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新晉導演張林翰 想記錄消逝的故事

2020-08-07

港短片《島嶼故事》入圍康城影展基石單元

近日因疫情反覆戲院再度關閉,不過遠方也有好消息傳來--由23歲新晉導演張林翰執導的短片《島嶼故事》(The Last Ferry from Grass Island),成為首部正式入選角逐康城影展Cinmfondation(基石單元)的香港短片。這是剛從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電影專業畢業不久的張林翰所執導的第三部短片,他與友人一同成立的電影公司所開發及製作的電影作品,至今共獲得逾50個影展提名。張林翰希望繼續用短片記錄香港消逝的故事,希望可以製作出更多引發普世共鳴的電影。 文、攝:黃依江

短片《島嶼故事》講述退休的殺手阿海(張嘉年飾)以漁夫身份隱居離島塔門,某天他的徒弟小馬(汪洋飾)到來,奉命在末班船開出前索取師父性命。張林翰說,自己從小就很喜歡港產殺手片,今次試圖以一種有別於殺手片慣常風格的形式去致敬經典,拋卻壯烈橋段、槍林彈雨,淡化豪情萬丈與英雄主義,張林翰選擇了看似輕巧的黑色幽默表達:「我對希臘電影很感興趣,它表面一板一眼,但對白和潛台詞總是意味無窮且有趣,於是就想到把這種處理方式嫁接到一個屬於香港的故事上來。」

殺手片的衰落帶來靈感

2017年張林翰執導過一部短片《搭^》,講述深水鶪j排檔的故事。早年間政府大量回收大排檔牌照,那時全港大排檔已僅剩20餘間,在拍攝期間,他還見證了其中一間店主的過世:「那種消逝就在你眼前,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所以我後來拍很多東西,都是為了抓住這種不停消逝的感覺,其實更像是某種補救。」

而《島嶼故事》的靈感,源於他涉足塔門島的經歷。那時他想拍一個關於離島的故事,就去各個島上勘景,一邊尋覓靈感,直到去到塔門島,清晰而強烈的感受出現了:「很難想像在半個世紀前,有千戶人家住在這個島上,我從鬧市區過去,踏上岸見到破舊的廣場、廢棄的房屋,那種沒落讓我感受到時代變遷的落差。」看茪W世紀九十年代港產殺手片長大的張林翰,曾自豪香港可以作為一個東方文化基地輸出「江湖」的概念,而今殺手片的衰落也令他感到「消逝」無處不在,於是他重拾這個題材,「既要致敬,也要有延伸,讓殺手世界變得更加廣闊。」

地域題材引發普世共鳴

「我走到每一個地方,都會有新鮮感。」張林翰生於廣州,十幾歲時隨家人移居香港,曾經在北京、阿根廷、紐約求學,他喜歡輾轉遷移的感覺,因為這給了他更多機會去觀察不同地方的文化。儘管總是要花費不少時間精力去研究理解,但因「異鄉人」身份,許多當地人所習以為常甚至忽視的元素,反而成了他的創作靈感。

大學期間,張林翰參與了短片《珍珠》的製作,這部在福建拍攝的講述遺棄兒童的影片,後來在埃德蒙頓國際電影節獲得「最佳國際短片獎」。張林翰清楚記得,《珍珠》在翠貝卡電影節(Tribeca Film Festival)首映時,即使觀眾看不懂中文,也一樣會被片中母女二人的情感糾葛與聯結觸動。他深切感到電影的表達建立在人類共通的感情中:「所以重要的是劇本婺韝憭う犖諯咫熔[,無論在什麼地方拍,都應拍出令其他文化語境中人也有共鳴的故事。」2016年,張林翰與自己的友人亦是紐約大學的學長苗華川成立了白令電影公司(Bering Pictures),以這條分隔亞歐和美洲大陸的海峽名字命名,也是希望可以製作出更多跨文化的作品。幾年來,他從擔任製片人中不斷學習:「因為文化背景不同,很多導演會想到我所想不到的故事,我們在選擇劇本時也沒有明確標準,只要故事中的人文價值能夠超越地域限制被人感受到,就會接下製作。」

盼政府重視新導演培育

公司的成立使他們擺脫了新導演各自為戰的孤立狀態,但個人的前途和公司的發展,對張林翰而言都是「任重而道遠」。近日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公布將會透過「電影發展基金」預留2.6億元以增加本地電影製作和新導演及編劇人才的培育,提及這個消息張林翰很開心:「相對於歐洲而言,香港政府對於年輕導演的資助其實是不夠的,比如有『首部劇情長片』計劃,但每年只有一個名額,太多想拍戲的年輕導演往往要等很多年,很多人失去信心便轉去了其他行業。今次政府給予的資金比想像中要慷慨很多,這確實是個很好的轉折。」

他也提及近年來香港電影行業人才的流失,也是沒有多少優質「香港故事」能走向大銀幕的重要原因:「本地機會稀少導致謀生艱難,很多香港電影從業者都流向了內地,那堨i以接到更多戲,但也導致原本想講也能講好『香港故事』的力量流走了。」儘管目前公司多製作短片,張林翰還是希望有天以長片打入院線。「目前希望把每一步走扎實,無論是做製片人還是導演,產出更多入圍電影節的優質短片,讓大家看到我們的實力。」他透露,如果疫情能夠順利平息,今年年底他們將在台灣開始製作屬於自己的第一部商業長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