米處,小青州島像個渾圓的大饅頭,妥妥地坐在海水中。正在燃燒的雲朵,繚繞茪p青州,紅得發燙的太陽,一半在雲朵堙A一半架在石饅頭上,像是調皮的孩子不亦樂乎地玩虒貓貓。

穿茪j白拖地婚紗的嬌俏女子,裹茩蚳郎頦邞瑤G高新郎,在棧橋上擺出各種親暱的姿勢,打蚖白色遮光板的攝影助理,留茪p鬍子的攝影師,緊張的調節光圈,尋找角度,想盡可能多地抓拍幾張。天人合一的美麗影相,不可多得。橋頭等虓茪@張靚相的人,已經排出去有十幾米長了,橋上正在佔用美景的人,絲毫沒有快要拍完的跡象。轉瞬即逝的火燒雲,燎得排隊等候的人心急如焚,顧蚥擳惟M修養,只是不斷小聲嘀咕,拍好了沒有,拍好了沒有,一會兒太陽落下去,今天就又白來一趟。

紅透社交媒體的棧橋落日打卡照,已入不了我的眼。我也不愛湊這個熱鬧。貼荇邊崎嶇的石塊和有心人鋪就的長木板,慢慢攀到一處空曠的石灘上,隨便找個乾淨的石頭坐下來。海浪在腳底下翻捲,青州島在鏡頭媊獀o,珊瑚色加持過的天空,有一種撫慰人心的嫵媚。留戀日落的海鳥,三三兩兩來回盤旋,各色船隻,不急不緩地繞茷C州島,悠悠蕩蕩。眼前的瑰麗和壯闊,一拍一張好照片。

美景眼前,煞風景的味道卻也濃得化不開。

如此壯美的一處欣賞落日的地方,偏生杵茪@座廢物中轉中心。甜膩腥臭的氣味,在高溫天氣的熏蒸之下,常年嘔得人不敢放開來大口呼吸。若不是依靠茞換e動人景致麻醉,在這堥M計呆不了幾分鐘。

香港什麼都好,唯獨細節不甚檢點。港島大口環下面的一段海岸線,放眼看去美得懾人心魄,走近一看,荒草叢生也就罷了,廢棄的泡沫箱、膠桶、水樽、塑料袋、鞋子、破布等生活垃圾隨處可見,生生糟踐了這處風景。瀑布灣公園上游的積水潭、水流經過的峽谷,亦是如此。

人多地狹資源緊缺的香港,有幸躋身國際一流都市,除了依靠傳統發展慣性,還是需要不斷精耕細作,讓這片幸運的島嶼,不斷釋放出賞心悅目的魅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