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女性水墨藝術家黃迪華:無畏無懼支持政府依法施政

2020-08-05
■黃迪華以最新創作《花志系列》表達對社會問題的關切。■黃迪華以最新創作《花志系列》表達對社會問題的關切。

主攻水墨藝術的黃迪華,身兼九龍西潮人聯會的婦女部主任, 她回憶上月香港國安法討論通過期間,曾組織擺街站就香港國安法的實施收集市民簽名,她表示,當時看見有市民得知香港國安法即將落實感到十分興奮,並紛紛積極到街站簽名。「他們的態度就是『我們終於可以安寧了』。去年有支持政府的市民因害怕被『私了』而不敢表達政見,而當香港國安法即將實施後,他們感覺終於可以暢所欲言,無畏無懼支持政府依法施政。」她說。

從修例風波開始,暴力示威接連爆發,讓黃迪華感嘆眼看自己從小生長的香港,在黑暴的摧殘與蹂躪下,繁華的霓虹燈失色,而被迫不敢發聲的理性港人,一下子變成了「沉默的社會少數」,只能默默黯然神傷茫茫看不到前路,至今年6月底,香港國安法正式生效,香港才得見曙光,黃迪華與身邊親友大鬆一口氣,咨嗟「正義回來,天晴了」,她說:「無論是我,還是身邊的藝術家朋友,都是非常真心地支持香港國安法,大家都很興奮,『中央』終於出手止暴制亂,我們終於可以得到安穩的生活。」

很多藝術家因參與市場之故,每當面臨政治議題,便支吾不言、面呈難色,曰「不懂政治」,而黃迪華卻坦率直言,呼籲本港藝術家不要繾綣畫室,要敢於為社會公共利益正義發聲,「現在的香港藝術家,要多點關心社會發生何事,沒有什麼好顧慮的。」她指出,藝術家雖被視為「世外之人」,但是在社會的危急關頭,也應開眼看政治,看清社會事件的「是非對錯」,在關鍵時刻主動站出來。在她看來,一地的政府就是「父母官」,沒有父母會傷害自己的小孩,「香港始終是自己的家園,應多點支持政府依法施政,去建設自己的家園。」她堅定地說。

內地畫家視野愈來愈廣闊

祖籍上海,生於蘇州的黃迪華,上世紀八十年代定居香港,自幼在香港生活,亦曾於日本留學,多年來,她一直視香港為最重要的家。最近,移民成了港人之間的熱門話題,問黃迪華有沒有想過移民,她斬釘截鐵地說:「從來沒有。」她直言:「任何地方都不及中國好,難道移民到別的國家做二等公民好受嗎?為何那麼多97移民的人回流香港呢?那時可能覺得外國的月亮特別圓,但最後始終覺得自己的祖國是最好。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有健全的金融體系及法律制度,也是一個十分便利的城市,試問還有哪堣騉o上香港呢?」她堅信,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社會能夠穩定下來,市民亦能夠安居樂業。

師從以畫荷花聞名的著名水墨家畫家林天行,她在習畫七年後,於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師從劉國松老師修讀當代水墨藝術研究。這些年來,黃迪華一直在參與內地與香港的書畫交流活動,展覽、筆會......過往她曾到內蒙古、深圳及珠海等地參加活動,這些機會令她見識到內地的藝術生態。「像深圳與珠海的發展這些年真的很快,所以造就了藝術家創作的優勢,而且現在國家亦大力支持發展文化藝術,無論在場地、資金還是藝術家的待遇方面,其實很多方面比香港更有優勢。」 比如場地,香港寸土寸金,舉辦一場展覽往往提前一年預約場地,展期亦不會太長,內地就不同了,近年無論場地設計還是策展的專業程度,都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水準,對於需要諸多客觀條件配合、相關部門扶植才能發展的藝術文化事業,內地的優勢是絕對的,香港反而需要努力。

雖然香港的藝術家向來以具國際視野著稱,但在黃迪華看來,內地藝術家的眼界與識見亦不遜香港,在和國際接軌交流這一方面,內地的藝術家反而有得天獨厚的組織優勢。「香港是國際大都會,可以接觸到世界各地的作品及題材,但其實內地改革開放後,他們與國際的交流越來越多,所以他們創作的視野和靈感也更加廣闊,這一點從內地畫家的創作中就能看出。」

引導青少年正確認識國家

身兼九龍西潮人聯會的婦女部主任,義務為社團工作,黃迪華平時主力負責地區工作,回憶起去年黑暴肆虐、黑白顛倒的政治口號令人心蒙蔽,引導社會集體走進極端的險境,她有錐心之痛,「為何香港竟然走到如此地步。」形容去年政治風波讓社會秩序受損,文藝界其實也是重災區,不僅多場本來計劃在香港舉辦的大型文藝活動被迫取消,從下半年起,黃迪華也親歷多場展覽被「攬炒」,她憶述上年的一次經歷:「有一次,我們在中央圖書館舉辦展覽,原本短短十分鐘的路程,足足用了一個鐘才到達。好不容易到達了,才開幕僅僅十分鐘,就有示威人士跑進圖書館大鬧,開幕禮被迫腰斬。」早早計劃好的展覽最終宣布取消,現場景象更令人想到影視作品中的文革時期紅衛兵「抄家」。

「當年的教育改革取消了中史作為必修科的地位,其實是變相削弱了青少年對國家、對歷史的認識管道,他們對國家的歷史缺乏正確的認知、對內地的現狀也不甚了解。更雪上加霜的是,香港的傳媒在報道相關新聞時偏頗偏激,潛移默化地扭曲茷C少年的價值觀。」她指出過往一年的示威潮中,為數不少的年輕人走上街頭示威、參與暴力,不僅犯下嚴重的罪行斷送一生前途,更影響到香港發展建設的將來,「現在應該要加強青少年在這方面的教育,令他們有『歸心』。香港回歸祖國20多年了,但香港人的心仍未回歸,尤其因『無知』引發的青少年暴力參與政治,即可見到問題之嚴重性。」黃迪華表示,平時社團亦有做一些與青少年有關的工作,接下來,希望可以加強這方面的工作。「希望能多辦與青少年有關的地區社團活動,可以帶動他們多點認識自己的祖國,引導他們學習正確的價值觀。」

以畫木棉樹讚頌香港警察

黃迪華平時會在何文田的畫室進行創作,夜闌人靜興,往往創作到凌晨兩三點。然而,過去一年,社會動盪不安,深夜時分,每每警車的警笛響起,都會畫破她內心的平靜。「聽到警車的聲音知道又有事情發生,自己的心都會不舒服。」她直言,過去一年,自己少了創作。然而,作為藝術家,在大是大非前,可以為當下的社會做些什麼事情,是她一直沒有停止思考過的問題。「作為藝術家,應該要多關心社會發生的事,而非只默默埋首創作。」因此,她創作名為《花志系列》的水墨畫,又以木棉樹讚頌警察,冀為社會發放一點正能量。

如今,香港國安法實施,黃迪華認為就如一顆強大的定心丸,能夠止暴制亂,讓香港能夠浴火重生。「我和身邊的藝術家朋友都日夜盼望中央能夠盡快出手,平定香港亂局。如今,香港國安法在港實施,我們都感到十分興奮。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國法,中央出手為香港立國安法,也是合理又合情的事。香港國安法落實後,相信我們就可以有安定的生活,藝術家也可有純淨環境醉心追求自己的創作。」她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