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許智葶藒M「示清白」圖混淆視聽

2020-12-07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丟棄「手足」黨友、舉家潛逃的許智腄A經丹麥抵達倫敦,剛抵鶚Y表示自己與妻子父母在香港合共最少五個銀行戶口均被凍結,涉及數百萬元存款,他並指被凍結的存款是他的畢生儲蓄,是「救命錢」云云,擺出一副受害者被「抄家」的模樣。許智葶O受害者嗎?當然不是,他是身負九宗罪畏罪潛逃的犯人,是煽動年輕人違法的禍首。對於逃犯凍結其銀行戶口是正常操作,難道明知他舉家潛逃外地,還任由他隨意轉移資金,香港還是法治城市嗎?

許智葥k走,資金卻不能外調,這是自作自受,也是咎由自取。或者,許智艄H為到了外國,就可以得到外國政府的豢養、好食好住招待,從此過上不愁衣食的日子,在外國擔當反華的傳聲筒。但不要忘記,許智葀{在什麼也不是,不是立法會議員,離開香港後更沒有多少政治影響力。而且,這些唱衰香港、反中反港的政客,在外國隨手有一大把,外國養多一兩個許智蓱峈怜暋D不大,但期望有「重金禮聘」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所以,現在許智葳P家人的戶口被凍結,怪只怪許智萿磾情u無畏無懼」,實際「無膽無勇」,也要怪許智艉願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最終導致全家受累。這樣無責任、無承擔的人,不要說做議員,就是做一個丈夫、做一個父親、做一個兒子都沒有資格。現在許智艀菑v逃走了,還呼籲「手足」繼續抗爭、不要放棄,真是「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可以預期,許智葖雱硒N會被香港社會遺忘,而這樣的「政治小丑」在外國亦不缺乏,他在外國有什麼價值?或者在一年半載之後,他就會逐步消失在人們面前,為生活計他或者要在倫敦找一份基層工作,因缺乏謀生技能,只能勉強養家活口,而由於是所謂「流亡」,將來更只能過蚅A沛流離的日子,這就是畏罪潛逃外國者的結局。

不過,許智萴鷁M「賣慘」指自己戶口被凍結了,好像自己已經身無分文,但問題是自己戶口凍結,但他眾籌戶口又在哪堙H許智艄h年底以立法會議員身份聯同民主黨律師團隊名義,以五宗案件發起眾籌起訴警方。

當時他聲稱:「承諾公開、透明向公眾交代所有開支」。有關眾籌所得超過350萬元,在今年7月報告指扣除行政、法律費用後結餘是219萬多港元,但及後有關款項情況都沒有更新。昨日,許智艀b社交媒體聲明,有關眾籌款項全數存在律師樓戶口,核數報告亦已全面公開,款項與其個人及家人戶口完全無關,「在此以正視聽」,為何眾籌款項下落一直不交代,在戶口被凍結後才「突然」「示清白」,這究竟是「以正視聽」還是混淆視聽,相信公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有消息指,警方國安處正調查,許智艀釣S有將眾籌資金存入其他人的戶口,一般而言會要求凍結半年,但亦可根據調查進度再延長。資深大律師、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亦估計,事件可能與洗黑錢罪行相關,警方有權根據調查需要凍結戶口。

攬炒派政棍挾款潛逃早已不是新聞,羅冠聰潛逃英國前眾籌近150萬港元,至今未交代捐款去向。這些人知道自己在外國毫無謀生能力,都會利用自己僅餘的政治名聲,盡情吸金,為自己的下半生籌謀。許智艀蛣M也一樣,現在他更借戶口凍結大做文章,更是有意為自己塑造悲情形象,以便他們在英國繼續吸金。說到底,都是錢作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